《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2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用手挡住自己的视线,“拜托你不要用这张胡子脸撒娇,更不要用这种嗓音发嗲,师叔实在受不了,我晚一定做恶梦。”
  南宫兜铃灰心丧气,“好你个李续断,真没良心,我不过是变了性别而已,你这么恶劣的态度?你还好意思还说你不好色?我看你只对女的好,见到男的冷眼相对,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这分明是死色鬼的典型作风!”
  李续断露出艰难的神色,“你变成男的我无所谓,但请你不要继续用娇滴滴的声音说话,配你这张脸,我真的已经极限了。再这样下去,我要么是打晕你,要么是打晕我自己。”
  “师父,师叔他说话太伤人了!”
  “别再喊我,你这声音姿势配你这体态简直太销魂,师父我也受不住。”

  两人都联手打击她,南宫兜铃瞬间像颗泄气的皮球。
  南宫决明说:“再过两天看看,说不定副作用会自己消失。“
  “真的吗?”南宫兜铃心燃起希望。
  “如果日后一直没有变化,只能去找安息法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解救你了,毕竟是用了他的黑符才造成的结果。”
  她心的希望迅速熄灭,南宫决明说的这么不确定,让她一颗心七八下,好忐忑,搞不好真的一辈子都变不回来。

  “我又不知道安息法师那个混蛋住哪里,我怎么找?”
  “你不会用开天眼这招?要找人难得住我们引魂派?师父是没有兴趣,不然随便开家侦探事务所能让整个青城的私家侦探集体失业。”
  “万一人家像师公那样,也有芸隐香这种神草隐藏踪迹的话,开天眼也无效,我岂不完了。”
  “那你认命吧,我当作少了个女儿,多了个儿子,反正你平时小痞子似的,根本不像个女孩儿,也没什么差别,给你买把电动剃须刀是了。”南宫决明背着手,大步朝前走去。
  南宫兜铃怏怏的跟在师父和师叔两人身后走下悬崖。

  “师父,洪水来的时候,你和师叔在干啥?”
  “都在家歇着,一下子灌了一窗户的水进来,一开始我还以为街爆水管,结果整个小区都淹了,我才知道你师公的预言灵验了,青城的确遇大灾祸了。”
  “然后呢?”
  “幸好我们师兄弟都会游泳,和师弟浮水面时,发现已经被冲到离家很远的地方,这洪水爆发的太突然,弄我的没有准备,家里的保险箱但愿没有冲走,里面还有我存折呢,不知冰箱怎样了,昨天刚买了三斤小龙虾放进去,还没来得及吃,可惜了,家里还有好多酿了十年以的老药酒,唉,都打水漂了。”
  “先别管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你和师叔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不在身边,你们一定急坏了吧。”
  “花的都不是你的钱,你当然说不值钱!房子家具哪一样不是我买的?现在全毁了!当时你虽然行踪不明,联系不,但我和师弟一致认为你没那么容易死,所以没特意去找你,只是觉得水位越涨越高,我们考虑往山走较妥,也只有青城的水库附近有山,我和师弟赶到了这里来,没料到那么巧碰了你。”

  “哼,你晾着我不管算了,我已习惯,可师叔也这么对我,让我心都凉了。”
  李续断说:“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而且我昨晚又做了一个预知梦,梦显示你并没有在这场洪水出事。”
  “师叔,你的预知梦不都是和生死大事、命运转折之类有关吗?你要是做了这么可怕的梦,该分享出来,不要瞒着我们,万一你真遇不可挽回的灾难怎么办?”
  李续断沉默了两秒,“我梦见了你。”
  “梦见我什么了?”

  李续断不说话。
  “你快说啊!”南宫兜铃最烦人家话说一半吊胃口了。
  李续断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挤出话来,“梦见你……光着身体躺在月光下。”
  南宫兜铃吃惊的捂住嘴巴,天啊,这木鱼脑袋怎么突然讲出这么令人害臊的话来?
  南宫决明差一点崴了脚,他瞪着李续断,“你说啥!你梦见她光着身子?没穿衣服?一件也没穿?”

  南宫兜铃在两人身后瞪着大眼睛,心脏乱跳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师兄,你别误会,这是预知梦。我醒来流鼻血了。”
  “你这鼻血是不是预知能力造成的还不一定。这哪是预知梦,这根本是思春梦,师弟,兜铃性格不稳重,总会做一些越轨的事情,如动辄对人搂搂抱抱,说一些过火的俏皮话什么的,请你不要放在心,在刚才,你飞到老鹰背去帮助兜铃,结果却和她……玩起了亲亲,我和安息法师在悬崖都看得一清二楚。”
  李续断略带慌张:“师兄,我当时是在过灵气给她……”
  “果然,我猜很可能是这样,虽然一年才见你几次面,但我阅人无数,好人坏人看一眼够了,你本性正直,我信任你不是一个会被欲望冲昏头的毛头小子,你是为了大局才不得已做出那种违背师门规矩的事来,师弟,你要对我保证,你不会对兜铃发生真感情,不管她这个傻丫头日后做什么蠢事来诱惑你,你都不可以动摇。”
  “师父,你别对师叔这么凶……”南宫兜铃不想李续断因为她挨训。

  “你闭嘴!我在和你师叔说话!”
  南宫决明愤怒得要喷火似的,南宫兜铃霎时间不敢吱声。
  “师弟,你听好,我徒弟蠢,你不能跟着一起犯蠢,一旦陷入情,那可不是想摆脱能摆脱的!师兄是为你着想,请你以后克制点,不要再发这种梦!”
  “师兄,你想多了,我只把兜铃当成我的师侄女看待,除了同门情谊,没有其他多余的感情。”

  听到李续断否定的这么坚决,不含半点犹豫和心虚,南宫兜铃心老大的不爽,好像迎面泼来一盆冷水,浇熄了她身的体温。
  李续断接着说:“昨晚的梦并不是出自我的潜意识,我确定那是预知梦,说来来,不是我能操控的,做预知梦的时候,和普通的做梦不一样,我很难跟师兄形容,总之,像在现实世界一样真实,连梦气温的变化都能感觉出来,醒来后,每一个细节都保存在我脑海里,一清二楚,挥之不去,如果师兄也做过预知梦,会理解我的感受。”
  南宫决明不再追究,“你昨晚那个梦境还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吗?如说让人心神不宁的画面。”
  李续断陷入沉默,好像隐瞒了某种秘密。
  “师弟……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李续断是不愿继续往下说,显得心事重重。
  南宫决明和南宫兜铃互相看了一眼。
  南宫兜铃说:“师父,你别再逼问了,如果真的是非说不可的事,师叔会说的,既然他不想讲,你何必勉强。”
  “抱歉,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才好……”李续断说着,看向南宫兜铃,又迅速挪开视线,仿佛和她对视是一件困难的任务。

  南宫兜铃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虽说变成了男的,也不至于到了不堪忍睹的地步吧?师叔连看都不太愿意看她了,唉,好心痛。
  她突然想起某人,哎呀,绥草不知怎样了,都快把这闺蜜给忘记了!
  她慌忙把一张白符贴在自己脑门,手决交错,对着某处唤了一声:“青豆!回应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