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396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年前本来我儿子就有了门亲事,还是你们村的一户人家,那姑娘真美,本来都要提亲了,谁知道来了个算命先生,说家里有灾,有蛇津作怪,原来那姑娘属蛇,我儿子属老鼠啊,蛇吞鼠,这婚事绝对不行,我就听了那算命先生的话,给婚事给退了,然后娶了村口的那胖二妹,熟猪的,没想到,结婚才半年,就要当爷爷了,哈哈,你说这算命先生灵不灵?我一直找他,想重金感谢,哎,可惜就是没找到,村里人都说,那定然是神仙下凡啊。哈哈。"翁姥爷津津乐道的说着,已经把那算命先生的事说成了传说。

  杨羽听了,一脸的黑线,尼玛,那算命先生就是老子我假扮的啊,我全忽悠你的啊,哪有什么蛇津啊,我表姐要是蛇津,我岂不是要当许仙?
  听了这段话,杨羽一下子打消了对翁姥爷的怀疑,子孙都有了,都造福一家了,怎么可能还为当年的退婚之事怀疑或恨呢?没道理啊。
  结果,这紫檀木椅不仅没买,人家翁姥爷还大大方方给送了两把。
  把你卖了,你还帮我数钱,结果,当初被卖的人,日子更滋润了,而当初的那个算命先生,却只剩下七天的命了。

  你说,这是不是命?
  为了证实事实,杨羽还特意去了村口的胖二妹家里,确实翁姥爷没有说谎。
  “看来翁姥爷不像是那个下蛊的人,而且,他似乎也不知道你就是当初的那个假算命先生。”李若兰说道,回来的路上,两人分析了下这次的试探。
  "表面看起来,翁姥爷确实不像对我下毒手的人,不过,他能把生意做那么大,肯定是只老狐狸,既然能悄无声息给我下蛊,肯定隐藏的很深,我们也只能是暂时排除他而已。"杨羽说着,吸取了王仁性奴案的教训,很多时候,凶手就在我们眼前。
  凶手就在我们眼前。
  暂时排除了傻二狗他爹,这追击的线索又迷茫了起来,剩下三个嫌疑最大的,两个死了,一个外逃,怎么查?

  “张悍只能等雷警官那边的消息了,至于王仁,我们似乎了解的太少,要不要问问林依依?”李若兰说道。
  杨羽嗯了一声,他心里也很清楚,问林依依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他对自己的老公完全不了解,像王仁这种把自己隐藏那么深的人,根本是没法查出来的。
  回到浴女村,已是下午,杨羽想再次回教堂地窖里看看,看看是否能找出点跟蛊毒有关的线索,而李若兰准备来一次大海捞针,动员同事朋友,问问着一带有名的巫术。
  “你脸色这么差,怎么了?”表姐问道,回到家后,杨羽匆忙吃了点东西,正好撞见了表姐,表姐一眼就看穿表弟有心事。
  “没事呢,你想多了。”杨羽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可真的笑不出来。

  “你有没事,表姐还不清楚。快说。”表姐看着杨羽,一脸的担心。
  可杨羽真的不想让表姐担心,不想她背负那么多。
  “我真的没事呢。”杨羽想装都感觉很难,七天的命,谁能装得像个正常人?
  “你还记得上次吻我吗?你要是以后还想吻我,就乖乖得告诉表姐。”李媛熙突然强悍了起来,盯着杨羽看,那一吻,对李媛熙来说,意味着很多很多。
  杨羽转头看着表姐,伸手抚摸着她的脸,不知道,还可以摸几次,还可以摸几天,七天后,不知道还能不能摸得到。
  突然,杨羽一口吻了下去。
  李媛熙抓紧了杨羽的衣襟,闭上了眼睛,跟杨羽吻了起来。
  对杨羽而言,这个吻,就像是吻别,永远的吻别。
  七天,杨羽就剩七天的命,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时间,它不会停。
  表姐听闻杨羽的话已经哭了。
  “这么大的事,你不告诉我?”李媛熙相当的生气,抓起杨羽的手臂一看,确实静脉爆棚。

  “不想你担心,没事的。”杨羽努力安慰自己。
  “就剩七天了,怎么会没事?”李媛熙马上就急了,急得飞起。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七天,谁会不急?
  突然,表姐一口吻向了杨羽,这是表姐第一次这么主动,吻完后,看着杨羽的眼睛,说道:“听说,你一定要活下来。”
  “难道我活下来后,表姐做我女朋友吗?哈哈。”杨羽开玩笑道。
  “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看我能帮忙做什么?”李媛熙问道。
  杨羽想了想,吩咐着说道:“你用手机查查蛊术,蛊毒,降头术等方面的资料,看看有没办法解。”
  而自己就出了口,刚出门,就遇到了林依娜。
  “这么急,去哪啊?”林依娜见杨羽脸色慌张,就好奇问了一句。

  杨羽见是林依娜,这个女人他好久没干了,也不知道崔强哥有没坚持住12秒,可现在也没心情开这种玩笑啊,随口应了一声就想走,却一把被林依娜给拉住了,说道:
  “你好久没满足我了,我老公不在家,要不要...”
  林依娜勾引了起来,杨羽瞧了一眼,这炎炎夏日,林依娜穿得很露骨,尤其是乃子,很深的V线,白花花的。
  “这七天恐怕没空,七天后,我好好的找你发谢一次,可以了呗。”杨羽现在没空开这种玩笑呢。

  “只听过头七,哪有偷腥还有七天限制的。”林依娜不满意啊,她老公的性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杨羽只能继续敷衍了两句就走了。
  神爱世人。每次在教堂门外看见这几个大字,杨羽心中都是冷笑,好像自己跟‘神’有仇似得。
  杨羽先去燕灵那拿了钥匙,顺利的进了教堂,特意看了看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有那么一刹那,杨羽也想跪下来祈祷自己,甚至有那么一莎娜,他看见了王仁。
  我们还有再见面的,这是临死前王仁对杨羽说的,杨羽真的不相信,但是却一直记着。
  走在深邃漆黑的地窖上,杨羽手电筒仔仔细细的照着,不想漏过任何的细节。炎热下地窖很凉爽舒服,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可如果谁见了当初这里的那三十张人皮面Ju,就没心情来这了。
  丨警丨察后来封锁了这里,跟案子有关的东西都拿走了。
  杨羽顺着地窖的墙壁摸过去,满是灰尘,奇异的事,这一路走过来,竟然没碰到任何蜘蛛网。

  到了地窖的主厅,这里还是挂满了很多下垂的绳子,这些绳子当初就是来挂人皮的,中央的那把椅子也还在,椅子上那架巨大的十字架也还在,王仁当初就是将自己活生生的钉在了这个黑色十字架上。
  杨羽的眼前还能展现当初王仁挂在上面的场景,可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候。杨羽满地窖找着,希望能找出一点线索来,比如养蛊种蛊的器Ju,痕迹,可是找了半天啥也没有。
  如果这时有瓶酒,杨羽肯定会一干而尽。
  “王仁是个变态狂,变态狂做事很守规矩,有一定的规律,理论上应该不会对我下蛊,但是...”杨羽突然醒悟过来:“难道说,他临死前说的那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是指我中蛊死后跟他地狱相见?他已经预料到这个结局?”
  杨羽发现自己越想越多,越想越往扭曲的道路上走,都说80%的癌症患者是被自己活活吓死的,一点都不假。
  “谁?”杨羽突然余光看见了一个影子。
  这地窖从王仁案后,就一直封锁,怎么可能有人来?只能说明刚才有人在跟踪自己?杨羽急忙随着影子追了过去。
  可一眨眼,那影子就不见来了。
  这时,杨羽闻到了一股恶臭,摸了摸墙壁,发现墙壁上有些粘液,很是恶心,这瞬间杨羽想到的人就是:千年蚯蚓津黑山姥爷。
  “难道黑山姥爷下山了?”杨羽很是惊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