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395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四个是明叔,也是阻止了他调戏刘寡妇,杨羽最不希望的人就是他,因为他已经死了,没法查。
  第五个是王仁,因为自己破坏了他的性虐好戏,可他也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第六个是小星的父母,小星的遇难跟杨羽这个班主任拖不了干系,但是,应该也不至于这么大仇吧。
  第七个是慕容飞,干了他的前女友谢秋秋,他本就想解恨,但是像他这种富二代,完全没必要玩荫的,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除这七人之外,当然还得罪过不是人,比如马健,自己赢了他的篮球赛,干了他老婆,还有前村长,自己占了他的村长的位置等等这些人都是蛊咒之后得罪的,所以不可能。
  杨羽这么一列,没想到自己得罪的人还真心不少,怪得不要下地狱。
  "你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凶手应该就在这七人里面,不过我觉得嫌疑最大应该是这四人:傻二狗他爹,张悍,明叔,王仁。后面两个已经死了,张悍外逃,希望不是这三人。所以眼下我们只能去试探下傻儿够他爹了,一个个排除过来。"李若兰说道。
  找到背后的那个人,才能找到真正给自己下蛊的巫医。如果直接从巫医入手,那简直就是海底捞针了,七天能捞几枚针?
  早餐,杨羽和李若兰随便吃了几口,就往隔壁的梨花村而去。

  现在,杨羽是真的跟时间赛跑。
  七天,今天是第一天。
  路上,李若兰特意给雷警官打了个电话,让他这几天一定抽出时间,找找张悍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
  杨羽路上也嘀咕着,凶手会是这七人中的谁呢?
  金蚕毒咒是西域蛊毒金蚕蛊和东南亚降头巫术结合的一种巫术。降头术方便操控,有潜伏期,激活源不明,而蛊毒危害大,蛊难解,将两者的优点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真是恶毒的巫术。

  谁的心那么恶毒?
  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梨花村很快就到了,半年前为了阻止表姐的婚事,来过一次,做了回临时演员,如果因为此事埋下了祸根,杨羽也就认了,至少心爱的表姐没有嫁给这种傻子。
  夏天,梨子已经结出小果实,有土豆那么大了。梨花村漫山遍野的绿梨子,一些旅客都会爬上去摘几个解渴,可现在杨羽却没有这心思,虽然烈日又渐渐升起来了。
  入了梨花村,一股浓浓的封建迷信味。
  这里是佛教信仰最多的村,村里佛殿就有四座,一座很大,三座是祠堂,每年的清明,过年,拜祖,祭奠都是相当的热闹,鞭炮更是不止息。都说生意人迷信,但似乎迷信造就了更多的生意人。
  梨花村更是造就了这一带最富裕的村庄,新别墅一座座建立起来,已经在走向新农村。
  傻二狗家的府邸又做了翻新,而家族生意也越做越大,甚至有机械化的趋势。府邸外的那棵梧桐树,相当的茂盛,是一株吉树。府邸两侧挂着红对联,很是吉祥如意。
  杨羽敲了敲门,来开门的还是上次那个仆人,像笨二狗这样的孩子,家里确实需要个仆人来伺候着,不然走丢了都不知道。
  “你们有什么事吗?”那女仆问道。
  "哦,我们是隔壁村的,听说二狗家的紫檀木椅做功很好,所以我们想看看,能否买两把回去。"杨羽微笑着说道。和李若兰一起,假装是来买家Ju的。女仆一听,急忙把两人请了进屋。

  杨羽和李若兰打量着客厅的一切,这客厅很老式,类似大宅门,四合院里的那种。中间墙壁里还内嵌了个关公,这个关公上次还特意拿来调侃过。
  农村人起得早,所以二狗爹见有人这么早来买家Ju也一点都不好奇。
  “听说你们是来买紫檀木椅的?”二狗爹远远就喊着了,生意人就是最关心生意,但也不忘了招呼,对女仆说道:“小凤,快上茶。”
  “我们是慕名而来啊,家里正缺椅子。”杨羽笑着说道。
  “哈哈,听说你们是隔壁浴女村的?不会是来偷师的吧?哈哈。”傻二狗这话说的真有点意思。
  "翁姥爷这玩笑开的有趣,我们村都是笨人,拿有翁姥爷这只巧手啊。"杨羽说话也不含糊,很成熟稳重,不像个二十一岁的小伙子。
  "奇怪,我怎么听你语气这么熟呢,我们是不是见过啊?"翁姥爷突然说道,这生意对记人很在行,这语气他听了还是觉得有点熟。
  杨羽和李若兰心里同时一惊,都转头瞧了眼对方。

  “我也觉得和翁姥爷在哪里见过,可想不起来,翁姥爷您觉得呢?”杨羽反试探道,这个问题对杨羽而言非常重要。如果翁姥爷知道自己上次假扮算命先生或自己是李媛熙表弟的事,如果翁姥爷是个心高气傲的人,那么这时,他就会露出马脚来。
  这时,也是观察翁姥爷最好的机会。
  翁姥爷还真的想了起来,片刻后,摇摇头,不知道。
  “听说你们浴女村老闹鬼,是不是真的?我就说吗,基督不靠谱,跟着我们信佛,绝对干干净净。”翁姥爷瞧了眼杨羽脖子上的那根十字架挂坠,突然避开了生意,谈起了信仰。 “呵呵,翁姥爷说的是,改日还请翁姥爷的关公去我们村驱驱鬼,我们那确实闹鬼得厉害。”杨羽也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这翁姥爷一听有人夸自己的关公,顿时眉飞色舞,神采奕奕起来,这关公可是他的镇家之宝啊,这生意几次危机可全是靠这关公压下来的,被这么一夸,兴奋极了,说道:“好,我这关公可不得了,别说是只孤魂野鬼,哪怕是阎王爷来了,都得让他三分。哈哈。”
  李若兰和杨羽相视一笑,陪着他吹牛。

  "翁姥爷的关公既然这么厉害,不知道会不会解蛊咒?"李若兰笑着说道。无论如何都要把话题引到跟杨羽的恩怨或蛊咒有关的事上去。
  “蛊咒?”翁姥爷听了很是吃惊,摇摇头,似乎他对这东西完全不熟悉。
  见翁姥爷如此
  模样,杨羽还故事把手臂露出来,翁姥爷看到此,如果他懂,定然会在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可是,没有。于是,杨羽又问道:“翁姥爷的公子呢?”
  “我家犬子啊,哈哈,去儿媳妇家了,我呀,要当爷爷了哦,哈哈。”翁姥爷又乐了,傻二狗竟然要当爸了。
  这把杨羽给听傻了,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李若兰和杨羽急忙祝贺道。
  翁姥爷似乎相当的开心啊,这一开心,就得意,这一得意,很多事就瞒不住,就又说了起来:“这还真得谢半年前的一个算命先生。”
  杨羽一听到‘半年前的算命先生’几个字,眼前顿时一亮,会不会是自己假扮那次?
  "怎么说?"李若兰比杨羽还急,率先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