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复斟酌,蔡怀瑜道:“要不这样,我给你提供一辆车管所查无记录的卡车,动手的时候你派人驾驶卡车横在街当中,堵住警车去路,这样的话警车绕道耽误的时间肯定不止五分钟。”
  陈建冬眼睛一亮:“这个办法不错,行,那我敬怀瑜一杯!”

  “叮”,两只酒杯轻轻碰在一起。
  此时费约也在喝酒,不过是自勘自饮,借酒浇愁。
  爆炸案遭到梧湘市委严厉批评和追责,尽管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没有给予他和领导班子处分——那个要上报省里相关部门,容易把事情闹大。但费约的权威和声望经此一役元气大伤,特别正府那边的心腹如吴玉才态度暧昧起来,宁树路也不如往常那般热络。上次百亩试验田的事费约的指示是能拖就拖,结果方晟主持的协商会上宁树路屁都不放一个,让费约大感失望。在此背景下各乡镇头头们开始找机会到正府办公楼走动,向方晟回报工作。

  景山寺全景修复、新金融街建设等一系列工程的开工,也让江业干部群众私底下议论纷纷,说原来在费约手里啥事都做不成,可在方晟手里啥事都不是问题。破成烂样的景山寺就有人敢投几百万,金融街喊了几年方晟就敢拍板敲定,还有学校、医院的修建更令方晟人气大涨,老百姓都夸新县长确实为民着想。
  最让费约郁闷的是小洋葱西餐厅,原本他抱着看好戏的心理,心想凭江业的消费水平和消费习惯怎么可能光顾这种性价比不高、无非吃个洋气的地方?结果开业后火爆场面令他大跌眼镜,瞬间有些怀疑人生。
  县长火了,书记自然受冷落,地方政治版图就是这么现实和残酷。
  偶尔费约也想过,只剩下一年多任期,何必跟方晟争这争那?方晟要搞经济让他搞呗,失败了正府负全责;成功了自己脸上也有光,毕竟是一把手负责制嘛。方晟要争权力就让他争呗,等自己到了梧湘又是一番风光,眼睛要向上看了,不会局限于江业这种小地方。
  然而现实问题是,这一年多任期里江业不是费约的江业,而变成方晟的江业,对费约仕途将产生非常致命的影响!

  一个降不住县长的县委书记,如何委以重任?目前梧湘市委常委里面,除了许玉贤是空降干部,其他都曾是相当强势的县委书记,譬如吴郁明,譬如韩子学。很难想象县委书记靠县长的政绩升迁,那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昨天晚上省里有个领导打电话给费约,意味深长说关键时刻要挺住啊,不能泄气,不能松劲,官场尤如逆水行舟一泄千里啊。
  估计省里都知道爆炸案的事了,不过梧湘市委不主动回报,大家乐得装糊涂,谁愿意主动找麻烦?
  当下费约有两个选择。

  一是维持现状,任由方晟折腾。方晟同时铺开五个重点工程,摊子大了难免照应不过来,一旦发生施工意外、楼体倒塌、民工讨薪等事故,自己便能从容出面收拾烂摊子。可如果不出问题呢?五大工程将是江业经济史上里程碑式的大跃进,成为方晟晋升的金字招牌!
  一是强硬出手进行打压。书记手里有人事权和监督权,在重点工程进入关键时期突然把冲在前面的干部调离原岗位,或是调查一些干部是否存在贪污受贿问题,以费约的经验查十个起码落马九个。然而也有隐患,那就是手法过于明显,容易让市领导看出破绽。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到底怎么弄掉方晟呢?
  不知不觉中费约喝得酩酊大醉。
  周一早上一到办公室,蔡怀瑜迫不及待把昨晚和陈建冬商谈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费约听了连连点头,暗想这样最好,省掉我多少麻烦。嘴上说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事:
  “怀瑜啊,这几天整理一下手边材料,该归档的要归档,该下发的要下发,是要给你压压担子了。”
  蔡怀瑜内心激动无比,功夫不负有心人呐,兴奋地说:“明白,我会把事情干得很漂亮!”
  四源镇领导班子撤换,以及方晟上任后第一次大规模人事调整的消息迅速在江业传开。

  以纪委为主的工作组调查出村镇两级干部勾结虚报、贪污、挪用水稻直补资金,尤其四源镇更为严重,县常委会责令全县各乡镇展开自查自纠,凡存在类似问题的主动上缴相关款项。近一个月内计有两百多人向县财政指定账户汇款七百多万,还有人以寄现金、汇到镇财政所等方式缴回两百多万,合计达一千万元。
  这是个触目惊心的数字!
  以费约为首的江业县领导们很清楚,还有大鱼深深藏在水下,因为金额太大不敢浮出水面,要是深究起来数字会更吓人。
  但家丑不能外扬,方晟也同意采取敲山震虎的办法,用严厉手段处理四源镇干部,在全县形成高压态势。因此四源镇面临大洗牌的命运不可避免。
  爆炸案免掉一批县直机关部门的一把手职务,用的措词是“由常务副职暂代”,也就是说空悬不少领导岗位,其中象公丨安丨局、安监局、市场监督局、县委办和正府办等,都是炙手可热的位置,一时间明里暗里展开一番争夺。
  还有随着方晟加大城市建设步伐,必然要加强县相关部门的人力配置,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又是难得的机会。
  有句话说得很形象:每次人事调整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每当这时候朝中有没有人,能否说上话,庞大的人脉资源能发挥多大作用,根据结果基本上一目了然。
  此时暴风眼中心的方晟倒很平静,看着坐在对面,手拿费约钦点的人事调整名单的吴郑荣,悠悠点了一支烟。
  按惯例重大人事调整提交常委会前会有一个范围更小、层次更高的沟通。以前县里副书记职数较多时,叫做书记碰头会,只要这个会上达成一致意见,常委会通过肯定没问题。
  后来副书记减为一正两副之后,这个惯例按照书记行事风格的不同形式多变。以前韩子学、曾卫华都不约而同采取只跟县长商量,一旦敲定便提交常委会的方式,这也是合理的,因为书记和县长分别代表党务和政务的领导,他俩都同意的事还有什么可商量的?唯独不爽的大概只有分管人事的专职副书记。
  使用更广泛的方式是,书记、县长、分管人事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四方会议,但很多县长很抗拒这么做,因为只有他代表政务系统,其它三位都是县委那边的。而且四个人很容易形成两票对两票,争执不下的局面。
  费约采用一对一沟通方式。他和组织部长吴郑荣直接拿出人事调整名单,然后吴郑荣出面先后找方晟和副书记孔天亮,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直接交锋,方晟、孔天亮有意见通过吴郑荣转达,如此几个回合,尽管过程拖沓复杂一点,但最终也能达成一致。

  然而,对于这份名单,名单上六十多人的调整,方晟一个都不满意。换而言之分歧是根本性的、方向性的,没法商量。
  他发现费约年纪不大,用人思路保守得象六七十岁的人。费约的思路就是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一把手的位置由常务副职顶替,常务副职由副职里面资历最老的顶替,副职则从中层干部里挑选资历最老的……
  六十多人当中方晟大概只认识一半,其中有几个印象颇深,就是那种循规蹈矩、严格照章办事的传统官员,费约大概就欣赏这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