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1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牧雨秋笑嘻嘻说绝对不会,只要方县长介绍过来的妹子,我半点便宜都不占,都给您留着。
  方晟听出他话中的意思,笑骂了一句便挂掉电话,转向慧明道:“搞定,以后就找他吧。”
  慧明坐在旁边已经听呆了,半晌怯生生说:“感觉你跟那位牧总在做很大的生意?”
  “是牧总在做,我只提提参考意见。”方晟纠正道。

  “反正挺让我向往,好,就这么定了,再次谢谢你!”
  慧明一跃而起,突然轻轻搂了他一下,格格格笑着转到山坡另一侧去了。
  周五上午十一点十八分,小洋葱西餐厅正式开张,原来冷冷清清的高科路一下子停了上百辆车子,分管商业的副县长房建军亲自到场剪彩,方晟没有到场,但派人送来花篮。
  本来为防止冷场,方晟暗中授意徐靖遥、景山寺那边吴老板多带些人过来捧场。不过叶韵准备工作非常到位,一周前就派人在城区中心分送开业广告和优惠券,因此十一点钟没到餐厅门口已来了数百人。
  小洋葱西餐厅的市场定位是高端、白领和雅致,人均消费一百元以上,与省城中档餐厅价格相近,考虑江业人均收入和消费水平,方晟估计刚开始两年生意不会好到哪儿去。
  谁知开张后所有人都惊讶地发现低估了江业老百姓的消费潜力:
  一家三口点七八样外加冷饮饮料,账结下来三百多,房建军询问感觉如何,居然回答不算贵,毕竟是西餐嘛。
  还有专程带老人过来开洋荤的,大大小小六七个人,满桌子菜总得上千,回答也是还可以,符合心理预期。
  最大的消费群体就是情侣,两个人找个安静的角落坐着,边吃边轻轻聊天,大概一百多元。他们普遍觉得环境远比中餐饮高雅、干净,也比肯德基之类的快餐店舒适。
  周五中午因为很多人还在上班,不算拥挤。到了晚上大批带着孩子的家长闻讯赶来,生意顿时火爆起来。叶韵赶紧把原以为根本用不上叫号机搬到门口,摆了十几张藤椅供等待的客人休息,并赠送免费饮料。
  周六一整天叶韵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不停地给供应商打电话:牛排、鸡腿、鸡翅、生菜、蜗牛、菌茹、奶油、冷饮……
  几乎每个品种都比预料的缺很多,而周六才是火爆的第一天,周日将迎来更多客人。这是有趣的消费心理,饭店生意最好来的人越多,心理学家的解释是趋众习惯。
  这个双休方晟哪儿都没去,就和赵尧尧留在江业共度休闲而放松的两天。接到房建军电话时,两人正在附近乡镇的河边钓鱼。
  “方县长,我承认之前判断有误,”房建军一口气介绍了小洋葱西餐厅开张后的火爆场面,然后说,“我们的思路太保守了,总以为江业的环境不适合开高档餐厅,总以为老百姓过惯苦日子舍不得消费,现在看来大错特错,小洋葱西餐厅让江业人彻底爆发了消费激情,我觉得类似餐厅还可以开,多开几家没关系!”

  方晟稳稳抓着鱼杆,笑道:“房县长,你知道小洋葱西餐厅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主是新奇,填补了市场空白,江业从来没开过高档西餐厅,老百姓普遍觉得新鲜,想过去体验一下。”
  “这几年大家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有了消费冲动,而江业服务业仍停留在过去中低下的水平,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
  方晟笑道:“勉强碰到一点边了。房县长,你在现场看到小汽车多不多?”
  “很多,周六上午我来晚了,司机把车停到一百米开外。”
  “说明现在开车来的客人很多,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停车场,人家再开段路就到梧湘了,何必非在江业消费,你说是不是?”
  房建军这才悟到方晟把西餐厅放在高科路的用意,同样提纳诺选址不也是如此吗?
  不对,方晟一定还有别的用意!
  房建军似隐隐觉察到方晟的深远用心,又模模糊糊抓不住头绪……
  就在方晟悠闲地在河边钓鱼,江业街头巷尾热议小洋葱西餐厅时,七名剃着小平头,戴着墨镜,一色西装的汉子分两辆车低调地住进城区一家不引人注目的酒店。

  隔了四十分钟,一辆普通小汽车来到酒店前接走其中一人,车子在城区绕了几圈,然后驶入一家僻静幽静的农庄,老板满脸堆笑将两人引到最里端包厢。
  “陈总辛苦了。”说话者是费约的秘书蔡怀瑜。
  对面坐着的慢慢摘下墨镜,赫然是远避京都数年的陈建冬!
  当年陈冒俊在黄海权势熏天之际,蔡怀瑜只是江业乡镇普通计生员,后来挖空心思搭上陈建冬这条线,通过陈冒俊给江业相关领导打招呼,才连跳两级调到县委,被费约选中当秘书则是后来的事了。
  可以说没有陈建冬就没有蔡怀瑜的今天。
  方晟在黄海如日中天,连老奸剧滑的卓雄都没能讨到便宜,陈建冬自然不敢回去正面对抗。后来打探到方晟去了江业,与县委书记费约明争暗斗,而蔡怀瑜正好是费约的秘书,这就有点意思了。
  更巧合的是,之前一直在省城陪孩子的赵尧尧也来到江业。对这个高贵冷漠的女孩,陈建冬又恨又爱,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弄到手尝尝味道。
  软的不行,只有霸王硬上弓!
  陈建冬与方晟之间的私怨,以及潜入江业伺机下手,蔡怀瑜都具体向费约作了回报。费约没表态,只轻轻“唔”了一声,继续专心看文件。蔡怀瑜知道这是老板表示同意。
  做到费约这个地位,很多事不便说得太明显,大致有个态度就行了。
  但陈建冬在蔡怀瑜面前必须把话挑明,把意思说透,这样才便于开展行动。
  “我需要你在三个方面配合,”陈建冬伸出手指,“第一,酒店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人知道京都那边来了七个人;第二提供铁棍和匕首,现在路障卡口查得紧,我们过来时没敢带;第三,万一动手时要确保出警时间至少延误十分钟,给我们及时撤离留足时间!”

  蔡怀瑜想了会儿,道:“保密和工具都没问题,打个招呼就行了。出警时间有点麻烦,公丨安丨局归正府管,原局长是费书记精心培养的,刚刚因为爆炸案免掉了,新上任的常务副局长按说也听话,不过谁知道呢,常委会上方晟没提异议,也许暗底下透过气,而且爆炸案后各部门弦绷得很紧,出警问题更是重中之重……”
  “不必惊动局长,跟110中心说一下就行了!”陈建冬不耐烦说。
  “从来电时间到出警时间、处理结果都有书面记录的,做不了假。”
  “到时我同时在郊区两个方向制造车祸,让110警车来不及处理……”

  蔡怀瑜连连摇手:“更不行,你不能把事态搞大,让内行一看就知道蓄谋已久的案子,必须是意外,明白吗?一起纯粹的意外事件,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陈建冬暗自冷笑。
  以他的经历自然看穿这家伙既想搞掉方晟,又不愿牵涉其间的念头,不过只要让老子摆开架势干,到时可就由不得你们了,天大窟窿也得乖乖帮我填上,不然大家一起下油锅!
  “十分钟不行的话,起码给我五分钟,”陈建冬讨价还价,“得手后我需要第一时间离开江业,这样警方追查起来比较费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