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很快摸出了通气孔的状况,他在通气孔旁边用匕首撬了一下,一整块的石板通气孔被他撬了下来。他抱着石板,将其轻轻放到地上,然后一个人大摇大摆地钻进了藏宝室。
  刚进藏宝室,鸭屎就被吓出了尿来。一张人脸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双眼睛死死盯着他。
  日期:2018-02-15 10:52:01

  第40章 圈套
  鸭屎蹲坐在地上半天没敢动,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他能看清周围的东西,但与外面相比,视力依然有局限。他不确定那人是死是活,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那人也看到了鸭屎,他也不知道鸭屎是人还是鬼,所以也不敢动。两人四目相对,大约十多秒后,那人挣扎了几下。
  鸭屎向前挪了几步,发现他口中被塞了东西,无法说话。他身上被一层布裹着,身体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鸭屎见状挪到他跟前,小声说:“哥们,我是来探探路的,咱们无冤无仇,就当我没有来过。我探我的路,你休息你的。”
  鸭屎说完就翻箱倒柜寻找玉镯的线索。这里大概有十多个箱子,箱子都有一道锁,鸭屎的万能钥匙非常顺利就把所有的箱子打开了。箱子里有金条、银元,但没有任何珠玉宝石。
  鸭屎将金条翻开,又找了几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失望之余,他在金库的墙壁上来回找,希望从墙壁上找到其他的线索。
  找了半天,鸭屎发现,这个墙壁上并没有任何东西,墙壁中间是中空的,冬天可以生火过烟,以此取暖。所以,那里不可能藏有宝贵的东西。
  正当他准备沿原路返回时,被绑着的那人双脚蹬地,挣扎得满脸是汗水,他双眼圆睁,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鸭屎的头已经沿着墙壁上通风石板缝伸进了墙壁中间,这时那人挣扎得更厉害了。鸭屎突然想到自己当年在胡子七家被绑的情形,同时又想起了自己被绑在锚上,深秋天被扔进湖里的情形。
  往事不断浮现,一幕幕如昨天发生的一般。鸭屎将头又缩了回来。他走到那人跟前,小声说:“这位兄弟,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本不该帮你。不过,我也受过你这样的委屈。当年,我被人拴在锚上扔进湖里,那水冰凉冰凉的,现在想想都后怕。我不可能救你出去,不过我可以帮你个小忙。如果你造化大,那你就能活命。如果你没有造化,就怪老天爷吧。”
  鸭屎拔出短刀,放在那人眼前说:“这把刀非常锋利,是我的恩人留下的。我今天给你。如果你活着出了这里,你就把刀放在县城运河边上破庙菩萨像的后面。我经常路过那里,会去取。如果你没能活着出去,以后我给恩人上香时,也会带着你。”
  鸭屎想了下,于是从怀里掏出万能钥匙说:“这把钥匙能开县城多数锁,有了它你在这个楼内可以畅行无阻。我把它挂在你头上,如果你能活,到时候一并放到庙里就好。”那人满是感激地点点头。
  鸭屎将他口中的布料拽了出来,那人深呼一口气,正要说话,鸭屎将短刀的刀柄插入了他嘴里说:“对不住兄弟,别说话,刀在你嘴里,你待会自己割开绳子吧。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出卖我,所以只能先这样。对不住了。等我进了墙壁内部,你再开始割绳子。顺便说一句,库房外有两个人,都有枪。”
  鸭屎钻进墙壁的缝隙,从里面将通风石板扣死,然后挪动身体,出了库房。沿着库房走到了一楼的小配房。他从小配房后面的窗户爬了出去。出去后,天尚未亮。他沿着房后的小路,挪到了湖边,沿着湖边杂草丛生的小路走回了客栈。

  回到客栈后,他发现通天鼠与鸡头米都在屋里,正七嘴八舌讨论着什么。通天鼠见他走了进来,赶紧问:“进去了吗?什么情况?”
  鸭屎摇摇头说:“进去了,不过,里面全是金银,没有任何珠宝。”
  鸡头米失望地说:“和我遇到的情况一样。微山岛上的房子也没有珠宝,全是金银。”
  鸡头米的话让鸭屎起了疑心,但他多了个心眼,所以没有追究。两栋不同的房子,不可能都放金银。这位鸡头米的确没有去那个房子里,他不过是躲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美美睡了一觉。他心里清楚,如果鸭屎得手,他无需进去,如果鸭屎没有得手,那么再等通天鼠。只要墓地里没有、湖边的房子没有,那么再进微山岛的房子,胜算就更大了。

  “通天鼠,你那边什么情况?”鸭屎问。
  “我已经和王老五一个新徒弟搭上了关系。王老五去河南盗墓了,几个新徒弟留在微山,其中一个叫狗胜的与我们村距离不远。我托朋友和他联系上了。”通天鼠说。
  “既然两栋房子里都没有,那么这东西一定在李一刀老婆的棺材里给陪葬了。”鸡头米很认真地说,“我建议立即启动探墓。探完墓,就把狗胜杀了。不管有没有玉镯,狗胜都不可活。”
  “这不好吧,我和他从小就认识,这样做会遭报应的。”通天鼠很难为情地说。
  鸡头米站起来说:“我们干的事情本来就是要遭报应的,还差一条人命吗?想干大事,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舍不了媳妇套不住流氓。做男人就要狠一点,你不狠就有人对你狠。懂吗?我和狗剩也算是老乡,这人年纪不大,反复无常,我们要小心。”
  “好吧。就听你的。我去约人。不过,给他个痛快,别让他死得太痛苦。”通天鼠哭丧着脸说。
  “好的。我答应你。”鸡头米说。
  三人吃过饭后来到湖边的一座小茶馆里,他们在三楼要了一个小雅间,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湖面,风景很美。
  不一会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灰不溜秋,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就走进了茶馆。通天鼠说:“狗胜来了。”
  狗胜刚上到二楼楼梯,嘴里说了句:“风有点黑。”
  他们并没有约定在具体哪个桌子见面,所以他上了楼,就自报家门,提示其他人他是黑风团伙的人。
  “白帮子敞亮。”楼上通天鼠回应说。通天鼠暗示楼上白漆的雅间,透亮的大窗,便是他们会见的地方。
  狗胜闻声走了过去。
  “几级风刮来的?”通天鼠递过一杯茶笑着说。通天鼠想探下他是几个人来的,参与这个活儿是几个人。
  狗胜并没有接,冷冷地说:“喝隔锅的喜面,是上梁子还是下梁子?”这句话是有点挑衅,毕竟人家是盗墓的,你梁上君子到底是想从梁上下来干盗墓还是想干嘛?
  “鸳鸯,野鸭,火头,你点啥,俺们吃啥。”通天鼠笑着说。所谓鸳鸯,就是这是咱两家合伙干,合伙分;所谓野鸭,是对方组团干,野鸭成群;所谓火头,是单独干。
  “火头。”狗胜笑着说,一颗金色的门牙露了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接过通天鼠的茶,喝了一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