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对啊,师父与黑风盗墓集团的人是仇家,你为何让我去接触他们?”通天鼠不解地问。他言语里露出了不满与不屑。
  “我不是让你去找王老五,而是让你接触一个他们中参与挖坟的小兄弟。我们近期去偷一笔钱,你用这笔钱去搞定这个小兄弟,然后私下里让他挖坟。”鸡头米笑着说。
  “不行啊,如果一旦得手了,这小子抖出去怎么办?”通天鼠担心地说。
  “那就不留活口。不要封闭挖坟的痕迹,把他就地结果了,然后向李一刀报信。”鸡头米极为冷静地说。
  鸭屎与鸡头米相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他说出如此心狠手辣又有谋略的话。这句话让他脊背发寒。这人从来不在宁十三身边表现,但对所有一切都洞悉明白。鸭屎立即有种预感,这人可能是个枭雄。
  日期:2018-02-15 10:42:20

  第39章 秘入藏宝室
  鸭屎与鸡头米、通天鼠商议完了后,来不及休息,连夜出去行动。
  我们先说鸭屎这边的行动。
  鸭屎对李一刀湖边的房子结构很了解,这是拜老鲶鱼所赐。

  在整个县城中,凡是独门独户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家,老鲶鱼都有详细的平面图。这是他当年称霸这个行当的过人之处。
  鸭屎刚入行的时候,在宁十三的安排下回去拿锁的平面图,正巧在床下的箱子里发现了房子的平面图,也一同拿了过来。
  潜入李一刀的房子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栋房子位于湖边,周围除了绿树外,没其他的房子可供掩蔽。李一刀的房子院墙有三米高,墙外用剪刀、铁钉镶嵌而成,一般人无法向上爬。
  更狠的是,整个墙上可以走人的地方插满了匕首。那些匕首尽管随着岁月剥蚀已经锈了,但依然锋利无比。
  鸭屎在附近溜达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进入房子的办法。随后,他在房后五十米处寻见一棵高大的皂角树,于是便爬了上去。
  时候是晚上,尽管他的视力很好,但依然无法判断从哪个位置可以溜进去。
  正当他极为着急的时候,他发现有一辆木板车急匆匆地拉进了李一刀家。车上躺着一个人,被五花大绑了。尽管那人身上盖着布,鸭屎还是能清晰地看出,应该是个男的。

  又等了很久,鸭屎始终没有找到最佳的溜进大院的办法。快到黎明的时候,楼顶上站岗的兄弟轮岗的时间到了。他们三个走了下去,然后另外三个走了上来。
  鸭屎断定,这是个机会。如果明天的这个时候,提前在房后预备着,一旦换岗,他就直接上楼顶,沿着楼顶的窗户,进入二楼。这是方案一。
  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一个老汉推着一车子蔬菜、货物走了过来。看门的两位根本没搭理他,就让车子推进了屋。
  送菜的老汉给了他另一个启示,可以躲进车里,钻进厨房。从厨房再进入正厅,从正厅找到藏宝室,那样就可以检查是否有货了。这是方案二。
  鸭屎趁天还未明,于是赶回了客栈。通天鼠与鸡头米都没有回来,于是他一个人美美的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已经是晚饭时分。

  他胡乱吃了些东西,带上工具,再次来到了李一刀家的树上。他又在树上等了一夜。等黎明时分,楼上的侍卫换岗的时候,鸭屎傻眼了。
  这次不是楼上的下去,而是楼下的三位走了上去。鸭屎立即启动方案二。
  他爬下树,在路上放了一根不粗不细的树枝,然后埋伏在树枝旁。等老汉拉着蔬菜轧到树枝时,那车突然晃动了一下。鸭屎趁机爬上车,用蔬菜盖住了自己。
  “妈逼,是谁干的?平坦的路上非要弄树枝,日你全家,日你血妮子。”老汉骂着。被树枝绊了一下,车子重了好多。老汉心存怀疑,停下车,检查了下车轱辘。他发现一根小树枝别在横杆上,他判断是小树枝影响了车的轱辘。
  他伸手来拔,但怎么都拔不动。
  “妈逼,奶奶的,晦气。”他抬头一看,已经不远了,也就没再计较,而是继续往前拉。

  “今天东西比昨天多啊。”左边看门的笑着说。
  “妈逼,被绊了一跤,都拉不动了。”老汉抱怨道。
  两个看门的笑了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车子拉进了院子,停在了厨房边的小屋门口。除了楼上的站岗侍卫外,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鸭屎趁老汉开厨房门的时候,从车上跳下,一个翻滚,滚入了距离厨房最近的一个杂物间。这个杂物间是主楼的一部分,鸭屎钻进去后,立即寻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杂物间有一个小内门,门是锁了的。透过门缝鸭屎发现,里面便是堂屋的配间,沿着堂屋的配间应该可以上到楼上或楼下。
  平日里,鸭屎看到楼顶上一直有侍卫,他就断定,藏宝的地方应该在楼上。他用万能钥匙打开小门,轻轻推门进了堂屋的配间。
  在堂屋配间并没有上楼的楼梯。配间里供的是关二爷的神像和李一刀师父的画像。配间靠南边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缝隙,这个缝隙应该是方便通风用的,沿着这个缝隙,鸭屎的身板可以上到二楼。

  鸭屎站到一楼配间的窗台上,毫不费力就将头探入了二楼房间中。这一间原来是那两个**住的地方。房间里两张床,各睡了一个女人的,半身赤裸,睡姿迷人。
  鸭屎用力上去后,从楼上的配间出来,沿着内部走廊又扫视了其他几个房间。通过他的常识判断,这些房间都不适合藏宝。
  “莫非在一楼?”鸭屎心里想。
  他沿着原路返回,在一楼的所有房间中也没有找到任何有藏宝迹象的地方。当他扫兴地准备从后窗出去时,他在堂屋的一个角落闻到了烟味。
  他判断,烟味是从地下升上来的。这里一定有地下室。藏宝的地方,应该就在地下。

  他循着味道,在另一个配间里找到了烟味的来源。这个配间的顶窗下有一排风洞,那洞很标准,很像是专门设计过的。
  他沿着那个些洞洞向下看,在墙壁上发现了一幅画。画中是一个摘花的美女。他掀开画发现了一个模板,模板上也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孔。他用小刀在模板与墙壁接触的地方将木板抠了下来。
  模板的里面是一个空间,可以容得下一个人。鸭屎钻进去,把木板重新又放好。他从身上撕烂一块衣服,在上面尿了一点尿液,速后用破布捂住了口鼻。
  他沿着墙壁中间的缝隙向下,很快就看见了两名持枪的侍卫,正在地下室吞云吐雾。侍卫两边各有一个密室,距离侍卫最近的地方,锁是比较复杂的。他们对面的密室,锁比较简单。鸭屎判断,他们旁边的密室应该是藏宝的地方。
  鸭屎在墙壁中继续向藏宝方向的墙壁挪,整个墙壁好像是密封的,没有任何机会穿进去。正当鸭屎着急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一排小孔。应该是通气孔,防止金银财宝受潮,故意设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