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15 10:32:24
  第38章 兄弟角逐
  正当这帮年轻人商量如何分工去偷下一个玉镯时,药铺张老板出现在运河帮老大李一刀位于湖边的小楼中。
  小楼顶上有三个持枪的兄弟在巡逻放哨,大门左右也有一位,不过这两位手里拿的是大刀。所谓大刀不是用来杀人的,是用来吓唬人的。那刀虽大,但没有开刃,伤不了人。
  张老板进门走进院落里,抬头便可以看见李一刀斜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李一刀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有点微胖,留着山羊胡,双眼很小,如镰刀割开的小缝一般。

  李一刀双脚赤裸,每一只脚下都有一个胸膛赤裸的姑娘。不知他从哪儿听来的歪门邪道,说用女人的胸部暖脚可以长寿。
  得了这个秘方后,李一刀专门从青楼买了两个姑娘,每天用胸部给他揉脚。
  见张老板走了过来,两位姑娘立即将上衣穿上,站到旁边。李一刀坐起身,趿拉着鞋站起来说:“妹夫,你怎么又慌慌张张的,难不成大白天撞见鬼了?”
  “大当家的,哎,一言难尽啊。”张老板把家里失盗的事跟李一刀说了一遍,李一刀立马火了。
  “日他娘的,这是谁的人干的?”李一刀气得直跺脚说:“一定是刚入行的小毛贼,不然谁敢这么嚣张,县城哪个贼不知道我李一刀,哪个贼不知道玉镯的主人是我妹妹?”
  “我看不像,小毛贼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好歹我家养了条凶狗,小毛贼进不了门。再说,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一个在外面引路、放哨,另一个在屋里偷东西。一般人不会有这么大能耐。”张老板气呼呼地说。

  “难道是小刀会的人?”李一刀猜测道。
  “不可能啊,黄胡子干抢劫是把好手,他干不了偷盗啊。”张老板说。
  “你不知道,他近年在湖南边养了不少小偷,说不定就是他干的。”李一刀说。
  “你组个局问问不就知道了?毕竟在本县混的,多少会卖你一个面子。”张老板出主意道。
  李一刀立即让手下人下帖,将在本县混的几大帮派和独行的梁上君子都叫到县城临湖的楼外楼。这楼外楼既是Ji院又是酒楼,还是客栈。各家的老大纷纷赴会。
  经过一番询问调查,并没有哪家承认是自己偷了,倒是黄胡子说出了关键的一句话:“听张老板这么说,偷窃玉镯的人绝非一般的小偷,而是能力很强的人。我觉得应该是老鲶鱼的弟子。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强的轻功。你想啊,从天窗下来,那儿就这么一点儿缝,那可不是一般人能下来的。这么狭小的地方,必须有神功才行。”
  “老鲶鱼已死,他无后,没有传人。”李一刀说。
  “那就怪了,这个县城还有谁?”黄胡子冷笑着说。
  “宁十三吧?”人群中一位独行侠喊出了这个名字。

  “不可能,”李一刀摇摇头说,“他的人被我灭了,他的腿被我打断了。他早已远走他乡了,莫非他爬着回来了?”
  这场讨论注定没有结果,于是便四下散了。
  这帮人散场的时候,也正是鸭屎、通天鼠、鸡头米三个小伙子执行任务第一天的结束。这一天他们都干了什么?其实就干一件事,确定了谁当头,制定了偷盗的策略。
  野狐田、黑蜘蛛、火头王三个商量的时候,野狐田一心想给自己指导的兄弟一个当老大的机会。不过,通天鼠并非野狐田那样性格直的人,而是个有一定心机的和识时务的人。面对这样的任务,任何一个个人的成败根本没有用。
  经历过这么几年的历练和观察,他自己私下琢磨,先生希望看到鸭屎能够出头。所以,在与鸭屎等人商量谁来主负责这件事的时候,通天鼠并没有主动提出自己当头,而是主推鸭屎。
  鸭屎心里明白,这件事想成,必须要这两位心甘情愿全心帮助,只有他们帮助了,野狐田与火头王才会全力以赴在背后帮忙。

  “你们俩必须站出来一个总负责这件事,我全力配合,一旦成功,你们俩自己定你们的名次,我就排最后。”鸭屎很坚决地说。
  “那就我来当头吧。”鸡头米说。原本通天鼠想继续努力说服鸭屎来当头,毕竟当头的不是好事。既然鸡头米主动要当头,通天鼠也无话可说。
  这个鸡头米是火头王指导的小兄弟,基本功并不是很扎实,但人很聪明,很低调,极为有心机。他一直默默藏在团队中,很少说话,但早已引起了宁十三的注意。
  当野狐田、黑蜘蛛、火头王听了他们的安排后,唯有野狐田有些失望。野狐田认为,自己的学徒一定是最优秀的,怎么可以把组织这次任务的活儿给别人呢?
  黑蜘蛛对鸭屎的表现很满意,如果鸭屎当头,另外两位都会暗中与他较劲,毕竟他入行比其他两位都晚。
  事实证明,让鸡头米当头是很正确的选择,尽管他学的更多是在湖上偷盗,看家的本领也是水上功夫,但是他是个很有谋略,也是个很懂战略的小伙子。

  他们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莲花岛,前往县城,在县城郊区的一个客栈住了下来,然后商议偷盗的战略。
  “先挖坟,看看是否在墓里?”通天鼠问。
  “我们学的是侠盗行,挖坟掘墓可不是我们的本职。”鸭屎笑着说。
  “我觉得,这手镯要么陪葬了,要么没有陪葬。如果陪葬了,我们早晚要挖坟,如果没有陪葬,这东西一定在李一刀的家里。你想啊,他老婆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再送给别人。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念想。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潜入李一刀的家里,查查东西是不是在府上。如果恰好找到了,那就偷走,这样会省掉挖坟的风险。这毕竟不是我们的专长。”鸡头米说。
  “好吧。李一刀有两处宅院,一处在县城靠近微山湖的地方,是一座两层的小楼。另一处在微山岛上,是一座三层的大院。这两个宅院都戒备森严,有很多兄弟站岗,白天进去风险很大,只能晚上进去。”鸭屎说,他说完便摊开平面图,拿给另外两位看。
  “我日,看不出来啊,”通天鼠笑着说,“原来你鸭屎还有这手,哪来的?”
  “别问这么多了,先干活吧。”鸭屎把地图放到床上,然后将两人拉到跟前说。
  “你们看这样行吗,我来探微山岛上的房子,鸭屎来探县城边上的房子,通天鼠去接洽黑风集团的小弟。鸭屎,你探路的时候,不需要偷任何东西,先探路,搞清楚金库的位置。如果能进入金库那就更好了。金库一般会把珠宝单独放,你偷过一枚玉镯,应该知道长啥样。遇到一样的,先别动,踩好点之后,我们商量下怎么下手,以确保万无一失。”鸡头米说。
  “好的。”鸭屎答应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