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上了他的床》
第89节

作者: 云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晴,这个怎么弄的,你看看?”苏母将播放器拿出来,递到苏晚晴面前。
  萧聿送来的礼物,绝对是有用过心的。
  这个播放器里,可能有什么信息。
  苏晚晴将播放器接到手里后,首先按下电源键。
  很快,播放器屏幕亮了。
  “妈,按这个播放键可以了。”苏晚晴教母亲的时候,顺便将播放键按了一下。
  这一键按下去,立即有声音飘出来。
  一分钟后,苏晚晴双手捂耳,疯狂的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播放器从苏晚晴的手里掉到了地。
  苏母脸色惨白,整个人有些站不稳,却还是第一时间将播放器捡了起来。
  苏云天快速走过来,将播放器拿过来,走到无人的地方,按下播放键:
  ——晚晴,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你妹妹吗?趁着她昏迷,你现在去把她掐死吧!
  ——妈,真的要动手吗?如果我真的掐死了她,会不会有麻烦?

  ——你怕什么?等她断气了,我们给她办个风光的后事。
  苏云天的手臂开始颤抖!
  心脏也开始剧烈的收缩。
  播放器里的对话,是那天在医院病房的对话。
  这个录音……是谁录下来的?!

  苏云天的内心,不寒而栗。
  小白送来这个,想必是萧聿的意思……
  所以,萧聿知道他们掐死了苏妍心?
  苏云天的身体开始发抖。
  首先不谈萧聿爱不爱苏妍心,单单苏晚晴掐死了苏妍心这一项,只怕萧聿也不会接受苏晚晴了。
  只是,霍岩又说萧聿现在在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会不会萧聿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想到这里,苏云天才得以松了口气。

  假设萧聿现在不知道这件事,那么他现在要做的是找霍岩。
  这个录音,霍岩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云天将播放器收好,立即给霍岩打电话。
  还记得次苏妍心跟霍岩说过一句话么?
  苏妍心让霍岩把苏云天的手机号拉黑。
  霍岩照做了。
  苏云天打不通霍岩的电话,急的面红耳赤。
  这个葬礼,让苏云天相当难受。
  作为主人,他不能离开这里,录音的事,只能等丧葬仪式结束之后才能去查。
  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要是这份录音被扩散了出去,那是苏家的丑闻了。

  好不容易,熬到葬礼结束,抵达酒店。
  客人们开始吃晚宴,苏云天拿着手机到洗手间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梁锦的。
  “梁医生,你们医院是不是被人安装了窃听器?”苏云天很气愤。
  他还是联系不到霍岩,只能先从医院入手。
  “窃听器?这不可能的。”梁锦矢口否认。
  “哦?那怎么前天我们在你们医院说的话被人录音了?真是可恶!你们这样,让病人和病人家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医院不仅被窃听,还被监控了!”
  苏云天心里一堆的怒火,无处发泄。
  还以为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可现在看来,太天真了。
  落了把柄在外人手里,别想好过了。
  “这不可能。如果说病房里说的话被人录音,只有一个可能,那是家属自己放的录音器。”
  “放屁!我自己给自己录音?我有毛病啊!”

  “苏老板,要不,您把您被录音的证据拿来给我看看?”梁锦这么一说,苏云天顿时闭紧了嘴。
  “那是我的隐私!我只是给你提个醒。顺便,我想看看我们去医院探病之前,还有谁进过那间病房。梁医生,我希望你能尽快给我答案。”
  苏云天感觉自己在明处,对方在暗处。
  可怕的是,苏云天并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我现在可以给您答案。在您和您家人进去之前,我跟霍岩进去过。”
  霍岩?!果然是他!
  “录音器是霍岩放的!”苏云天气炸了。
  “不可能。我跟他一起进去一起出来的。”梁锦掷地有声,“苏老板,既然您怀疑是霍岩做的,那我现在打电话给霍岩问一下怎么回事。”梁锦说完挂了电话。
  大概两分钟后,梁锦回拨给苏云天,一字一字道:“霍岩说放录音器的人现在正在您家里。”

  苏云天心一惊!
  会是谁?
  从洗手间出来,苏云天看了眼时间。
  现在九点不到,晚宴至少到九点才会结束,作为主人,他不能客人先走……但是他又迫切的想回家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怪。
  大脑高速运转起来后,很快想到一个办法。
  他拿了话筒走到前面舞台,沉了口气后,对大家开口:“各位尊敬的来宾以及不远万里赶来赴宴的亲朋好友,因为我妻子身体不适,所以我要先送她回家,大家吃好喝好……”
  找了这么个理由后,苏云天可以回家了。

  苏母不知道苏云天唱哪出,但还是配合的表现出头痛的样子,直到他来将自己扶住。
  一家三口离开酒店后,立即了车。
  “老苏,怎么了?这么匆忙赶回家……”
  “在背后偷偷录音的那个人,现在在我们家里!”苏云天皱着眉,眼神的情绪很复杂。
  有紧张、惶恐以及不安。
  苏母和苏晚晴也纷纷陷入了焦虑恐慌。
  “为什么感觉这么可怕?”苏晚晴从杀了人那天开始,整个人心神不宁。
  看什么都觉得渗人。
  “有什么可怕的?事都是人做出来的,不是鬼做出来的!”苏云天对苏晚晴那边瞪了一眼。
  苏晚晴目前这神神叨叨的样子,真是忧心。
  感觉要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了。

  “是谁啊!我们家没有什么仇人啊!”苏母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想不通。我从不与人结仇!除了萧聿,现在我想不到别人。”苏云天思来想去,想到这一个可能。
  苏云天将猜测说出口后,苏母脸的愁云更浓了。
  “要是萧聿的话,事情棘手了。虽然我们杀了自己的女儿,跟外人没什么关系,但是传出去对我们的影响不太好……”
  “你现在知道影响不好了?我们不该那么快下杀手!好歹也让她出院回家之后再说啊!直接在医院下手,医院那边不会起疑心吗?哎!真是心急办蠢事啊!”苏云天现在悔不当初。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了!我们回家见了那个人后,看能不能用钱堵住他的嘴!”苏母又急又气,“他不是要钱吗?!”

  很快,车子停在了家门口。
  家里客厅的灯是亮的,说明里面有人。
  苏云天先下了车。
  他没有等妻子和女儿,一下车往大门口快步走去!
  太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先、先……先生!”保姆站在门口,看到苏云天回来后,结结巴巴开口。
  保姆是一个年女人,平时说话办事都很利落。
  可是此刻,她的表情惊悚,说话也不利索了。

  可见,家里来的人,不是什么善类。
  “你鬼附身了?!家里不是开着灯吗?”苏母从车里下来后,也看到了保姆失常的模样,所以呵斥出声。
  保姆嘴唇哆嗦了一下,然后别开了身体。
  苏母瞪了保姆一眼后,挽住了丈夫的手臂,“我们进去吧!”
  一踏入门内,他们便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人。
  这个人头微垂着,长发遮住了她的五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