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上了他的床》
第88节

作者: 云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得眼前这个医生愿意理莫黛,莫黛立即跟着他走到了旁边。
  “医生,我是苏妍心的同学。我刚才在看到说苏妍心今天午在你们医院死了……我不敢相信,她好好的怎么会死呢?”莫黛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
  可见是真的伤心。
  “同学,你跟苏小姐关系很好吧?看你竟然能找到医院来。”
  “恩!医生,你能不能告诉我新闻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她真的死了,我真的会好难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同学里,前几天才死了一个……”

  梁锦听了她这句话后,嘴角抽了抽。
  “同学,你节哀吧!我也不能告诉你什么,医院有医院的规矩,病人有关的事,一律不能泄露。希望你理解。”
  梁锦平静的跟她解释。
  “哦。”莫黛失望的抿唇,随后难过的跑了过去。
  “哎!你慢点跑!医院门口车多!”梁锦看她失魂落魄的背影,忍不住提醒。
  苏妍心的死,让苏家的人忙碌了起来。
  苏父忙着在火葬场和殡仪馆跑,而苏母则忙着买丧柬,写丧柬,发讣告。
  苏晚晴也没有歇着。
  她忙着确认邀请宾客人数,以及酒宴的一切细节问题。
  一切都在井井有条的进行着。
  苏妍心的死,没有给任何人带来沉痛的悲伤。

  大家都在忙着如何将她入土为安、将她从这个世界彻底抹去。
  傍晚,苏家。
  三人围坐在餐桌边,享用晚餐。
  “葬礼定在后天,酒店那边搞定了吗?”苏云天问苏晚晴。

  “恩。”
  “给萧家发了请柬吗?”苏云天看向妻子。
  “发了。”
  “发到哪儿的?”
  “萧聿的公司。”苏母答。
  苏云天叹了口气:“不知道萧聿能不能接收到国内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后天能不能来参加葬礼。”
  夜。
  突然一声惊叫打破了夜的寂静。
  苏家楼楼下的灯很快亮了。
  “妈!救命啊妈!苏妍心来掐我脖子了啊啊——”苏晚晴的声音凄厉惨绝。
  苏云天和妻子火速跑到苏晚晴的房间。

  只见,苏晚晴半个身子吊在床边,双手撑着地,哭的十分惨。
  她的样子很狼狈,狼狈带着一丝诡异。
  苏云天将房间的灯打开,苏晚晴立即抬起头来,看到父母来了后,她连滚带爬跑到他们面前。
  一把抱住他们的腿:“苏妍心不放过我!她要杀我!呜呜……”
  苏晚晴会做这种噩梦其实很正常。
  换谁杀了人,夜晚都会睡不好的。

  “老苏,你回去睡吧!今晚我跟晚晴睡。”苏母对丈夫开口后,弯腰将苏晚晴拉了起来。
  “妈,太逼真了……真的太逼真了……我脖子好疼!”如果不是灯亮起,苏晚晴都无法从噩梦清醒过来。
  她以为苏妍心真的来索命了。
  苏母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苏晚晴的头:“你这是心理作用。人死了之后,哪有什么鬼魂,是一堆灰了。一堆灰能把你怎样?”
  “可是我是怕啊!苏妍心脾气很凶的!她把我的皮草都撕烂了,你说她有多可怕……”苏晚晴伏在母亲的怀里,抽泣。
  “好了好了,也不早了,我们睡吧!这几天我都陪你一起睡。等你不那么怕了再说。”苏母拉着苏晚晴朝床那边走,可是苏晚晴身体僵硬,不肯走。

  “妈!我们去她房间看看!”苏晚晴眼神空洞的吓人。
  苏母为了让她放心,所以陪她一起过去。
  推开苏妍心的房间门,里面空荡荡的。
  “妈!她的东西全部烧掉!不然我总觉得她还在这里!”苏晚晴神神道道说着,立即走进去,开始收苏妍心的东西。
  苏妍心之前离开这里的时候,只把重要的东西收走了,还留了很多东西在房间。
  苏母打了个哈欠,看着苏晚晴折腾。
  苏晚晴将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全部收集起来,能烧的烧,不能烧的扔。

  这样一折腾,很快,天亮了。
  明天,是苏妍心的葬礼了。
  苏云天的心情很沉重。
  沉重是因为女儿还没嫁出去,他还没有得到任何利益,结果丧事先办起来了。
  这件事不能细想,一细想头痛的不得了。
  吃早餐的时候,苏云天例行给萧聿打电话。
  萧聿的电话最近一直是关机的。
  电话拨出去后,苏云天将手机放在桌,结果……通了!
  苏云天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立即捧起手机,等对方接听。
  只是,电话无人接听,系统自动挂断。
  苏云天紧张的长长呼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萧聿的电话能打通,说明他肯定能接受到国内的新闻了。
  明天的葬礼,他出席的几率也大了很多。
  想到这里,苏云天觉得有必要跟苏晚晴交待一下明天的事宜。
  时间转瞬即逝。
  很快,又是新的一天。
  苏妍心的葬礼办的风光盛大。
  本市赫赫有名的权贵近乎三分之一都被邀请了来。
  苏云天带着妻女沉痛的招呼着每一位来宾。
  只是心思却一直在萧聿身。
  皇天不负有心人,当一辆车牌为88888的宾利出现在眼前时,苏云天内心喜不胜收:萧聿来了!
  C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88888车牌的主人是萧聿。
  同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是,死者苏妍心是萧聿的绯闻女友。
  所以萧聿今天过来,合情合理。
  当大家看到这辆车后,目光被定格住。

  苏云天立即朝着宾利大步走去迎接。
  宾利停稳后,保镖先从里面下来。
  保镖下车后,小跑到另一边,为车里的人打开车门。
  在万众瞩目之下,车里的人……出来了。
  霍岩抱着小白从车里出来后,众人吃了一惊。
  以为是萧聿来了,没想到是萧聿的儿子。
  不过萧聿的儿子代表萧聿来也没问题。
  小白手里抱着一个盒子。

  霍岩抱着他走到苏云天面前,开口:“请柬我收到了,但我们萧总不在,所以我带着小白过来了。”霍岩说到这里,看向小白,“把礼物给这位爷爷。”
  顺着霍岩指的方向,小白双手抱着盒子,递给苏云天。
  苏云天盯着小白的小脸看了几秒后,连忙接过盒子。
  “萧总知道我女儿去世这件事吗?”苏云天有些惋惜,萧聿竟然没有亲自过来。
  “他在闭关。任何人不能打扰。”霍岩客气疏冷的开口,“因为小白还小,所以我不逗留了。您节哀。”
  “哦,好的。”苏云天送他们车,在小白车之前,不忘夸一句,“小白真乖啊!”
  “再见!”小白对着苏云天挥挥小手。
  “再见、再见!”小白对全场挥挥。
  霍岩觉得这孩子挺有领导派头的,大概是遗传?
  霍岩带着小白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里,苏母盯着丈夫手里的盒子,好开口:“这礼物多半是萧聿送的吧?霍岩跟妍心又没关系,小白又太小,不可能准备什么礼物……哎,这萧聿还挺无情的,前女友死了,也不来看看。”
  苏母小声嘀咕了一句后,苏云天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一个很小巧的播放器。
  苏云天一看不是贵重的东西,立即将盒子给了妻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