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2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清了清嗓子,根本没用,她的声音李续断还要粗犷低沉,她摸着自己喉咙凸出来的喉结,身已经没有一处可以说明她是个女的。
  树丛一阵响动,南宫决明从高处落下,拍打着身的树叶,回到他们身边,摇头说:“那个密言宗的弟子溜得太快,一眨眼不见影了,愣是没追……”
  南宫决明怔住,望着把李续断按在树干的人,说:“这位先生,你又是哪位?你要对我师弟做什么?你搞清楚,我师弟虽然长得细皮嫩肉,但他不是基佬。”
  “先生你个头!”南宫兜铃冲过去,揪住南宫决明的衣袖,“师父,是我啊!兜铃!你这老花眼给我放亮点!”
  “我去!”南宫决明捧住她脸,“你是兜铃?我不过离开了几分钟而已,你咋变样了?你这满脸胡子怎么回事?”
  他用力揪了一下南宫兜铃的胡子。

  “哎呀!疼啊!”
  “不是黏去的。”
  “当然!是货真价实长出来的!胡子还算小事,我胸部也没了,我底下……还长了个丑八怪!我完蛋了!怎么办?师父?”南宫兜铃双眼急得通红,泪水打转。
  “你是毒了?难道是乞魂鬼的毒雾造成的?”
  “我不知道……”南宫兜铃这辈子没遇过这么可怕的事情,“我要死了……我傲人的身材啊,我的胸啊!”她抱住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南宫决明拍拍她肩膀,“别这么沮丧,反正你发育一般般,算没了那两个小笼包也看不出来的,至于胡子嘛,刮掉没事了。”
  南宫兜铃瞪着他,“你这死老头!一点也不关心我!还落井下石!我发育得不知道有多好!你胡说八道!”
  南宫兜铃叉腰说:“还说胡子刮掉没事?我现在可是彻头彻尾变成男的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彻头彻尾!是说,我连你们这些臭男人的命根子都有了!师父是不是要建议我切掉啊!”
  南宫决明脸色一沉,“不是吧,这么严重?不仅是外表和声音,连性别都变了?你确定?”

  “我见过真家伙,和真的一模一样,我很确定!”
  “你你你哪里见到的?安息法师给你看的?那畜生!”
  南宫兜铃险些晕倒,“怎么可能!他没事给我看这个干嘛!你别管我哪里看到的,重点不在这里!拜托你不要走题!”
  南宫决明把她按在石头坐稳,掐住她的手腕细细把脉,他眉头一紧,“你身体里怎么会有蛊毒?”

  南宫兜铃用三言两语把她去战国的经历快速说了一遍;
  砍掉了许多细节,如青龙扒她衣服的事,还有流沙将军非礼她的事,还有秦王想破她童子功的事,都瞒住了,一是怕这老头子嘲笑她,二是怕他瞎担心胡思乱想。
  不过浓缩过的故事并不妨碍南宫决明了解大概的始末。
  南宫决明摸着下巴说:“那齐天法师号称自己是千仞门明堂大仙君的弟子,可这个门派和这位仙君我都没听说过……”
  “起源于天山以南的门派。”李续断插嘴,“关于苗疆的一些古籍有过记载,虽然只是几句话寥寥带过,但是这个千仞门是真实存在的,掌门人明堂大仙君擅长制蛊,从他手里独创出来的蛊毒总共有六十三种,只是他门下的弟子大多不用,导致这个门派衰弱了,最终断了流传,他那些制造蛊毒的方法也从此销声匿迹,后人再无法复制。”

  “师叔,我觉得你可以和密言宝鉴来一场抢答竞赛了,你的这些冷门知识简直是顺手拈来,你平时都干些什么?”
  “在乡下的时候,只有看书、练武和修法。”
  “还有呢?”
  “除了一些生活琐事,也没什么了。”
  “你都没别的消遣?不要告诉我,你长这么大,没玩过一次游,也没看过电影。”
  “看电影偶尔,不过游没接触过。”
  “你还是正常的青少年吗?”
  “兜铃!讲正事!不要动不动泡你师叔!尤其还顶着这么一张糙汉子的脸,你离我师弟远点,不准再调戏他,为师要瞎了。”
  “我哪有泡他调戏他的,我只是闲聊,增进同门弟子之间的了解而已,这也犯法?”
  南宫兜铃把话题拗了回来,“师父,你放心,我的蛊毒目前还没有发作,我能感觉出来,蛊虫在我腹部冻结着,是我脖子的铃铛儿帮我冻住的,我这种现象绝对不是蛊毒造成。可能真的是了乞魂鬼的毒雾。”

  南宫决明摸了摸她额头,“没有发高烧的迹象,脸也没有黑气,身体里的经脉都很畅通,你之前过乞魂鬼的毒雾,你应该很清楚毒气发作时的感受,总之不会是你这种情况,这究竟怎么回事?”
  南宫决明一头雾水,喃喃自语起来:“这是体内激素混乱造成的,连基因的染色体都一并变异了,好不寻常……”
  他忽然严肃看着她:“死丫头,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穿越到战国时,瞒着师父我跑去修炼什么邪法了?”
  “邪法?我哪有那时间!每天都忙着打仗,三天才抽空洗一次澡,你不知道那些士兵有多依赖我,大事小事都要我来拿主意,他们神经也够大条的,这么信任我一个路过的,把整个军营的事务都扔给我,又要制定战术,又要给他们设定科学的作息时间,古代人不懂八小时黄金睡眠的真理,都靠我传授的。”
  “别拐着弯夸自己能干了,净说些有的没的,你仔细想想,真的没有触犯过法术的禁忌?”
  南宫兜铃猛然想起,心一惊,结结巴巴的交待,“师父……我……那个,我曾经一不小心,用过密言宗的黑符。”
  南宫决明打了一下她脑袋,“别门别派的法符你也敢乱用,这回清楚原因了!”
  南宫兜铃可怜兮兮的捂着挨打过的部位,“老打我的头,我爱因斯坦还高的智商都给你打的下降了。”
  “我看你压根没有智商!”南宫决明说:“你活该!不用说了,你这肯定是法术相斥造成的恶果。为师我一番苦心教导,你全当耳边风!你敢说我没有耳提面命的警告过你,叫你别乱用其他门派的咒语、法器和法符?滥用这些东西都会和引魂派的法术造成冲突!我说了你是不听!”
  “你又没有说清楚具体会有什么样的副作用,要是我当初早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不用这么冒险的方法了。”
  “你是不吃亏不长记性!成天走邪门歪道,现在终于得到教训了,这回师父我帮不了你!”南宫决明赌气的抱住双臂,不再管她。
  南宫兜铃见求他没用,跑去向李续断撒娇,揪住他的衣袖摇晃,“师叔,你替我说两句好话,让师父救救我吧!”
  日期:2018-02-16 0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