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玉贤作出三点指示:

  第一,费约作为县委书记、班长,负有主要责任和领导责任,必须三天内向市委提交书面检查,要求内容翔实、反省深刻;
  第二,县常委班子在爆炸案件发生后措施失当、沟通不畅,必须召开民主生活会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人人都要发言,书面材料作为常委会记录附件;
  第三,宣传部门三次通报前后矛盾,数据出入较大,缺乏权威性、准确性和及时性,必须全面整顿,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下不为例。
  听到这里江业常委们心里高悬的石头重重落地。
  还好,市委还是保护江业的,批评得厉害一点,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表现出上级领导应有的气度。
  唯独费约大丢面子,从步出市委大楼起一直沉着脸一言不发,大家见状不敢多说什么,气氛沉闷地回到江业。
  当晚费约主持召开县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每个人照着材料态度诚恳地进行一番自我批评。方晟虽没做错什么,也捏着鼻子给自己找了三条问题,保证今后踏踏实实工作,不再犯类似错误。
  会议期间每个人情绪都不太好,说话没精打采,缺乏往常的热情和主动,服务员私下打趣说瞧领导们的模样简直象开追悼会啊。
  本来还要班子成员之间相互提意见,这会儿哪个提得起精神?费约见大家都不发言,等了片刻手一挥说“散会”!
  如果说之前费约和方晟都对对方保持一点点期望,存有和平共处的想法,经历此次事件后可以说是彻底撕破脸面,旗帜鲜明地公开决裂。
  第二天继续召开县常委会,按照梧湘市委“从重从严”的要求,对爆炸案件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通过一系列人事任免:

  免去县中医院院长、安监局局长、消防大队大队长、市场监督局局长等管理部门领导的职务;
  免去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免去公丨安丨局局长的职务;
  宣传部负责对外宣传、发布通报的副部长被严重警告处分;

  县委办、县正府办主任停职检查;
  其它相关管理部门责任人也遭到行政降级、警告处分、停职检查等处理。费约之所以下重手,也是被逼无奈,因为许玉贤的态度摆在那儿,不严加惩戒根本过不了关。
  讨论人事任免过程中,方晟始终没怎么说话。
  他知道这不过是开胃小菜,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四源镇领导班子一窝端,那才是真正伤筋动骨的大动作。

  处理完干部,费约还面临一桩头疼的事情:
  以现金方式发给受害家属的二十万元,原本承诺是县委的额外补助,与赔偿款没有关系。二十万的附加条件是保密协议,但姚进和郝敏在叶韵鼓动下跑到梧湘告状,从而揭开江业隐瞒真相的盖子。既然违背了保密协议,县委方面当然可以不认账。
  然而钱已经进了人家腰包,想再吐出来谈何容易?家属们跑到县府大院门口拉起横幅闹事,要求赔偿款照给,二十万不在其内。
  六户人家一百二十万,对江业财政来说不是小数目。费约有心赖账,不过知道眼下麻烦已经够大了,万一这伙人再跑到梧湘被许玉贤发现,还得挨剋。苦苦琢磨了两天,把吴玉才叫过来商量,从城投公司借出这笔钱填平财政的账,城投那边则暂时以借条抵着,以后再想办法归还。

  “实在不行就算城投公司向受害者家属捐款!”费约霸气十足说。
  吴玉才仔细斟酌了半天,小心翼翼提醒道:“费书记,这笔钱上上下下都盯得紧,还是谨慎为妙。”
  费约瞪着对方:“你是指方晟?”
  “不单是他,”吴玉才道,“城投公司历来是各级审计部门检查的重点,其它区县已经暴露出不少问题,一百二十万是笔巨款,我觉得……”
  “只要没落进自己腰包,怕什么?”费约这一点绝对自信。
  “问题是付的现金啊,真要是查起来怎么证明?”
  “不是有收条和保密协议吗?”

  吴玉才苦着脸说:“费书记,事到如今保密协议肯定不能拿出来,收条也不行啊。你想想,收条上写着什么?‘今收到县委补助款二十万元整’,根本不是城投公司捐款!”
  费约这才发现事情有点复杂,同时内心深处也泛起一丝恼怒。以吴玉才的风格,以前不是没碰到过类似麻烦事,要么一声不吭自个儿处理掉,要么考虑两三套解决方案供他选择,绝少象今天这样两手一摊。
  “财政真的没办法?”费约不动声色问道。
  “一百二十万呀……”
  “明天我让苏主任以县委办的名义找城投借钱,这笔账暂时挂到县委办下面,免得你为难。”

  吴玉才明显松了口气,忙不迭道:“那太好了,我马上通知城投公司配合完善相关手续。”
  从这一刻起,费约心里把吴玉才从嫡系名单上划掉了!
  几天后在梧湘市委协调下,费约和方晟结伴到清亭县继续商谈“百亩试验田”项目。
  吴郁明很想留住省农科院主导的科研项目,在他看来项目的政治影响大于实际意义,哪怕试验不成功,都能在总结里标谤自己大力支持科技创新,积极配合科研机构加强研发等等。市长发了话,费约不敢不从,只得带几个人主动跑到清亭县。
  在利益分配方面,吴郁明要求纪天越作一些让步,例如交通建设、农田补贴等适当向江业倾斜,另外电力、天然气供应、通讯等领域也有相应优惠。

  市领导把一桌菜做好,讨价还价的空间并不大,而且之前爆炸案的事余波未了,此时费约说话没有底气,唯有强颜为欢举杯共饮。
  尽管双江省有中午不准饮酒的规定,但前面加了三个字“原则上”,那就是有得商量了。眼看拖了一年多的项目终于尘埃落定,纪天越非常高兴,午宴档次相当高,而且事先吩咐把十五年茅台灌到雪碧瓶里,防止被人偷拍影响恶劣。吴郁明是北方人酒量很大,纪天越则号称“千杯不倒”,结果是频频发起一轮又一轮进攻,方晟量浅,四五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被扶到旁边沙发呼呼大睡。费约酒量还可以,但最近心情很差,一直提不起精神,恍恍惚惚就被灌多了,冲到洗手间大吐特吐。

  “难怪江业经济抓不上去,一二把手喝酒这么怂,到哪儿招商啊。”吴郁明打了个大胜仗,心情极佳。
  纪天越不便贬低兄弟县的领导,猛拍市长马屁:“主要是吴市长太厉害,老实说我都有点吃不消呢。”
  “你?哼,我看还差三壶!”
  说罢又展开新一轮战斗。
  昏昏沉沉醒来,方晟闻到一股清香味,使劲睁开眼发现躺在招待所房间,咦,对面坐着一个人……
  樊红雨!

  今天樊红雨也参加了接待,不过在市长、县委书记、县长云集的宴席上,副县长只是配角,偶尔被拿出来开开玩笑而已。方晟很注意分寸,浅浅敬了她半杯,她没有回敬。期间有人打趣说方县长和樊县长是老搭档啊,是不是喝个交杯酒?两人都没理这个碴儿,吴郁明似乎也知道他俩不对付,并未参与这个话题。
  “费约呢?”方晟问。
  樊红雨板着脸说:“你跟他比谁先醒是吗?”
  “要是他醉得严重,我们可以多呆会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