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2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寸钉”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提着衣摆狂奔到秦王脚下,“大王!不可让她这么走!”
  “齐天法师有什么高见?”秦王对他的态度冷淡了许多。
  “如果大王无心招降这个贱婢,不如杀了她。”

  “朕已答应让她走。”
  “大王!三思而后行!她要是走了,日后协助其他六国来对抗大王你,可如何是好!”
  “朕心意已决,齐天法师无需多言。”
  “大王,是不是这贱婢拿什么威胁你了?要果真如此,让我动手替大王收拾她!”
  秦王眉头一挑,“齐天法师,你可精通算卦占卜?”

  “精通,非常精通。”齐天法师一点也不谦虚的说道。
  “世间没什么能瞒得住你,对不对,包括人的内心。”
  “是……确实如此……”齐天法师忽然警惕起来,没了底气。
  “那朕的底细,估计也是给你摸个一清二楚了。”
  “小的不敢冒犯大王,未经过大王允许,小的从未测算过大王的命运。”
  “除了朕的命运,朕的身世你能否测算出来?”

  齐天法师不敢再随便自夸,“大王,你此话何解?”
  “朕问你能不能测算出来!”
  齐天法师慌忙下跪,连连磕头,“测是能测,但小的真的没有测算过大王的身世!小的哪敢如此放肆!”
  “你今日不测,你以后可未必,你能背叛赵国国君,也能背叛朕。要是天注定朕会赢取天下,身边少一两个帮手,朕也照样能够收割四方领土。”
  齐天法师表情一惊,“大王你……”话音未落,秦王忽地将手宝剑出鞘,南宫兜铃皱起眉,霎时一道鲜血溅起。

  “三寸钉”头颅落地,往后滚动,噗通噗通掉下台阶。
  秦王面无表情的抬起手,将宝剑刀锋在洁白的袭衣长袖擦去鲜血,归刀入鞘。
  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如此迅速,眨眼间没了一条人命,让人措手不及。
  南宫兜铃望向齐天法师的脑袋,心想,果然是伴君如伴虎,齐天法师既然选择了要伺候这位暴君,那他早该做好随时会丧命的准备。
  君王眼没有忠臣,只要稍微威胁到他的利益,死亡会立即降临,功绩再大也难以自保。

  她是预料到会有如此下场,才不肯归顺秦王。
  秦王日后成了霸业,定会先铲除给他效忠卖命的人,谁的能力越强,死的越快;
  心愿已了,这些人留着还有什么用?再说了,以他多疑的脾性,岂会容纳和他实力相当的人陪伴身旁?
  秦王冷眼看她,“朕这次放你一马,下一次,未必了。”
  “你放心,我们估计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你不会等我走了之后,也杀了那些舞姬吧。”
  “不至于,没必要为了一群只会跳舞的女人失去朕的诚信。”
  “诚信?你要是真的有诚信,齐天法师岂不死的冤枉?”
  “哈哈哈,”他阴森森的笑,“他来投奔朕时,朕只答应给他数不清用不完的金银财宝,没说过不杀他,这不算失了诚信。”
  “他也真傻。”

  “利益熏心下,很少人会去想后果。”
  “你说的没错,一个人做选择时,不能不考虑将来,否则只会品尝苦果。这句话,希望你自己也能垫高枕头想想,若以后还有什么仙人引诱你,说要给你长生不老的秘诀时,愿你能心如明镜的多想想,一旦接纳,会有什么下场。贪欲会蒙蔽人的理智,这个道理你不要忘记。”
  秦王陷入沉思。
  他忽地跨下台阶,踩着鲜血大步朝她走来。
  南宫兜铃全面戒备,随时做好用拳头和他决斗的准备。

  他停在她几步外,一阵夜风将他染血的衣摆吹得飘飘起舞,他双眸有隐约暗火在窜动,某种难以解释的汹涌感情凝聚在瞳孔央。
  “对你诸多失礼之处,望法师见谅。”他语气竟翻天覆地的温柔,故意走到她面前小声的讲,是要避开身后那些宫女偷听吧。
  这个薄脸皮的君王。
  她笑了一下,“原来不是要找我打架,你这是在道歉?我怎么听着怪别扭的,诚意似乎有点不足。”
  “你适可而止,不要得寸进尺,能让朕如此谦卑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

  “这么荣幸?虽然你态度一般,但我还是原谅你算了。我真的要走了,不能再耽误。”
  南宫兜铃踩十二仙道万华镜,感觉像踩进沼泽,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下沉没,只有肩膀还浮在镜面。
  她像一只漂浮在水面的人鱼,渐渐的,退去了千岁的装扮,恢复了她的真实面貌,身穿的,还是村民给她的素衣布裤。
  秦王走前一步,好像还有话要跟她说,最终只挤出一句:“后会有期。”
  那倒未必。

  她并未回应如此无情的话,念在他送自己万华镜的面子,她说了句:“你多保重。”
  她双手放在胸口,继续念诵完整的经,身体四周涌来一股强烈的收缩力,她整个人没入黑暗的镜子深处。
  秦王和他的别宫、宫女手裹着红绸的灯笼、战国的月亮和云彩通通从眼前消失。
  暗只有狂风拂动,把她吹得下翻滚,像给人装进了滚筒洗衣机,兜转不歇,转的她头昏。
  她挤出一丝清醒,“青龙!你还在吗!”
  “南宫大人,我在。”
  听到他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她才安心。
  黑暗渐渐退去,眼前出现微薄的光芒,接着是一片刺眼的光亮,让她顿时睁不开眼。

  身无来由的多了一重束缚力,双脚好似给人猛地拽住,她头朝下,身体在下坠忽然刹停,在缓冲力的作用下,整个人大幅度的东摇西摆起来。
  好不容易不再转动翻滚,现在倒好,又给她添了一份钟摆似的摇荡酷刑。
  晕乎乎,头发沉,胃里恶心难受,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下颠倒。
  头顶下是堆满落叶的地面,还有一双穿着皮鞋的双腿立在她面前。

  南宫兜铃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下依旧给藤蔓捆着,倒挂在树。
  不远处传来哗哗作响的水声,她意识到,这里是青城水库附近的树林不会有错!
  “咦?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南宫兜铃兴奋了没几秒,很快陷入沮丧,倒吊的滋味太痛苦,她快脑溢血了,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
  西装革履的混蛋法师举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预定时间晚了二十分钟,你够磨蹭的。”
  她目光沿着他笔挺的长裤往看,很困难才看见他脸,安息法师的表情像一个杀手那样冷峻。
  南宫兜铃大叫:“喂!大叔,你玩够了没?我完成任务了,我找到说话的青龙引魂幡了!你还不把我放下!”
  安息法师毫不客气的用手指一划,藤蔓断开,南宫兜铃猛烈坠地。
  她发现自己还穿着战国的衣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己的连衣裙早给青龙扔掉了,怎么可能回到身。
  她伸手一摸,松一口气,青龙引魂幡还好好的别在她腰带后面。
  安息法师蹲下来,一把抓住她下巴,让她脸颊在她手心堆成一团,像捏着一只小笼包似的,“你刚刚叫我什么?大叔?”
  “你这把年纪难道还要我叫你哥哥?你知不知羞?”

  她觉得自己脸都快给他手指头挤碎了,用得着这么大力吗?这家伙穿的倒挺斯,举止却像个禽兽那么野蛮粗鲁,令人恼火。
  “你怎么看都是快奔三的人了,不是大叔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