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了王宫正堂,宽敞堂皇,花瓣遍地,两边铺设矮桌,坐满了大臣将领。
  南宫兜铃偷偷在人群抬起眼,看向正前方的秦王,他正在喝闷酒,看模样一点也不享受宴会的气氛。
  她用的是易容法术,模样是照着千岁变化出来的。
  南宫兜铃察觉到男人们的视线都往自己这边看来,连负责掌灯的宦官都对她目不转睛,一个个看傻了眼。
  南宫兜铃心一惊,糟糕,本想变个稍微漂亮点的模样,混进歌舞姬里才不会突兀,没想到漂亮的过头了。
  千岁可是倾国倾城的狐妖,站在这群庸脂俗粉的歌舞姬之格外的夺目。
  歌姬坐在一侧抚琴清唱,乐曲奏起,舞姬四散而开,南宫兜铃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间,没跟她们的动作。
  舞姬顿时惊愕停下,看着她,目光充满疑惑,有人细语:“她是谁?好像不是我们荣乐府的人,平时训练时没见过她……”
  大臣们见舞姬都停着不动,笑着交头接耳,“这编舞够新鲜的。”
  再这么发呆要露馅了,南宫兜铃默不作声,走前一步,来到最前方,在秦王桌边,对他柔情一笑。
  秦王没有抬头,只顾埋头喝酒,应了刚才那些女人的对话,凡是舞姬向他献好,他都不作理睬。

  他一定对这场宴会深恶痛绝,却苦于要招待韩国使臣,不得不煎熬的坐着。
  南宫兜铃明白他为何反感舞姬,这些在场的舞姬只会提醒他,他的生母赵姬出身有多么的低贱。
  南宫兜铃衣袖拂动,遮住脸颊,开始跳起她擅长的舞蹈——招魂舞步。
  招魂舞步起源巫术之舞,和普通的舞蹈相似,只是多了一份邪魅和神秘。
  舞姬见她带头起舞,眼神互相交换了一下,好像怕秦王发怒,一个个机灵的纷纷在后伴舞,假装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
  她们舞姿和她不同,让南宫兜铃显得出众无。

  灯火摇曳,红纱飘动,她自恃有美撼凡尘的容貌,舞姿更添狂傲,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衣袖如翻卷的云层朝两边散开。
  哗啦作响的衣袖引起了秦王的注意,他终于肯抬起他那高傲的视线,看向南宫兜铃。
  纵然有千岁的娇媚五官,但始终掩饰不住南宫兜铃骨子里的俊俏超脱,她心想的,才不是如何取悦这些色眯眯看着她的男人,而是在想待会儿要如何潜入秦王寝宫去取青龙引魂幡。
  她的目光忍不住再朝秦王看去,他脱了盔甲,穿着深黑王袍,不知他有没有把十二仙道万华镜藏在身,这样东西,她也势在必得。
  她手可生花,舞态带风,身形如同神仙玉骨,长发垂在脚边,微微汗湿的脸颊泛起一线红潮,仿佛腮红。
  千岁虽美,却从没有以浓妆的形态现身,南宫兜铃照搬她的容貌,素色肌肤,两片红唇尤其勾人夺魄。

  她纵情旋转一圈,周围掌声四起,“好美的女子!天底下竟有如此绝色!”
  秦王忽地凝眉,“千岁,你在干什么?”
  南宫兜铃脚下踉跄,险些跌倒,啥?秦王认识千岁?
  南宫兜铃学着千岁平时那样,用衣袖掩着嘴,故作羞怯,不答话。

  秦王额角青筋暴起,“朕没吩咐你从后宫出来伴舞吧。”
  幸好易容法术可以一并改变嗓音,她小声的说:“我……闲着无聊。”
  “闲着无聊?”秦王把酒碗硬生生拍碎,“你是朕的妃子!竟然像个低贱的舞姬一样在人前抛头露脸,讨朕的臣子们的欢心,简直胡闹!”
  大臣们一脸错愕:“妃子?大王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名妃子?没见过啊……”
  秦王盯着她身后的那群舞姬,“你们荣乐府,是哪个胆大包天的贱婢把她拉进去跳舞的?”
  舞姬慌忙跪下:“大王恕罪!我们也不知道大王的妃子是怎么混进来的!”
  “把荣乐府有关人等全部拖到门口地处斩。”
  舞姬们霎时脸色惨白,一个个哭着求饶,士兵闯进来,准备把人一一带走。

  “等会儿!”南宫兜铃说:“想跳舞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不要牵连无辜!”
  秦王看了看她,“你今晚……有些不同。”秦王眼神降温许多,“把荣乐府的歌舞姬先押入死牢,暂不处置。”
  他站起来,抓住南宫兜铃的手,把她拽离宴会现场。
  南宫兜铃胆战心惊的跟在他身后,几名宫女们在旁边小跑,提着灯笼给秦王照路。
  宫女打开一扇朱红大门,秦王把她扔进屋里,让宫女通通出去,门在他身后严严关,秦王如同一位蓄力的猎手,充满侵略性的盯着她。

  “你答应过朕,说你不会在朕的臣子面前出现,你为何食言?”
  屋里亮堂堂的,华丽的罗帐自屋顶垂下,说不尽的奢侈,无数灯盏烛光熏得气温微热。
  南宫兜铃保持沉默,免得说多错多。
  “你可是狐妖,要是给外人发现,朕私藏了一个妖物在后宫,你知道会引起多大的乱子吗?!”
  南宫兜铃低声自语:“真了不起啊千岁,姐姐勾搭纣王,给人砍头了,你还不接受教训,千年后又跑来勾搭人家秦王,你们姐妹都一个德性,专挑暴君下手……”
  “没什么。”她咽了一下口水,完了完了,要是给他识破,可如何是好。
  他走近一步,南宫兜铃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他不悦,“为何躲朕?你平时不这样的。”
  “我今晚不舒服。”
  “狐妖也会不舒服?”他冷笑,“朕看你是耐不住本性,才跑去众人面前表演,纯粹想勾引男人而已。”
  南宫兜铃不经意瞥见一角的刀架,面架着青龙引魂幡。
  青龙认出了她,背着秦王闪烁了一下光芒。
  算她用了易容法术,身的气息是不会改变的,青龙一定是感觉出了她的气息。

  走神间,她再次给秦王抓住手腕。
  “为何不解释?朕说对了?不过是隔了半月没宠幸你,你是寂寞了吧?近日前线战况连连,朕事务繁多,冷落了你,你便找法子气朕,今晚让朕好好补偿你,叫你定性些。”
  他将她丢到榻,动作太粗野,南宫兜铃的头发一时乱开,衣襟微敞。
  她忽然明白他想干什么,心大惊,“你你你冷静点……”

  他像拆礼物似的,迫不及待的扯开她腰带,南宫兜铃揪住他袭自己胸口的手,放在嘴里一咬。
  秦王吃痛的缩回手,恼火看她,“小狐狸,如此猖狂?你往日的千依百顺都去了哪里?”
  “我都说我不舒服,你还惹我!你别靠近,你再走近我不是咬你那么简单了!”
  南宫兜铃趁机跳下床榻,奔向刀架,正要伸手抓起青龙引魂幡。
  双脚突然悬空,秦王在她背后将她拦腰抱起,南宫兜铃拼命踢腿挣扎。
  这家伙是蹬了风火轮不成,跑这么快,一下子把她给逮住了。
  抱着她疯狂的转了几圈,把她脑袋都转晕了,将她放下,南宫兜铃趴在他胸口气喘吁吁,“别……转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南宫兜铃的手心碰到他衣襟下一块硬硬的异物,十二仙道万华镜!他戴在衣服里了!
  秦王看着她脸,笑了两声,“原来如此,你突然这么野,是要和朕做游戏?”
  南宫兜铃强行镇定,露出一个醉人笑容,“大王,不要着急,我先替你宽衣。”
  秦王耐着性子由她处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