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0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费约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关键时刻有急智、有决断,拿起手机打给吴郑荣,命令宣传部立即发布最新通报,内容包括三点:
  一是经查爆炸是蓄意报复行为,目前已移交梧湘警方侦查;

  二是经中医院最新统计数据,爆炸案伤亡人数为四人死亡,三人重伤,一人轻伤;
  三是相关责任追究和赔偿工作由正府有关部门有条不紊着力推进。
  拿到宣传部的最新通报,方晟不禁拍案叫绝:费约真是天才!短短几句话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反将包袱甩给了正府。
  不过虽说得漂亮,俗话说雁过留痕,昨天那么多遮掩痕迹瞒外行可以,市县两级领导心里可明镜似的。方晟可不想让他轻易过关!
  想了会儿,方晟拨通许玉贤的电话,恭声道:“许市长,我是小方,有个情况向您回报一下……”
  几乎是同时,仿佛心灵感应似的,严华杰也向吴郁明回报了市刑警大队接到遇难家属举报,介入江业调查爆炸案真相的经过,强调费约在整个事件中存在刻意隐瞒死亡人数和蓄意作案的事实,还顺便提了下费约指使秘书到现场干扰警方办案的细节。
  半小时后,江业县十三名常委分坐四辆车赶往梧湘市委,等待他们的将是市委书记、市长主持的“批斗会”!
  市委二楼中会议室。
  江业县常委们一字排开灰溜溜坐在下首,个个苦着脸无精打采,别看他们在县里威风八面,到这里见到普通办事员都得陪着笑脸,更别说今天是犯了严重错误,专门来接受训斥的。
  对面,即上首坐着许玉贤为首的市领导,包括市长吴郁明、副书记戴枫、纪委书记田浩民、常务副市长韩子学、副市长兼公丨安丨局长吴征等,他们则清一色板着脸,露出严峻的表情。

  “费书记,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许玉贤率先为今天的会议定调,“昨天上午、昨天晚上、今天上午先后三份通报,内容截然不同,可发布单位都是县委宣传部,这不是自己打脸吗?”
  来的路上费约已知大事不妙,在车上反复斟酌措词,一遍遍琢磨回报的语气、表情和动作,但事到临头不免还是有点惊慌,刚准备说话便不慎把茶杯碰倒,顿时一阵忙乱。往常会议遇到类似意外都有人调侃两句活跃下气氛,今天没人敢说话,都冷眼相看。
  好容易镇静下来,费约按官方格式一五一十回报爆炸后如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救治和疏散群众,然后召开紧急会议落实相关措施等等,正说得渐入佳境,许玉贤打断道:
  “我们不需要听你谈成绩,而是如实回报问题!”
  费约声音低了八度:“我想解释说明两点,第一死伤人数前后不一致的问题,主要是负责抢救工作的中医院经验不足,把送治伤员分到不同病区手术,导致统计人数发生疏漏,今早我们才发现这个重大差错,赶紧要求伤员集中到传染病区……”
  费约已经决定让中医院院长当替罪羊,没办法,事到临头总得有人承担责任,等过了这关以后再补偿也不迟。
  “第二点关于没有及时通报案情的问题,一方面县公丨安丨局担心引起群众恐慌,因为蓄意爆炸将对小区居民生命安全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另一方面也竭力收集尽可能多的证据,争取把案子做实。当然由于程序和协调方面的原因,导致宣传部门发布通报时产生延误等问题,我以及江业县委领导班子责无旁贷,要勇于承认错误,接受市委领导的批评!”
  费约的语气谦卑而诚恳,态度低调而务实。不过这点小伎俩根本骗不了久在官场历练的市领导们。
  干咳一声,副市长兼公丨安丨局长吴征道:“因为担心引导起群众恐慌和收集证据暂不上报可以理解,但你的秘书和县委办主任以每户二十万的代价换取签订保密协议是什么意思?”
  说着拿起一份保密协议复印件晃了晃!
  “二十万其实是赔偿款的一部分,以预付形式分给受害家属安抚他们的情绪。”费约解释道。
  吴征从公文包里取出个微型录音机,按下开关,里面传来苏主任的声音:

  “……也没认真听刚才的话。我说过二十万元叫补助款,跟赔偿没关系,赔偿程序也不是县委的工作范畴,而是正府那边负责……”
  听到这里费约额头全是冷汗。什么鬼,苏主任讲话时居然有受害家属偷偷录音?现在的群众太狡猾了!
  殊不知他冤枉了无辜群众。录音是叶韵当晚在窗外以高清设备偷录的,事后以受害家属名义辗转交给严华杰。
  费约情绪激动地说:“这个老苏严重曲解了县委的意图,回去之后一定要严肃追究他的责任!”

  吴征一晒没说什么,对他这级领导来说点到为止即可,既让市领导知道市刑警大队介入时间虽短收获很大,又揭穿费约的谎言。处理权掌握在许玉贤和吴郁明手里,他毕竟不是常委,不方便过于冒进。
  韩子学紧接着发问——今天摆明是三堂会审的格局,要彻底挖清这桩事。
  “宣传部门发布事故通报,谁签的字?经哪些领导同意?”
  吴郑荣赶紧答道:“由于情况特殊,这个……没有签字,全是我电话要求相关人员发布的。”
  “一次特殊也罢了,两次、三次都特殊就让人费解,”韩子学冷峻地说,“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县领导内部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宣传部门擅自发布?”
  这个罪名太大了,吴郑荣吓得汗流浃背,连忙说:“我有证人的,第一次通报依据爆炸现场对面召开紧急会议时形成的决议,当时所有县领导都在场……”
  “决议上面有没有签字?”韩子文步步紧逼。
  事关重大,吴郑荣不敢撒谎,低头道:“除……除了方县长,其他领导都有签字……”
  许玉贤内心一震,均想好你个方晟,为什么每次都能巧妙逃脱?
  韩子学则联想到方晟任三滩镇镇长时,在镇丨党丨委会上反对民主选举村长,那次由于选举漏洞导致村民大规模械斗,包括镇书记耿石涛在内全部背了处分,只有方晟安然无事。那一役打得耿石涛元气大伤,之后请假到省城看病,逐步淡出官场。
  吴郁明则大为沮丧,原本他的如意算盘是将费约和方晟一并拿下——在他心里从没把费约当作自己人,若牺牲费约而搞趴方晟,吴郁明一点儿都不介意。然而现在看来没必要大动干戈了。
  日期:2018-04-0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