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0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总质疑道:“外人不知道我们受害家属,以后怎么要求赔偿啊?”
  “刚才已经说过,赔偿程序由正府着手进行,那是很严肃的事,不是谁跳出来说自己是受害者就行,必须经一系列严格而科学的鉴定流程,大家务必放心。”苏主任说。
  说话间蔡怀瑜悄悄到外面转了一下,拖进来个大行李箱,道:“钱这在这儿,签好保密协议和收条后就能拿二十万了……”
  苏主任接道:“拿到钱后大家到指定房间休息,等待明早最新消息,没特别重要的事最好不要擅自离开旅馆,我们有人在前台照应着,有问题及时联系。”
  这是很委婉的监视居住的说法,不过有二十万现金的诱惑,连久经沙场的秦总和夏总都没好意思吱声。
  保密协议都签得很爽快,一皮箱瓜分个干干净净,大家尽管还是忧心忡忡,但沉甸甸的现金在手已经踏实不少,在服务员陪同下静静进入各自房间。
  苏主任和蔡怀瑜也不说话,迅捷而轻快地下楼,钻进对面一辆普通小轿车里飞驰而去。几乎是同时,一个黑影从会议室外墙壁上哧溜滑下,随即发动巷口备好的摩托车,远远尾随在后面。
  车子仿佛防止跟踪,故意在城区兜了好大一圈,然后突然蹿进一条胡同,在里面拐了三四个弯后驶入去中医院的路。这点反跟踪技巧在叶韵眼里简直是小儿科,她中途还有闲暇偷了辆停在路边一辆别克车,紧随其后。
  车子从中医院后门进去,苏主任和蔡怀瑜下车后直接走进行政楼,悄然无声来到四楼院长办公室,敲门进去,里面赫然坐着县委书记费约和常务副县长吴玉才。
  “搞定了?”费约问。

  苏主任满脸堆笑:“费书记神机妙算,那些人见了钱就说不话来了,也不提之前那些无理要求,都躲到房间偷着乐去了。”
  蔡怀瑜道:“我了解过,里面有三家根本不是直系亲属,跑过来无非想多要几个钱。”
  “下午又死了一个。”费约显然心事重重。
  苏主任和蔡怀瑜惊讶地对视一眼,苏主任道:“死亡人数……四个了?”

  屋里几个人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吴玉才还有更坏的消息:“经过突击审讯,纪乐家属承认几天前纪乐与张德军发生过纠纷,起因是纪乐过三十岁生日放的鞭炮有近三分之一哑火,认为张德军卖的假货,上门理论。张德军声称不记得卖给纪乐那些鞭炮,更不承认鞭炮质量问题,双方一度扭打起来。据鞭炮店附近店铺说纪乐离开时威胁要给张德军一点颜色看看,没想到居然制造这场爆炸……”
  “要单单引燃鞭炮还好说,反正张德军卖的东西有质量问题,”费约眉头紧锁,“根据现场勘查和技术鉴定,发现纪乐使用了烈性丨炸丨药!”
  吴玉才道:“纪乐是县化工厂工人,有机会接触并偷窃丨炸丨药,刚才刑侦大队已经查封厂保管室,按清单核对丨炸丨药库存。”
  苏主任脸色发白:“这么说已不是事故,而是不折不扣的刑事案件!”
  “是的。”吴玉才沮丧地说。

  办公室里沉寂片刻,蔡怀瑜瞅瞅费约的脸色率先表态:
  “我认为暂时不宜声张,还是按原计划处理,等事态平息之后再慢慢对外透风,不然影响江业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吴玉才为难地说:“既然出动刑侦大队,每个环节都有书面的东西,还有审讯记录等等,时间长了终究瞒不住……”
  “刑事案件侦查本来就有保密规定,怕什么?”蔡怀瑜说。
  苏主任道:“关键要安抚好死者家属情绪,明天起把死者家属单独隔离开来,再多给些钱。”
  费约脸上阴晴不定,良久道:“瞒一天是一天,先这么办!”
  接下来吴玉才、苏主任等人细细商量具体措施,包括费用以什么名义列支、怎么付现金、落实到哪些人账户上等等,然后才陆续告辞而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费约和蔡怀瑜两人时,安静了很长时间,以至于倒悬在窗外偷听的叶韵误以为没人了,才听到费约道:
  “怀瑜,刚才的情况你怎么看?”
  蔡怀瑜心知主子对吴玉才产生不满,这正是自己出人投地的好机会啊!在一个县委书记只手遮天的县城,身边从来不缺溜须拍马、忠心耿耿的死党,要想从乱军中杀出血路,就必须表现得更忠诚、更贴心,还有个更关键的——

  更聪明!
  他上前半步道:“感觉吴县长顾虑重重,畏首畏尾,跟以前的风格大相径庭啊,莫非担心方晟……”
  费约淡淡道:“玉才在正府那边做事,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
  “方晟来了之后才这样的,不单他,正府那边宁县长、尤县长也越愈发不听招呼,前几天按议价方式批给周小容的那条路,尤县长被方晟连吓带唬一番,竟然强行把项目收回了,真是岂有此理!”
  听到这里叶韵心中雪亮,原来真是费约背后搞的鬼。
  隔了会儿费约道:“东明年龄大了,想的东西多些;树路在领导岗位上历练不够,遇事没有主见,容易被牵着鼻子走,唉,怀瑜啊,我对你是非常满意的,虽说一直想把你放到基层锻炼,想想又舍不得……”
  蔡怀瑜惊喜得心中砰砰乱跳。作为秘书,都希望能在赏识的领导在职时补个实缺,为今后仕途更进一步打下坚实基础,但这种念头绝对不能在领导面前流露,否则容易产生误会甚至坏了大事。

  “费书记,跟在您后面三年多确实令我受益匪浅,可以说让我的人生打开一片开阔而崭新的天地,以前虽说也为其它领导服务过,从来没有想到一位领导竟能英明到这个程度,具有前瞻而宏大的思路,严谨而细致的理念,我是多么想在您身边继续呆下去……”
  听着蔡怀瑜滔滔不绝奉承的话语,叶韵恶心得直想吐。暗想幸亏没在官场混,否则成天琢磨这些马屁话就得郁闷死。再想方晟在三滩镇和景区当领导时,身边那班人没一个这样说话的,相反个个务实能干,脑子里只想着如何把事情做好。看来什么样的领导,就喜欢什么的样的下级。
  办公室里,费约听得颇为受用,微笑道:“你的心意我当然知道,但下基层有益于日后进步嘛……等这件事缓和下来,我就打算在常委会提出让你去四源镇,怀瑜,有没有信心啊?”
  蔡怀瑜一愣,随即明白费约开始酝酿新一轮人事布局了。
  淡忠守率领的工作组在四源镇取得突破性进展后,关于镇村两级干部暗中勾结、大肆侵吞水稻直补资金的事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尽管方晟出于维护大局考虑,同意不扩散、不深究,但风暴眼中心四源镇肯定躲不过大洗牌,镇领导班子恐怕得全部下岗,镇书记邱秋也难辞其咎。
  费约派自己去,是一步到位做镇书记,还是镇长?
  蔡怀瑜没敢问得太细,赔笑道:“有费书记这盏明灯指引,无论哪个岗位我都有信心!”
  “主观能动性也很重要啊,”费约轻轻评点后转回话题,“眼下风声鹤唳,这件事你得盯紧点,千万不能出岔子,明白吗?”
  “我隔会儿就到病区那边转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