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士兵前,“啪”的一声,南宫兜铃左颊滚烫,现出五指红痕,皮肤辣辣的疼,嘴角流血,耳朵嗡嗡作响。
  她哈哈笑道:“怎么?自己个子矮,没法子亲手扇我巴掌,这么简单的事都要叫你个头高的正常人来代劳?你也太没用了,狗仗人势的东西,若是没有秦王在场,我看你还有没有胆子打我。”
  齐天法师气得浑身打颤,“再给我赏多她几巴掌!”
  顿时又连续挨了四下暴力的掌掴,打得南宫兜铃满嘴是血,半张脸红肿不堪。
  生平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师父平日里经常小打小闹般的教训她,可从来没真正下过狠心把她往死里打,更加没有像齐天法师这样当众羞辱她的尊严。
  南宫兜铃两眼布满红血丝,心仇恨和怒火交织焚烧,感觉胸膛要被恨意撕开。
  她本可以一鼓作气,在铁链作隐形咒松绑,接着狠狠反击这个侏儒;
  但她忍住了,单打独斗她还有胜算,但是齐天法师背后有秦王撑腰,面对百万大军,算把灵气耗尽,她也打不过。
  除了一忍再忍,无计可施。
  车里传来一声责备:“齐天法师,你闹够了没,赶路要紧。”是秦王的声音。
  “遵命!大王!”
  齐天法师到底还是抢走了她腰间的青龙引魂幡,“待我把这个献给大王玩玩。”
  又扯断她腰间的布包,翻了翻,发现是空的,“破包一个,还以为装着门暗器。”随手丢到地。
  那包是师父亲手给她缝的,她从小带到大,可惜南宫兜铃双手不自由,无法捡回来,只能气愤的瞪着他。
  “三寸钉”得意忘形的笑着,大摇大摆的回去马车。
  车轮转动,将南宫兜铃往前一拽,她双脚不得不小跑起来,才能避免自己摔倒在地。
  入夜,满月悬空,光耀苍穹,囚笼外的砖地一片霜白。
  囚笼是纯铁打造,每一根铁栅她手臂还粗。
  南宫兜铃身捆着锁链,脚戴着镣铐,肚子饿得咕噜噜叫唤。

  这里是秦王的别宫后院,把她锁进囚笼以后,秦王不再理她,隔着高高的宫墙,她听见墙的那边传来鼓乐阵阵,无数女子发出柔软的欢声笑语,琴瑟和鸣,连绵不绝,伴着歌曲的是轻灵婉转的歌声,似乎在大摆欢庆宴席。
  南宫兜铃坐在冰冷坚硬的地,随风飘荡过来的词曲,在空隐隐约约,时起时伏,听得不是特别清楚,只觉得婉约动人,把她衬得更加孤独。
  青龙不在身边,她一颗心静不下来。
  守护她的士兵在低声商量,“大王从来不喜欢在宴席欣赏歌舞,不知为何今天他心情那么好,叫来这么多的歌姬和舞姬,那边一定很热闹,真想混进去讨碗酒喝。”
  “哪是大王想看歌舞,听说韩国使臣过来与大王议和,这些女人,都是给那位使臣安排的,卖足面子给韩国。”
  “我们真的要跟韩国讲和?”

  “你真笨,这叫缓兵之计,待韩国对我们失去戒心,我们再杀他个措手不及,大王说要统一天下,不是说着玩的,六国都把大王的雄心壮志当成笑话看,这些昏君越不重视我们,对我们大秦越有利。”
  这两名士兵商量来商量去,转头看了看南宫兜铃,她正闭着眼睛装睡。
  “这笼子是用来关野兽的,区区一个弱女子,力气再大也逃不出去。”
  “可她有法术不是吗?”

  “有法术的话,哪会只让我们两个人看管,一定是个没用的废物,秦王才会置之不理。我们去去回,不会有事的。”
  士兵们说完,左右环顾,见无人发现,便悄悄的离开了囚笼。
  人总是有侥幸心理,不然世哪有那么多人沉迷赌博。
  这两名士兵打赌她出不来,南宫兜铃暗觉好笑。
  直到听不见他们的脚步声,南宫兜铃慢慢抬起眼皮,黑眸闪过一丝傲然。
  她手指一划,隐形咒出,锁链在身断开,又在囚笼点了两下,粗壮的铁栅顿时断去两根,她慌忙用双手接住这两根铁栅,轻轻放在地,不发出任何声响。
  转转脖子,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她不能这么走人,得把青龙引魂幡重新拿回来。
  沿着阴暗的墙根一路前行,忽然,前方袭来一片嬉戏打闹的笑声,南宫兜铃赶紧贴在墙壁,把自己隐藏在不透光的暗处。
  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从拐角走出来,手挽着手,听她们对话,原来这些女人正急忙忙赶往宴会现场,替换其他歌舞姬进行表演。
  另外一拨已经表演结束的歌舞姬也恰巧迎面走来,身影交错穿梭,仿佛一片花丛。

  一个个,香艳瞩目,杏面桃腮,脂粉覆盖下几乎看不出她们原来的样貌,腰后拖着长长的素纱,头戴珠饰,随着纤细腰肢扭动,宝石轻轻摇响,每个女人好像没有骨头,走起路来,东一摇,西一摆,一口气能把她们吹倒,极致的风******人们在私底下肆无忌惮的议论起来。
  “大王不肯亲近我们,真怪。”
  “有什么好怪的,他母亲是舞姬出身,所以他不喜欢看舞姬表演,可男人是男人,眼睛不看你,不表示心里没在想你,他在喝酒,说不定胸口里面已小鹿乱撞。”
  “怎么个撞法啊?我可没看出来,我们给大王斟酒,他也不理不睬,反而拿了一面什么军幡出来,想要送给韩国大使,只顾讨好对方,却不顾我们,哼,不懂风情。韩国使臣没敢要他礼物,那面军幡啊,又挂回他寝宫去了,肯定是韩国使臣嫌弃那玩意儿不值钱。”
  “对方哪是嫌弃,收了礼,得回礼,大王是想用一面军幡换人家几座城池,韩国使臣当然不收,我看这议和大事啊,是成不了。”
  南宫兜铃在暗处,手心里摩挲着安息法师隔着时空传给她的黑符。

  师父嘱咐过,不可胡乱使用别门别派的法符,否则会和自己的法术产生冲突,引发不良后果。
  具体什么后果,师父也说不准,因为他从来没有尝试过使用其他门派的法符。
  南宫兜铃如今无符可施,走投无路,这张黑符是她唯一的希望。
  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走旁门左道,再尝试一次又如何?

  笃定主意,也不去管会发生何种危险,她捻起黑符,轻声念咒,一阵风从脚底卷头部。
  她从暗处走出来,月色笼罩下,只见她已褪去了朴素的布衣,霓裳猩红拖地,脚一双精致缎鞋,容貌盛颜仙姿,嘴唇稍染一抹腥红,牙齿完整洁白,双瞳剪水,瞳孔深处透出一股澄清。
  她悄无声息的混进歌舞姬身后,学着她们,把脚步放的柔桡轻曼,每一步都走得妩媚柔弱,还真有点困难,她平时可都是小痞子似的,如今却如一只翩跹飞舞的蝴蝶。
  日期:2018-02-15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