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避之不及,给他腰带捆住,瞬间拽离马背,如一片风筝飞了出去,惊讶,南宫兜铃跌到马车,在秦王脚边。
  秦王拔出剑,抵在她下巴处,用剑尖抬起她的脸。
  “听齐天法师说你法力高超,今天一见,不过如此。”
  她没有半张白符傍身,连青龙都召唤不出来,更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法术。
  剑尖锋利无,南宫兜铃察觉到自己下巴划伤了,一阵隐隐的刺痛,正在流血。

  她在这威胁下丝毫没有流露半分怯意,眼神反而变得更加英勇。
  她觉得对方不想杀她,否则以嬴政心狠手辣、行事果决的性格,她早人头落地。
  “我是故意留一手,等我使出绝招,你后悔都没地方哭。”
  “哦?”秦王的剑尖挑的更高,南宫兜铃不得不伸直脖子,“朕倒要看看是你嘴巴硬,还是你的脖子硬。”
  “我命的较硬,想弄死我没那么容易。”
  “起来。”他命令道。

  南宫兜铃起身,站在他面前,惊觉这家伙好高大,在她面前像一座山;
  先前在远处根本看不出来,因为他的马车太大了,把他衬托的很小一只,没想到他如此魁梧,是古代人营养特别好,还是他个人体质一般人要强健?
  “只会口出狂言,你要是没有什么通天本领,留你没用,不如杀了作罢。”
  南宫兜铃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他的剑锋,让刀刃离她脖子稍远一厘米,感觉没那么窒息。
  “你这宝剑质量真好,青铜剑要好多了,什么材料做的?”
  “还在跟朕耍嘴皮子,你不害怕?”
  “怕是挺怕的。”南宫兜铃微笑,“但我看出来了,你没有杀我的念头。”
  “你为何硬是不肯展示你的真本事?朕派去的探子,给朕回报过,说你在对付燕军时,能召唤天外巨石。此番生死关头,你还故意藏掖,是想戏弄朕?”
  “姑奶奶我今天是没有心情耍把戏给你看。”
  南宫兜铃的视线不禁转移到他胸口,对方盔甲间镶嵌着一面护心镜,看去漆黑如墨,像铜像铁又像石头,不亲手摸一摸分不清材质。
  她紧紧盯着这面护心镜。
  忽地感觉冰冷剑刃又亲密无间的贴住了她颈部柔嫩的皮肤,“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南宫兜铃皱眉忍耐利刃压迫的疼痛感,转念一想,说:“你之前要我投奔你,我想知道,你会给我多少好处,赵王给我的还多吗?”
  “原来你百般推卸,是在想尽办法来吊朕的胃口,你想要什么,说出来给朕听听,黄金、土地、奴仆还是地位,看看有哪一样是朕给不起的。”
  “这个。”南宫兜铃指着他胸口,“我要你这面护心镜。”
  他目光警惕,“你要别的,朕还能给,这个不行。”
  南宫兜铃双臂抱胸,“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大方,我说什么都给呢,像我师父一样,只会吹牛皮。”
  “你要懂分寸,有些东西不能乱要,难道你要朕的王位,朕也得拱手相让?”
  “我又没真要你王位,我要你一面镜子而已。”
  “这不是一般的物品。”
  南宫兜铃岂会不知,这是十二仙道万华镜,她在引魂派的古籍见过临摹的图画,十二仙道万华镜纯黑似墨,直径约成人手掌的宽度,绕镜一周雕着双鹤对头旋飞的纹样,浮的鹤喙衔着云形如意,下沉的鹤喙衔有女贞草,和眼前见到的真品一模一样。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宝物,在玄门界赫赫有名,此物在她那个时代已经失传,没想到会在秦王身看见。
  她终于明白安息法师为何用黑符指引她来此处,也领悟了黑符的金色罗盘何故消失。
  因她已寻见了目标物,不需要罗盘继续指引。
  十二仙道万华镜,可天,可入地,能够开启通往任意空间的出入口,无论宇宙尽头、黑洞心,或是地狱之底、地壳深处,都可转瞬移动,穿行无阻,进出随意;
  当然抵达目的地以后,穿越者能否在极端环境存活是另外一回事。
  她若是想回家,必须要把这个法器拿到手。
  目光不显任何波澜,她故作平静,“大王,你留这面镜子,有何作用?”
  “你管朕有何作用,这是朕的私人物件,不可给你。”
  “能告诉我是从哪里获得的吗?”
  秦王将她看了又看,“法师为何关心这个?”

  “这是假货。”
  “假货?那真货在哪里?”
  “不在我手,如果你愿意把你这个假货借我看看,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真货的下落。”南宫兜铃忍不住伸手去碰。
  秦王抓住她手腕,将她猛地一拽,南宫兜铃狠狠撞在他肩膀,额头给他肩胛的盔甲磕的生疼,宝剑压得她更用力了些,几乎要割断她咽喉。

  她抬头瞪着他,“这么一面破镜子而已,你至于这么粗鲁吗?懂不懂绅士风度,我可是个女孩子,手要断了,放开我!”
  他反而捏的愈发用力,南宫兜铃揪起脸。
  “缺了颗牙,丑陋至极,还敢对朕抛媚眼。“
  “你傻了吧你,我什么时候对你抛媚眼了,我这叫瞪你,你知道什么叫抛媚眼吗,平时肯定是没有女人对你抛过媚眼,没见过世面,才误会我!你这理解力蚯蚓还扭曲。”
  手骨咯吱一声,她不由得呻吟一下,“疼……行行行,我不说话了,也不碰你了,快放手,这回真的要断了。”
  她眼泪都疼出来了,泪珠在眼眶打转,把一双黑眼珠子润湿的更显柔亮,连睫毛也染了一层水汽,再这么下去,这是要残废了啊。
  她紧咬牙根忍耐剧痛,他突然用力丢开她,南宫兜铃扑下马车,手腕得到了解脱,却吃了一嘴的土。
  他说:“来人,把她绑了。”
  士兵得令,转眼一条粗壮的铁链缠了南宫兜铃的身子。
  “禀告大王,行军队伍没有囚车,要如何收容犯人?”

  秦王冷笑,“绑在我的马车后,拖着走是了。”
  齐天法师赶紧爬马车,拍马屁似的,急忙忙惦着脚尖,用拂尘给秦王撩起门帘,秦王弯腰进了马车,不再管南宫兜铃。
  齐天法师又匆匆跳下马车,兴奋的喘着粗气走到后头,亲自监督士兵把南宫兜铃严严实实的锁在马车后方,在她身前留了三四米长的链条,齐天法师呵呵笑着,冲她衣角吐了一口唾沫,南宫兜铃飞脚要踹他。
  齐天法师说:“给她双脚戴脚铐!”
  一条不到半米长的脚铐无情的扣在她脚踝处,叫她踢不起来,齐天法师又来抢夺她腰间的青龙引魂幡。
  南宫兜铃把身体一侧,冷冷的看着他,“你敢走前一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齐天法师眯起眼睛,衣袖一甩,“罢,你给捆成这样,区区一根拐杖也派不用场。”

  哼,这草包分明是给她的气势吓怂了。
  “这叫军幡,拐你个头,你这个井底之蛙。”
  她打量他一遍,这“三寸钉”一身的珠光宝气,哪还像个修炼法术和领悟生命奥义的玄门弟子,分明是个卖珠宝的,她嘲讽:“流沙那畜生一死,你走了卖国求荣的道路,过得风生水起的,从嬴政口袋里捞了不少油水吧。凭什么青龙清白无辜,却得给人记在史册受尽唾弃,不公平,应该遗臭万年的人是你,你才是地地道道的叛国贼。”
  齐天法师叫来一名士兵,厉色道:“给我赏这贱婢一巴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