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碧桃儿在她马边小跑,仰着头,一脸恋恋不舍,“南宫法师,你真的是去都城吗?”
  南宫兜铃回头看了她一眼,“别追了!”
  “你会回来吗?”
  南宫兜铃没回答这个问题,“好好照顾你爹娘,谢谢你们家人肯收留我,我有急事要处理,先走了。”

  “南宫法师!”碧桃儿追不了,给她远远的甩在身后。
  南宫兜铃迎着万丈朝霞一路往前,放纵黑马的四蹄,让它拼尽全力奔跑。
  她从怀里掏出黑符,面的图案变得刚才更加浅淡,罗盘在渐渐消失,她心急如焚。
  要是早点发现这张黑符好了,不必这么赶。

  她走过一座未经开采的矿山,泥层下裸露的漆黑矿石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油亮的光泽。
  她越走越偏僻,隐约觉得气氛不对,地面的石头在微微震动,头顶一群鸟雀惊恐飞散。
  前方,一辆华丽高大的马车从地平线尽头出现,马车四周围绕着浩浩荡荡的精兵部队。
  和赵国的前线士兵不一样,这些骑兵部队身披钢铁打造的纯黑色盔甲,不是普通的竹片盔甲,他们身的每一片钢甲都透出沉重的质感,折射光辉,看去要一般的士兵高级很多。

  南宫兜铃看见马车竖立的旗帜,眉心一锁,那是一面凝重肃杀的黑旗,和赵国绣着翻卷火焰的红蓝旗帜不同,这漆黑一片的旗帜纹着一只头部朝展翅的白色巨鸟。
  这场面声势浩大,南宫兜铃看来是无法绕路走了,不得已让马停下。
  青龙突然开口:“南宫大人,你要提防,马车悬挂的是黑色玄鸟旗,眼前这些人是秦军。”
  “这么巧,这也能给我遇?我是倒八辈子血霉了。”
  “你已经出了赵国边境,来到了秦军的地界。”

  “这帮人黑不溜秋的,也不选个吉利点的颜色来做军服。”
  “秦王喜欢黑色,连他的王袍都是黑色的。”
  南宫兜铃警惕的候着,她目光一凛,瞧见马车门帘外坐着一个侏儒,“那不是三寸钉吗?他怎么跑到秦军马车坐着了?”
  秦军在离她五十米开外停下。
  南宫兜铃说:“麻烦各位好汉让条路给我过去,我有急事。”
  齐天法师掀起门帘,对里面说了几句话。
  半晌后,门帘走出一个同样身穿漆黑钢甲的男人,手缠着厚厚的布面护臂,腰间斜挎一把宝剑,发髻戴着玉石头冠,他站在高高的马车,目光冰冷的直视着南宫兜铃。
  青龙低声说:“他是秦王嬴政,我虽然没和他交过手,但我出使秦国时见过他几面。”
  南宫兜铃也压低了声音:“长得倒挺端正的,是一脸杀气,让我不舒服。你说他这么直勾勾盯着我干嘛?是在盘算着怎么处置我吗?我可没招他惹他。”

  秦王和她学校发的历史书那肥头大脑的画像差远了,分明是眉清目秀的俊男子,没有蓄胡,一张脸干干净净,双眸如北冰洋里漂浮的冰山,冷酷刚硬,找不出任何柔情,嘴唇纤薄,紧抿着,不怒而威。
  和南宫兜铃不相下的年纪,却像一名经验老道的猎人,举止沉稳,且不经意的散发尊贵的做派,连挑眉这种微小的动作都带着骄傲的贵族气势。
  齐天法师在秦王脚边,指着南宫兜铃大喊:“贱婢,还不跪下给大王行礼?!”
  南宫兜铃笑了一下,“别逗了。”
  秦王目光凝聚,稍有怒意涌嘴角。

  见他这表情,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主儿,南宫兜铃收住笑容。
  齐天法师冷哼一声,仰头说:“大王,跟我说的一样吧,这贱婢向来目无人。”
  秦王看向她:“听闻你也是一名玄门法师。”
  “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她这轻佻的态度令秦王的脸更显怒色,双眸的怒火似乎要隔着老远的距离蔓延到南宫兜铃身去。
  他的手轻轻压在剑柄顶端,“朕近日招兵买马,广纳能人异士,凡是身怀方术绝技者,都可投奔朕的麾下,朕定当厚待重赏。”
  “我明白了,你是在招聘人手啊,说实话,你这军队的规模已经不小了,起码百万人吧?还用得着找那么多帮手?会不会有点多余?”
  秦王阴森森冷笑,“世人皆知朕的心意,统一天下,帮手自然越多越好。”
  南宫兜铃悄悄看了一眼手心里的黑符,面的罗盘指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面空无一物,她气鼓鼓的对秦王说:“都怪你碍事!挡我去路,真够烦的!”
  她自知这话刁蛮无理,是她自个儿跑来挡他的路才对,不过南宫兜铃是个心天高、气性骄傲、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要叫她谦虚,对方得有点本事才行。
  齐天法师又对秦王低语几句。
  秦王说:“你不接受朕的好意,莫非你觉得接受赵王的好意才是件美事?”

  料来是齐天法师给他的情报,这三寸钉本领一般,但算卦占卜这类基本功估计是有的,这事若不是他算出来的,那是他布置了眼线监视赵王或者南宫兜铃。
  见她不回话,秦王又说:“他赏赐你定是别有用心,你可是卖国贼青龙的随从,赵王破例册封你一个女子为漓然将军,你觉得没有阴谋吗?他名义让你进都领赏,实际已经在都城设下埋伏想要杀你,因为你有异能法术,所以他不敢贸然派刺客暗算,免得失败,你反而去寻仇,所以才给你一个甜头,引诱你自己走进他事先准备好的牢笼里去。”
  “是吗?”南宫兜铃仔细想了想,“你的话确实靠谱,我怪,册封册封,还非得叫我山长水远的赶回去见他一面,又多余又麻烦人,要是真心想让我在前线帮助他对抗敌人,应该让我继续固守战场才对,何必绕这么多圈子,说不定他还真的想设陷阱来擒获我,不过呢,我已决定了,不接受他的任何封赏,我这么一个优秀有实力,而且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大法师,是不会轻易当的。因此你也不必担心我真的会跑去协助赵王办事,在这个乱世,我不想与任何一方为敌。”

  秦王的嘴角抽搐一下,“哼,那你前几日俘虏了紫衫将军和他残兵败将,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要助长赵国的气焰,与朕的大秦国作对吗?谁不知道燕国本来准备好与朕讲和,燕国国君是朕朋友,你欺负他名下的五十万兵马,燕国国君已向朕求救,让朕替他出口气,好朋友嘱托,朕怎能拒绝?朕劝你把握机会,趁大风还未把赵国吹倒之前,你今日投奔朕,还来得及。”
  “朋友?少来了,你巴不得秦国以外的国家都在你眼皮子底下灭亡,你是在利用燕国的软弱,为你侵略赵国找个借口。你当我没读过书啊,秦王嬴政玩弄计谋的能力可是很出名的,凡是跟你讲和过的国家,转眼成了你铁蹄下的牺牲品,这一点我很佩服,但你这回找错对象谈判了,我是绝对不会帮助你的,再说了,你根本用不我,你发发好心,让我走吧,当你我没见过面成吗?”
  “敢直呼朕的名讳,不知天高地厚。”秦王手一挥,“齐天法师,绑了她,留活口。”
  “遵命!”齐天法师飞入空,拂尘一扫,一阵风沙袭面。

  南宫兜铃用衣袖掩住双眼,感到自己心脏跳的飞快,有种急迫的危险在刺痛她的第六感,耳根灼热不已。
  她仰起头,瞳孔猛地的一缩,齐天法师从天而降,手解下腰带,朝她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