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自己的优势和弱点都告诉式神,是很冒险的,不止式神要相信主人,主人对式神也需抱以绝对的信任;

  起敌人,式神若是有计谋的背叛主人,会有更大的胜算。
  在这世,式神是最懂主人的存在,可以说每一个式神都是主人的灵魂伴侣也不为过。
  南宫兜铃的唇边呵出一口雾气,体温太低了,冷得她骨头刺痛。
  要坚持住,仪式还未完成。
  青龙正在吸取她的气息,用他的魂魄所有能量,一寸一寸的记忆她的痕迹。
  她不禁的加速了呼吸,粗重的喘息声回响在她耳边。
  青龙和她的精神合并在一起,在引魂幡内循环一周,渐渐分离,热度涌回在她的指尖。
  “三气”重新进入自己身体,体温在升,难受的感觉正在褪去。

  待气息全部回归,她松开引魂幡,杖身漂浮在空。
  青龙也完成了铭记她生命痕迹的步骤,碎星似的魂魄在她面前凝聚,青龙的身体变成了可以触碰的实体。
  仪式完成了。
  南宫兜铃膝盖一软,险些跪倒,青龙手快,托住她腰部。

  他惊愕,“我……可以碰到你了!”
  “是的,这是式神和魂魄的区别,同样是精神能量,魂魄现身时,是半透明的气流状,人类不可触及,式神现身时,却是以血肉之躯的状态呈现,只是没有体温和心跳,和活死人很接近。”
  南宫兜铃瘫在他怀歇息,让“三气”一丝不剩的输出去,又流回来,很耗体力,每次收服完式神,都像爬了十座山峰一样疲累。
  她的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
  青龙抬起手,用衣袖给她擦去汗水。

  “我还可以感觉出你肌肤的温度。”他轻声细语,好像害怕惊动了身边的萤火虫。
  “成了式神,你有感官知觉了,也会像活人一样,会痛会痒,只是耐痛力人类高一些,所以,以后万一有人拿刀子捅你,不要傻乎乎的用身体去挡,照样会很痛的。”
  “我不怕痛,你为了我,曾经徒手握住流沙刺向我的刀刃,我日后给你挡一百刀,一千刀都行,我心甘情愿。”
  南宫兜铃笑了一下,“你这么听话,我还真不适应。”
  “只要你不任性,我是不会乱发脾气的。”

  “可惜我最擅长的是任性,你能拿我怎么样?你现在是我奴隶,你不可以对我发脾气,我叫你干什么,你都得照做,你的魂魄和我的气息结合过,你我之间的契约,已经缔结成功,从此以后,谁也不能单方面毁约,哪怕有一天,我突然看你不顺眼了,又或者你对我而言再没有利用价值,我也摆脱不了你,主人无法抛弃收服过的式神,式神更不能自由离开,只有我死了,你才能解脱。”
  “我不去投胎轮回,是要永远待在你的身边,我又怎会有离开的念头。”
  “世事难料,不仅仅人心会变,连宇宙和地球都在不停的变化,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我不同意,我对你的感情是永恒的,算山川移动位置,我的心也绝不改变。”
  南宫兜铃看着他的双眼,他那倒映流萤绿光的瞳孔深处,涌动着某种激烈的情绪,仿佛有两簇炙热的火焰在他眼睛里碰撞爆发。
  他看她的眼神,像火一样高温。
  南宫兜铃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她避重轻,“谢谢你对我奉献如此深厚的效忠之情。”
  她不蠢,知道青龙对她有超越友谊和主仆关系的情意,可她故意逃避。

  师父说过,一旦身陷情欲泥沼难以获救,她不想把自己给绕进去,得和青龙保持距离才好。
  她心苦笑,为何偏偏在面对李续断时,却无法做出如此冷静的思考。
  她忘记寒冷,和青龙在幽静的林赏月、谈心,直到月落西山,启明星在东方隐约闪烁,她才让青龙回到引魂幡里待命。
  像一个月后的今天一样,南宫兜铃同样睡不着,在挂满冰冷露水的山坡散步,和悬在腰间的青龙引魂幡呢喃细语。
  她在忧愁该不该去都城觐见赵王一事,自诏书颁布以来,这件事已经拖了三天,她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再这么耽搁下去,对接受封赏置之不理的话,迟早会给军营惹麻烦。

  心乱如麻,不知不觉间,竟转眼到了天明。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我的黑眼圈都熬出来了。”
  南宫兜铃对着日出的方向叹气,朝霞衬得她双颊绯红,她将一缕头发挽向耳后,“我的头发变长了,这说明我在这个时代里,时间正常的在我身流逝,我的身体并没有停滞不起变化,体内的新陈代谢都在不间断的持续着,我离十九岁生日又近了一步。”
  青龙刚要答话,坡下响起一阵轰鸣般的号角声,南宫兜铃皱眉捂耳,士兵们要晨起训练了。
  碧桃儿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南宫兜铃以为她是要去井边打水,没料到她却奔斜坡,冲她而来。
  静候她来到自己眼前,碧桃儿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南宫法师,这个……突然多了样东西。”

  南宫兜铃起初没明白她说什么。
  碧桃儿摊开手,把沙漏推到她鼻尖下。
  南宫兜铃的眼色瞬间凌厉,她抢过沙漏,里面有一张卷起来的黑符。
  这种样式的黑符,是密言宗安息法师施法专用的黑色法符。
  怎会出现在瓶?
  她摇晃着沙漏,不懂如何取出来。
  想用隔空取物又苦于没有白符。

  正在苦恼不已,碧桃儿在旁边递给她一块石头。
  南宫兜铃说:“可是,你舍得吗?这本来是送给你的宝物。”
  “见你刚才的表情,知道里面的纸条对你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取出来不行。”
  南宫兜铃为她的体贴和懂事而感动。
  接过石头,把沙漏放在地,用力砸碎,琉璃珠一经接触空气,瞬间化为乌有,只剩下一堆玻璃碎片。

  南宫兜铃展开黑符,面用金色的墨水画着一个罗盘,好似指南针,样式很简单,是在一个金圆圈加一笔箭头而已。
  南宫兜铃往前走动,罗盘里的箭头居然在圈随之转动起来。
  用手一摸黑符,符纸平平整整,不过是普通的画,却像逼真的罗盘一样在指示方向,不管她身体转向哪边,指针一直指向东南某处。
  她意识到,这是安息法师托给她的重要信息,是提示她前往罗盘所指的方向吗?
  难道她还有回去的希望?!
  金色的罗盘颜色稍显黯淡,还在持续的变暗,好像在警告她这图案随时会消失不见。

  “这张黑符什么时候出现的?”南宫兜铃追问。
  “我不知道,这东西放在我床头,睡觉前它还没有任何异样,到了早,我给军号吵醒后,看见里面多了一件没见过的东西,具体什么时候出现,我也说不准……”
  “我去牵马!”南宫兜铃跑下山坡,奔向军营一侧,在临时搭建的马厩里面牵了一匹黑色大马出来。
  看守马厩的士兵问她:“漓然将军,你牵马何用?是要赶去都城领赏不成?”
  “抱歉,没空和你解释,这马借我。”说是借,但南宫兜铃不确定是否有机会还回来。
  “不用带几名随从一起去吗?”
  “我一个人行。”
  “祝漓然将军一路平安,见了赵王,记得顺便夸赞我们军队两句,好让赵王赏点军粮过来。”
  “再说吧。”南宫兜铃急急的扯动缰绳,踢了一下马肚子,黑马奔山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