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5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鬼道:“如果按照风间兄所说,那这个人的确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到此,或者,这三具遗骸就是此人做的手脚?”
  易通天冷哼一声道:“真相如何还未可知,何鬼你是不是太急切撇清了?”
  “姓易的,你他吗算哪根葱,敢这么跟我师兄说话!”何鬼身后的何南北忽然又跳了出来,指着易通天的鼻子骂道:“国有国法,门有门规,逍遥阁什么时候轮到你话事了?就因为风间啸刚被白无瑕弄瞎那阵子你代理了几天阁主位置?”
  这话说的既无理又诛心,易通天的火气一下子撞到脑门上,他忽然一甩身上的道袍,露出满身亮晶晶的金属甲片,暴喝一声扑了过去,只见他足下生烟,动作快如惊雷,挥手一拳打向何南北。
  砰的一声!
  刚才还威震八方的何南北竟被这一拳打的倒飞吐血,落地后抽搐成一团,眼看着活不成了。
  风间兄弟和常东何鬼的脸色同时变了......

  有些事做的太刻意,反而更容易引起人的怀疑。
  除非把事情做绝。即便有怀疑,在既成事实面前所有怀疑都失去了意义。
  这件事疑点重重,几乎摆明了是个局,三具尸骸出现的时机,何南北忽然间不合常理的怒怼易通天,甚至是易通天突然先下手为强的举动都有让人怀疑之处。
  “何南北是安倍老师的入室弟子,易道人,你闯了大祸啦!”常东又惊又怒喝道。
  何鬼则怒视风间啸问道:“风间兄,这件事你怎么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打死都打死了,这孽障刚才连杀我们三人的时候需要什么说法了吗?”易通天趁着风间啸迟疑的时候抢过话头,喝道:“既然寻龙门的朋友们觉得这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儿,那便各自凭本事说话吧!”

  呼的一下子,易通天又悍然向距离他较近的常东出手了。
  常东修养高深,反应迅捷,赶忙用随身的鱼叉招架还击。
  易道人大喝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二位师兄还在犹豫什么呢?”
  他带头出手大战常东,逍遥阁内部忠于易道人的门徒不在少数,也纷纷亮出家伙,鼓噪着扑上去,向着常东形成围殴之势。寻龙门方面自然也不敢示弱,尤其老常家的门徒,岂肯眼见着门主吃亏,也都亮家伙跳了上去。
  何鬼有心阻止,却又担心常东误会自己存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心。风间啸也想阻拦,但易道人的祖父易叶秋作为九菊一派的祖师爷,门人弟子在逍遥阁内部着实占着颇重的比例,如果不是得到易道人的支持,风间啸兄弟也没把握压制古香门的王霸。这时候眼看着九菊一派的门徒拉家伙上去拼命了,他想要置身事外,显然是不可能的。
  风间小次郎出手了,确切的说是出刀了,而且用的是家传宝刀,双龙雪胤彻!
  寒光一闪,直奔虬髯满面的何不归的脖子。
  他在水里的时吃了何不归的亏,险些丢了性命,所以这会儿双方撕破脸,他第一个便锁定了何不归。
  何不归手里的峨眉刺其实是一件奇物,这是一种被称作神石,却可以任意改变外形的特殊金属。
  刀光如雪,何不归赶忙用双手举着峨眉刺招架,与此同时将峨眉刺忽然拉长成一把长剑。
  这金属的质地看似柔软,但只要成型,却是遇强愈强,而且输入电力还能绽放强光,着实堪称一件令人防不胜防的神器。何不归一摆长剑就跟风间小次郎斗在了一处。

  李牧野眼看着双方恶战将起,不由心花怒放,估计是白无瑕在其中起了作用,只是不知道她是用的什么手法让他们互生嫌隙,竟在如此明显的局面前,故意蒙起双眼互殴。不管她用的是什么办法,这会儿小野哥都该想办法帮帮场子。
  风间啸跟何鬼还没动手,两人都是心中透亮的人,碍于各自门户内的龌蹉关联,又都不太方便阻拦这场恶战爆发。
  李牧野趁乱悄然接近过去,蟠龙洞怪石林立,奇秀非凡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视线。小野哥自百宝囊中取琉璃珠作为暗器,对准了场间唯一的瞎子,嗖的一下弹出一枚珠子。
  这一下又阴又坏,场内乱哄哄,风间啸这靠耳朵看世界的人在听力受到干扰的情况下,即便有神照内外的本事,也不可能立即察觉到。刚生出感应,琉璃珠已经打在他的膝盖上。这一击是奔着废他一条腿去的,小野哥堂堂体术大宗师,全力以赴下,这琉璃珠的威力未必比子丨弹丨逊色多少。登时打进筋肉里。
  风间啸疼的一咧嘴,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霍地一下跳到李牧野藏身的石柱子附近。这里正有一个寻龙门的长老。风间啸失去双眼后最忌暗器,对那些欺他眼瞎,用暗器暗算他的人必定痛下杀手,这一下含怒出手,决不容情。只一瞬间,两根手指便深深挖入这位正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的寻龙门长老眼中。
  他这一出手,算是彻底点燃了丨炸丨药包。

  何鬼丢出兜天锦云,又从何不归手里接过神石拉长成一条鞭子,耍出一声脆响,兜出一圈鞭花来卷住了一个逍遥阁大汉的脖子,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听砰的一声,这大汉的脑袋竟爆裂开来,炸的粉碎后只剩下一个空腔在那里喷血。
  兜天锦云一下子将场间十几人罩定,有逍遥阁的人马,也有寻龙门的长老,那些纤细的钩子见肉就抓,却没什么门户之见。只是那厉害毒素作用到逍遥阁人马身上,顿时引来惨呼一片。而那些寻龙门长老们则泰然若素,显然是服过解药的。
  风间啸跃过去,一把将兜天锦云扯起,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了何鬼手里的神石鞭。
  “何兄住手,请听兄弟一言!”到了这一步,他还想挽回。
  何鬼闻声停顿了一瞬,忽听脑后恶风不善,却是易通天忽然摆脱常东飞过来一脚。他心下一惊,暗骂一声无耻。猛地低头就地一滚避过,接着手中神石爆发出强光,同时张口向着风间啸喷出一团黑雾去。
  强光烧的易通天发出哎哟一声怪叫。黑雾罩定风间啸,他果断松开神石鞭,嗖的一下倒跳出一丈远,道:“甲贺流的八鬼烟,果然是福康寺一脉的真传。”足下忽然一软,身子趔趄了一下,叫道:“逍遥阁的人听好了,许退不许进,都到我身边来,不过来的,便是门户叛徒卧底!”
  又对何鬼叫道:“何兄,今天的事十分蹊跷,兄弟怀疑你我门户内部有人渗透进来,存心挑唆诱发这场争斗。”
  场间血战激烈,彼此都是心黑手狠的老江湖,一出手便是务求令得对方非死即残的手段,所以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方面的人马便已经躺下几十号。
  风间啸的话音刚落,何鬼眼看战况惨烈,心中还在犹豫的时候,就听一女子声如凤鸣喝道:“风间老贼,你果然是个明白人,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
  日期:2018-07-2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