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49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济苍雨看了齐典一眼,不太明白他为何要对许俊隐瞒昨夜的事。
  “那百姓的疫病又是谁治好的?”许俊又问。
  “这自然是京城的所有大夫群策群力,共同的功劳。”齐典笑着说。
  这句话听到众人耳里,让人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许俊心想:“好敷衍的回答,你以为这样说本少查不出是谁干的好事吗?不过,不用查也能猜出定是甘灵儿!”
  济苍雨则心想:“明明是灵儿的功劳,齐堂主这么说是想掩饰什么?难道是担心百毒神教会对灵儿不利吗?可在场这么几人,这样也太过谨慎了吧?”
  灵儿心想:“齐典大哥也在怀疑俊大哥与百毒神教有关吧?他这么说自然是为了保护我,可是俊大哥又哪会不知道百姓的毒是我解去的呢?”
  齐阳暗暗观察许俊的反应,有些担心灵儿的安危。
  “原来是这样。在下还以为是昨夜青风侠用翡翠灵玉与百毒神教交换回了解药呢!”许俊笑着说。
  “我们本不需要什么解药,青风侠去赴约只不过想给他们一点教训罢了。”齐典微笑道。
  “是吗?”许俊有些笑不出来了。
  “而且,那翡翠灵玉早没了。”齐典继续说。
  许俊微微蹙眉,皮笑肉不笑地问:“这怎么可能?”
  “其实,这件事百毒神教里有不少人知道,如那个分教掌教丁大宇。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还会打翡翠灵玉的主意。”齐典似真似假地说。
  许俊不动声色地垂眸,不再言语。

  齐阳与齐典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反而更可疑。眼下等着看看那个特使有没有去找丁大宇的麻烦了。
  灵儿起先有些惊讶,翡翠灵玉不是在齐阳哥那吗?后来她一想便明白了,这恐怕又是齐典大哥对俊大哥的试探吧?
  济苍雨不知前因后果也不作多想,说道:“一大早灵儿担心百姓的病情,而俊儿听闻寒山医馆可以同时容纳数百病患医很是惊讶,我们这便一起过来参观下京城最大的医馆。”
  “原来如此,那在下带各位到里头看看?”齐典笑着说。
  “让他们年轻人去吧!济某不去了。”济苍雨说道。
  然后,济苍雨又转头对许俊说:“俊儿,你不是很好寒山医馆到底有多大吗?和灵儿一起去看看吧!”
  济苍雨不去,那齐典自然要留下来作陪。

  齐典对齐阳道:“阿阳,你陪下济公子他们。”
  齐阳点了点头,便领着许俊与灵儿往里头走。
  许俊跟在齐阳身后,趁机打量起齐阳的身形。
  许俊心想:“齐阳和齐典的身形都是高大修长,与那黑衣人和青风都吻合,只是声音有些出入。若他所料不差,他们俩一个是黑衣人,另一个则是青风。”
  灵儿也在偷偷地打量齐阳。昨夜济伯伯一回到济家庄便告诉她齐阳没受伤,可她始终不放心。此时见齐阳脸色还好,又健步如飞,才真正放下心来。
  齐阳带着他们挨个诊室走过去,却始终没有开口介绍。
  许俊开口打破沉默,他说:“听灵儿说,齐阳少侠武功十分高强,不知少侠擅用何种兵器呢?”

  齐阳回头答道:“在下对各种兵器都稍有涉猎。”
  “包括剑吗?”许俊又问。
  “那是自然。”齐阳笑道。
  “软剑抑或是硬剑?”许俊再问。
  齐阳不知道灵儿先前在许俊面前可有提过这方面的事,不敢随意回答,敷衍道:“都略懂皮毛。济公子怎会有此一问?”

  “是这样的,在下自幼学的是拳脚功夫,家父却希望在下能习练他的‘隐雨剑’。在下怕让父亲失望,还想着能否向少侠讨教一二。”许俊解释道。
  “那恐怕要让济公子失望了。”齐阳歉然道。
  灵儿心想:“齐阳哥唬起人来还真不含糊!”
  许俊的确有些失望,这齐阳回答得滴水不漏,还真不好对付。
  “其实在下也喜欢拳脚功夫,不如找个时候切磋一番?”齐阳微笑道。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吧?”许俊说。能够试切磋,许俊自是求之不得,齐阳身有没有受伤,试一试便知。

  “在下也正有此意。”齐阳笑道。他与那特使交过手,若许俊是那特使必定有迹可循。
  ---
  “其实在下也喜欢拳脚功夫,不如找个机会切磋一番?”齐阳微笑道。!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吧?”许俊说。能够试切磋,许俊自是求之不得,齐阳身有没有受伤,试一试便知。
  “在下也正有此意。”齐阳笑道。他与那特使交过手,若许俊是那特使必定有迹可循。
  各怀心思的两人一拍即合,但灵儿不同意,齐阳哥身还有伤呢!
  灵儿忙阻拦道:“这可使不得!”

  齐阳与许俊同时看向灵儿。
  灵儿心思急转,说道:“这儿可是寒山医馆,那么多病患在休养,你们可不能闹出动静打扰到他们休息。”
  齐阳正想提出换个试地方,却听许俊说道:“那便算了,改日吧!”
  许俊嘴角一勾,毫不在意。他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试探齐阳。
  齐阳也不好再说什么。
  ---
  济苍雨与齐典在大厅里谈起了昨夜的事情。
  由于许俊不在一旁,齐典也不再有所顾忌,向济苍雨致谢。

  而济苍雨则问起了令他好的事,百毒神教教徒为何会突然哀嚎倒地。
  齐典也没打算隐瞒,把“煌火草”的特殊功能相告。
  “原来如此。”济苍雨不由想到群英会的情形。
  济苍雨又问道:“可为何不早些使用‘煌火草’呢?”
  真正原因齐典自是不能说,他只简单说了下其他方面的原因:“‘煌火草’这招我们已用过数次,百毒神教教徒对其已有所防备,并不容易得手,使用时需要把握好时机。”
  “先用普通烟雾弹做出逃跑的假象,然后借由白烟掩饰点燃‘煌火草’,的确是很好的办法。”济苍雨不禁称赞起齐阳的多谋善断。

  齐典则心想:“兵行险着,这对于阿阳可不算什么好办法!”
  济苍雨在心又为齐典找了另一个理由:“还有个原因你们怕是无法说出口,是不想误伤那个黑衣蒙面的自己人!只有把所有百毒神教教徒引到远处再燃烧‘煌火草’才能避免误伤。而要想把所有敌人引到远处,必须先让逸兴门人撤退,将敌人的注意力转移到齐阳一人身。”
  济苍雨不禁再次感叹齐阳的谋略,真是后生可畏!
  其实,对于齐阳为何把百毒神教教徒引到远处才点燃“煌火草”,济苍雨只猜对了一半。
  齐阳的确是为了阿铭,只不过不是怕误伤,而是怕阿铭在伪装毒发时会露出马脚。
  毕竟阿铭没有尝过“百日散”毒发的滋味,也伪装不出毒发的脉象。
  日期:2018-04-0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