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568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奈何桥上溜达一圈的赵凤声捏了捏自己下巴,喃喃道:“人长得帅,老天爷都会保佑?”
  …
  …
  将近一百五十米外的梧桐树,枝叶随着威风沙沙作响。

  两个身影匍匐在粗大的树枝上。
  一身黑衣的范太平吐出嘴里的一片嫩绿树叶,撇嘴道:“老曹你丫那什么鸟枪法,一枪干歪了十几公分,没有我出手,那个别墅就得炸锅了。”
  曹北斗脸如黑锅,瓮声瓮气道:“不服单挑。”
  望着二百多斤的人猿泰山,范天平很知趣地选择沉默。
  “打中哪里了?死了没有?”曹北斗闷着嗓子问道。
  “右侧肩胛骨,只是没办法开枪而已,且死不了。卓桂城不是你在地方时带出来的兵吗?我之所以不干掉他,是在给你制造亲手灭掉叛徒的机会,哥们仗义吧?”范太平嘿嘿笑道。
  “枪法不行就明说,少扯乱七八糟的借口。”曹北斗狭小的双眼眯成一条缝,“这家伙当初违反军纪,被我一脚踹出了部队,没想到跑到国外当起了毒贩,早知如此,老子那会就该把他脑袋给拧下来!”
  “别放马后炮了,那家伙还有几口气呢,去吧,我的曹大队长。”范太平懒洋洋伸出双臂。
  曹北斗将狙击枪放到背后,从五六米高的树枝一跃而下。
  范太平继续竖起狙击枪观察卓桂城有没有去而复返,顺便嘀咕了一句,“好大一只猩猩。”

  别墅周围继而响起了零零散散的枪声,房间内的众人不敢妄动,集体将目光望向敢跟匪徒搏命的年轻人,期待他能继续扮演守护者角色。
  赵凤声捞起了一把HK USP,枪口瞄准卓桂城露头的位置。
  虽说狙击枪击中了那位潇洒狠辣的毒枭,爆起了一蓬血雾,但赵凤声不敢断定那家伙会不会拼了命也要拉自己下水。他自己就是不肯吃亏的性格,当年为了报战友的仇,率领小队在荒漠埋伏了三天三夜才等到恐怖分子自投罗网,熬到最后一天,没水没粮,仅凭胸中一腔怒气苦苦坚持,这份隐忍和耐心,绝对不是仅靠意志力就能撑到最后,还要依靠强悍的身体素质。
  赵凤声见多了牛叉哄哄的人物,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啥大本事,论谋略,论身手,论技巧,只能说是平平,唯一值得自傲的就是不怕死又不怕死的难看的二货津神。范太平出身特种部队,那是惊才绝艳的军伍娇子,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都不足为奇,所以赵凤声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怕那家伙耍出一记凌冽的回马枪,一枪在手,大不了拼一拼射击基础,赵凤声始终觉得自己运气不会太差。
  几分钟之后,丨警丨察和特警组成的队伍蜂拥而至,赵凤声急忙将手枪丢到一边,堆起微笑,举着双手表示无辜,因为他害怕哪个义愤填膺的壮士把自己当恐怖分子给一枪崩了。

  从绝望到希望,商楚楚经历了大起大落,细细回味,终于体会到刚才面临怎样险境,嘴角下沉,扑到赵凤声怀里,哇的一声哭地昏天黑地。
  当危险降临时,往往不会太过害怕,更多的是迷茫和无助,等到重获新生,才会反复咀嚼死亡线上的徘徊是如何惊险,而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恐惧的一刻。
  赵凤声象征性地拍打着颤抖的后背,宽慰道:“一切都过去了,你就当是一场梦。”
  商楚楚哭泣更加猛烈,泪水打湿了风衣厚厚的布料。
  赵凤声挠了挠头,为了转移如同惊弓之鸟的小女孩注意力,笑道:“没想到你的嗓门那么大,喊得我现在耳朵都有点回音,跟河东狮吼有的一拼,平时肯定练过美声吧?”
  商楚楚不为所动,依旧哭的梨花带雨。
  赵凤声一筹莫展,哄女人实在不是他的强项,比跟毒枭们斗智斗勇还累。看到远处一位瑟瑟发抖的女人在那拿着小镜子涂脂抹粉,赵凤声灵机一动,轻声道:“楚楚,你的妆花了。”
  “啊?”

  商楚楚发出惊叹式叫声,慌忙捂住脸颊,可仔细一想,自己向来是素面朝天,顶多涂点粉底和口红,哪有妆花了一说?商楚楚瞧见某人眼中的促狭神情,明白自己被耍了,朝着不算宽阔的肩头挥出一记绵轮无力的粉拳,“讨厌。”
  赵凤声咧嘴干笑。
  “刚死里逃生就打情骂俏?你俩还真浪漫。”
  白小眉赤着双脚,举着两杯香槟款款走来,递给赵凤声一杯,“来吧,我的大英雄,敬你一杯,平时看你一肚子花花肠子,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挺爷们,就为了你舍生忘死的英雄救美,以后我不说你的坏话了。”
  赵凤声端起香槟一饮而尽,“我很想知道你说过我什么坏话。”
  “忘恩负义之辈,丧尽天良之徒,大概就是这种形容词,懂了么?”白小眉可不怕得罪泰亨大红人,哪怕赵凤声救了大家伙一命,白小眉感激归感激,但顶多是改变一些形象而已,说到底,她还是对抢走商楚楚芳心的家伙有些抵触心理。
  “帽子挺大,我怕我的脑袋撑不住。”赵凤声撇嘴道。
  “您老人家脑袋比屁股还大,安心收入囊中吧。”白小眉不留余力进行着讥讽,只要看见那张欠揍的连,白小眉就一肚子怒火,恐怕这就是所说的八字不合。
  “小眉,我也想对你说一句谢谢。”商楚楚眨着水汪汪的秋水眸子,然后往闺蜜布满掌印的脸颊摸去,一脸担忧道:“还疼么?”
  若不是白小眉跟歹徒拉扯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自己肯定不会等到赵凤声救援,白小眉的死缠烂打,让矮小男子挥出一巴掌,那一嘴巴打在白小眉脸上,疼在商楚楚心里,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自己挨那一下重击。
  “不就是被男人打么?又不是第一次,比这更重的伤都挨过,习惯了。”白小眉无所谓道,扭头,看着矮小歹徒的尸体被医生正在往外抬,白小眉咬了咬银牙,恶狠狠道:“记得你是政法学院毕业的是吧?”

  “没毕业,只是在那混了几天。”附近只有自己一位政法“高材生”,赵凤声知道她是在冲自己说话。
  “鞭尸犯不犯法?”白小眉缓缓起身。
  “额…”赵凤声目瞪口呆道:“没学过,你想干啥?”
  “清账。”
  白小眉甩出一个答案,眼含怨毒走到矮小匪徒旁边,直接拿玻璃杯子朝尸体面部砸去,结果一击不中,偏了一点,几位干警急忙将这位貌似神经异常的女人推到一边。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赵凤声冷不丁想起这句话。
  大厅突然出现一个高大身影,大刚像是踩着风火轮一样跑来,抱着赵凤声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毛都没掉一根,才擦着虚汗说道:“操!响了那么多枪,你咋还没死?要不是你嘱咐我死活要在车里躲着,老子早就溜之大吉了。”
  日期:2018-04-0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