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1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前线那么几米的距离,你还幕后指挥?你这将军当得挺舒服的!”南宫兜铃把紫衫败将转交给赵军处置。
  在石头背面的偏僻处,对青龙说了声:“辛苦了。”
  “南宫大人,你似乎不开心。”

  “我很累,这样的战争,经历一次够了,想到以后,定然还要面对强大不止百倍的秦军,我心乱如麻,我想回家……我想我师父了……我也想我师叔了。”
  南宫兜铃鼻头发酸,她咬咬牙,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我在家的时候,一直抱怨太平盛世好无聊,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一点意思也没有,现在,我得永远在这个乱糟糟的时代生活下去,为了生存得不停的杀人,我觉得非常的疲倦,我受够了这股飘荡血腥味的空气!让我反胃!我怀念我的时代,每天起床后,都不用恐惧自己可能会活不到太阳落山。”
  “南宫大人,你别激动,乱世过去,会迎来盛世。”
  “确实会迎来盛世,秦始皇日后会统一六国,成为历史第一个一统天下的皇帝,虽然他的皇朝只维持了十五年,但是,在他统治下,所有人都富饶了起来,因为他做过最好的贡献,是统一了字和货币,加速了经济发展……关我什么事!我一点都不在乎燕国赵国还是秦国什么的!你们对我来说,都是过去式,你们这些人的命运,都已注定!不管我做什么,都改写不了历史!我只关心我的青城!青城的未来还没有定下来,还有得救!青城在等着我回去!可是我……却回不去了!”

  她紧握双拳,泪水在眼眶打转,她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不让青龙目睹她柔弱的一面。
  青龙怔怔的听着,半天才说话:“你说……秦国真的统一了六国?秦王嬴政今年才十八岁,他有那么大能耐?”
  原来他更关心的是这个。
  “是你们六国都小看他秦国,他才会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壮硕的成长起来。嬴政可是出名的暴君,他能眼睛都不眨的把两个小婴儿装进麻袋里,亲手摔死,仅仅因为那两个婴儿是他母亲和假太监嫪毐偷情所生,让他感到耻辱。”
  南宫兜铃恢复镇定,说:“他血统不正,根本不是真正的王族后代,这些故事,以后再慢慢和你讲,嬴政的八卦可是多得不行,他的身世那叫一个狗血淋头,他母亲赵姬的情史更是精彩绝伦,说三天都说不完,今天先这样了,你退下吧。”
  青龙不得违抗她的命令,化作烟雾遁入引魂幡内。
  南宫兜铃接住从空跌落的青龙引魂幡,龙头消失,恢复成镂空的圆球状,只有战斗力爆发的时刻,引魂幡才会变幻形态,平时,是一把不起眼的铁杖。
  新的军营驻扎在村落旁边,热情的村民们天天过来送米送肉,还顺便给军营洗衣做饭,节省了士兵不少精力。
  村民们都把别人家的孩子当作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宠爱。
  这些赵军拼死保全他们这个村庄,总算没有枉费一番苦心。
  第五天的时候,前往赵国都城通传战况捷报的百夫长骑马赶了回来,还带来了一封诏书。
  要求南宫兜铃本人得亲自跪下聆听诏书。
  南宫兜铃冷笑一声,“说白了,我根本不属于你们军队,更加不属于你们赵国,我干嘛要下跪?诏书写什么你直说是了。”
  旁边跪满一地的士兵都附和道:“算了算了,别勉强南宫法师下跪了,我们不说出去,谁知道她没下跪?你赶紧宣布诏书内容,赵王有何指示?”

  “这……唉!好吧!”百夫长拿南宫兜铃没有办法,他摊开竹片,大声朗读,绉绉的,他自己都念的很吃力,磕磕巴巴的,南宫兜铃听得更加吃力。
  她说:“你能不能翻译成人话?我虽然很有才华没错,而且一兴奋吟诗,但事实我在学校擅长的是英语,不是古,你姑奶奶我今天实在没有心情解读你满嘴的言。”
  “那个,诏书的意思是说,赵王不相信青龙将军是清白的,撤去了青龙将军的头衔,如果军队里有人见到青龙将军还活着,照样得砍他头,至于流沙将军,赵王当他死了,石楠将军那个懦夫嘛,赵王懒得管,还有,赵王深明大义,不计前嫌,认为南宫法师虽然是青龙将军的随从,但念在你领军大获全胜,功不可没,他可以不计较你的身份,并且册封南宫法师为漓然女将军……”
  “哎呀!有没有搞错!漓然将军是我?我是漓然将军?”密言宝鉴的预言,竟然一一都对了号。

  “南宫法师,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没事,你接着翻译。”
  “赵王允诺,日后会额外分配一个新的军队给你打理,再送你城池一座,黄金三千两,另外赏赐童男童女五百名,给法师当奴仆使用。”
  “这么大方?城池一座?这城池有多大?”
  “不清楚。对了,还有……”
  “还有?”南宫兜铃兴奋的搓搓手,“快说赵王还奖励了我什么好处?”
  “还有是让你本人前往都城,去赵王跟前接受你的册封,他想见你,他说他没见识过这么厉害的女人,南宫法师,女子也,他夸你的原话。”
  南宫兜铃抢过竹片,翻来覆去,连哪个方向朝都分不清,刻着通篇的鬼画符,这种字体和甲骨有得一拼,一点也看不懂。
  她把竹片丢回给百夫长,背着手在众人面前踱步,“让我去都城,非去不可吗?不去行不行?山长水远的,快马加鞭也得两天两夜,屁股都要颠出茧子来。”

  南宫兜铃担心的其实是另一件事,密言宝鉴说过,漓然将军前往都城接受封赏时,半路失踪,怀疑是给山贼土匪虏了去。
  啧,她可不想去土匪的山寨里做客。
  她情愿和士兵们瞎混,虽然是一群不懂情趣的粗鲁莽夫,一脱鞋全是臭脚丫子的糙爷们,可是这伙人至少不会害她。
  “南宫法师,不对,漓然将军,你意下如何?我这给你备马?”
  “备什么马,不去!”
  “万万不行,赵王亲自写的诏书,他是天,他说的话,天还大,你不去也得去,不然是杀头大罪。”

  “他杀得了再说。”
  “他杀不了你,可是杀得了我们啊,整个军队都会受到株连的。漓然将军!求你了!”
  “别叫我漓然将军,怪别扭的,我不习惯,还是叫我法师顺耳。”
  “南宫大法师!让你去领赏,又不是叫你去领死,你为何万般不情愿?换作是我们享受这待遇,高兴都来不及。”
  “我是不想去,你咬我?”
  士兵们再次苦苦哀求,南宫兜铃硬着心肠不肯答应。
  引魂幡闪了一下,“南宫大人,启程吧,我会在路保护你,不可耽搁诏书命令,否则会惹赵王生气。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连累我的弟兄们受罚。”
  日期:2018-02-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