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4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鬼面露得意之色,道:“风间兄,实不相瞒,我这位何南北兄弟正是得了安倍晴空前辈的真传,徒弟如此,师父的手段如何,老兄心中该有数了吧。”
  风间啸站在那里,眼睛上蒙着的带子无风自动,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寻龙门准备很充分,的确出乎了兄弟的意料,但就凭这么一个暗箭伤人的小人便想让我逍遥阁屈服于寻龙门之下,何兄你会不会觉得太儿戏了?”

  “风间兄的意思还想再斗一斗?”何鬼面色一寒道。
  风间啸道:“大家都是为了帝国的未来筹谋,本不必做这亲者痛仇者快的勾当,与其恶面小人似的斗个两败俱伤,倒不如赌个君子东道,来个三场定胜负如何?”又道:“为彰显逍遥阁愿意与诸位合作的诚意,兄弟愿意先放了何不归师兄,不知何兄常兄二位意下如何?”
  这老杂碎分明是没了之前一口吃下寻龙门的自信,有心接受合作条件,却又不甘居于人下,所以就想取巧。李牧野心中暗自盘算,白无瑕的计划是要让他们火并起来,若是就这么来三场君子斗可大大不妙。这风间啸的确是个人物,何南北连杀逍遥阁三位高手,这么一口恶气他竟能生生咽下去,不愧是能屈能伸的大枭雄。
  “三场定胜负?”大江龙王常东道:“这里是寻龙门的地头,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你的规矩走?若依你的规矩单打独斗,风间兄一人登场,连胜三场易如反掌,这胜负还他吗用分吗?”
  风间啸道:“双方各选三人,一人只许出手一次,如何?”

  何鬼沉吟片刻,点头道:“这样还算公平。”
  “我觉得不太合适!”常东忽然反对道:“阿鬼师弟,咱们人多势众又占据地利,何必跟他讲什么君子战小人战,要嘛一方臣服,要嘛决一死战,如果易地而处,这里是逍遥阁的地盘,你以为风间兄会这么大度吗?”
  何鬼道:“师兄,你忘记了安倍老师的话了吗?时至今日,江湖格局早已经变了,咱们的对手有白无瑕那样的天才,也有玄尘这种老谋深算之辈,更有深不可测如李中华者,要想成就大业,就一定要团结能团结的一切,今天若是与逍遥阁诸兄拼个鱼死网破,咱们还拿什么去经略非洲大河?又怎么可能继续巩固南美的基业?”
  “话是这么说,可若是咱们兄弟败了,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安倍老师?”常东为难的样子:“老师苦心孤诣多年谋划的局面何其艰难……”
  “师兄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何鬼道:“临行前我曾去见过安倍老师,他老人家的意思是一切以东瀛帝国的大业为重,能妥善解决与逍遥阁的纠纷最好,实在不能也尽量不要坏了彼此同气连枝的义气,毕竟大家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他老人家胸怀亿万岛民生死大计,对个人的荣辱得失并不在意。”
  这番话是对常东说的,也是对风间啸讲的。既拔高了安倍晴空的胸怀,又同时踩了逍遥阁和风间啸一脚。若非安倍老师高风亮节,我们寻龙门胸襟广大,你逍遥阁根本没有这个所谓公平决战的机会。
  看样子无暇魔女是遇到对手了,她是想挑唆这两家来个鱼死网破,但这隐身幕后的安倍晴空却是想让寻龙门跟逍遥阁联起手来。两家从江面上斗到这里,逍遥阁主动上门寻衅,寻龙门一开始是吃了亏的,但自从这何鬼出现便一直以嘴上功夫为主,显然是得到了安倍晴空的授意。

  风间啸老奸巨猾,更不想拼个两败俱伤。他深知逍遥阁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当年他们兄弟虽然成功逼走了刘长风,但红海古香门的王霸一系人马依然有着不俗的实力,背后更有李中华这样的盖世强者支持,如果在这里跟寻龙门斗的伤筋动骨,恐怕今后就再无实力压制王霸。
  “何兄所说,句句说到兄弟心里了。”风间啸扬声道:“兄弟以为这三场争胜负在开始前应该定下两个原则,第一是尽量做到点到即止,第二,无论哪一方侥幸取胜,今后都应该处处以安倍晴空前辈为重,老人家的胸怀令人钦佩,逍遥阁自我风间啸以下,都愿意尊老人家为师长,如果我们彼此结盟,咱们彼此便是师兄弟,过往恩仇相互既往不咎!”
  李牧野在一旁听着,不禁有点起急。这两伙汉奸败类眼瞅着就要杀红眼来个玉石俱焚,这会儿忽然要搞什么三场定输赢,这样一来白无瑕的计策岂非落了空?她此刻若是也在场间,大概不会就此坐视吧?
  江湖的狠和残忍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下,不深入到其中去研究是没办法窥得全貌的。以前李牧野只是个江湖浪子,随浪随波,责任上并无深入研究的需要。而作为特调办的主任,现在的小野哥正逐渐打破以往对江湖世界的理解。
  在江湖的最深处,恶人和恶行有时候并不总是统一的。在那里,人吃人甚至可以是一个温柔的词汇。十恶不赦的连环杀手充其量就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寻龙门里随便一个狠角色都当得起杀人无数四个字。
  真正的江湖大魔头,是可以在神鬼不觉的情况下为了某个自认为崇高神圣的目的一次便杀死成千上万人的。在这个表面上海清何晏的太平世界里,这是一个令人耸然而惊的事实。而特调办的责任就是阻止这些世俗看不到,却一直存在于世间的真正魔头作恶。
  从这个角度看,安倍晴空和风间啸,甚至是白无瑕都是同一种江湖人。

  所区别也只是立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东瀛和族困守狭岛,地震频发,地壳运动频繁,资源匮乏的同时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上世纪二十年代,一场死难过十万的关东大地震过后,鹰派政治势力开始占据主流,在很大程度上促使这弹丸之国加快了西征的步伐。
  去年的三月,东瀛岛国的东部海域又发生了一起具有毁灭威力的大地震,号称具有最完备抗震工程的城市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地震和海啸联手摧毁。一万五千多人死亡,八千多人失踪,核电站发生严重泄露。作为世界上唯一经历过核武洗礼的国度,岛民们脆弱敏感的神经再次被绷紧。

  在没有能力发动公然战争的情况下,他们只有通过其他办法来为这个绝望边缘的民族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
  李牧野忽然想起了多年前楚秦川在莫斯科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在这条战线上做事,首先要摒弃的就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善恶是非观,多数时候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一头牛穿过牛角尖的孔隙,要么带着绝望之花走进坟墓。
  在当时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话,而现在却觉得这他吗就是真理。
  白无瑕的所作所为如果抛开民族立场,无疑是真正的大奸大恶,甚至有时候凶残任性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但从另外的角度看过去,却似乎并非那么简单。
  日期:2018-07-2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