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兰!你当老子是三岁孩子吗?你整天都呆在贾雨娇的身边,如果萧晋每次见你都会打,那岂不是每次都会当着她的面?”
  “就是这样啊!”舒兰用力点头,“贾总为这事儿骂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他也依然我行我素,真的……”
  “放屁!”陈康安一声大吼,抬脚就踹在她的胸前,痛得她闷哼一声,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我刚刚到龙朔念书的时候,就对贾雨娇的行事风格研究了个通透,她虽然是个女流之辈,眼里却绝不容沙子,杀伐果断、心黑手狠不让须眉!若是萧晋每次都当着她的面调戏你,怎么可能在半年之内就将她给泡到手?你当老子是傻子?还是贾雨娇是花痴?”
  吼完,他似乎还觉得不解恨,一把丢掉烟头,冲上去对着地上舒兰的头脸就猛踢猛踹起来,平日里陈家少爷的沉静睿智模样也消失无踪,表情里只有被欺骗和耍弄之后的冲天怒火。
  “cao你ma的,你个吃里扒外的贱人,老子什么都知道了,居然还敢骗我,老子弄死你!萧晋的diao那么好,你还过来干什么?坑老子一次不够,还想继续坑下去吗……”

  脚底板一下又一下的落在自己的头上和身上,舒兰却不觉得有多疼,因为刀割一般的心痛已经让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甚至觉得,就这么死了也好,起码不用再因为情和义的纠结而继续痛苦下去。
  “小猴子,我怎么感觉你那么干有点像肉包子打狗啊?”小区外面的路对面停着一辆奔驰S,石三面无表情的扶着方形盘,贾雨娇和萧晋就坐在后座上。
  “对我这么没信心,那咱就回酒店睡觉呗!大晚上的出来还带着石三,一点诚意都没有。”对于正打算跟赵彩云干点什么的时候被叫出来吹夜风,萧晋充满了怨念。
  贾雨娇抬手在他靠着自己肩头的脑袋上轻抽了一巴掌,没好气道:“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呢?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像只没骨头的软脚虾一样。”

  捞住她的手背放到嘴边亲了一口,萧晋嘻嘻的笑:“在姐姐你面前,除了床上之外,小弟认为什么时候都不需要精气神,软脚虾才能靠着你打盹呀!”
  “你呀!”贾雨娇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手也不抽回来,就那么任由他握着,视线再次转向窗外马路对面的小区大门,“你已经当着陈康安的面揭穿了舒兰的身份,还暗示了舒兰跟你有一腿,现在舒兰又乖乖的来找他,根本解释不通嘛!
  陈康安小聪明还是有一些的,你就不担心他会通过这一点怀疑你话里意思的真实性?”
  “我为什么要担心?”萧晋又闭上了眼,惫懒道,“反正想收服舒兰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对那娘们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啪!脑门上又挨了一下,比刚才的要重一些,贾雨娇的口气也带上了一点火:“死猴子,你在这个样子,我可要把你给赶下车了。”
  揉揉脑门,萧晋郁闷的叹息一声,坐直身体,也看着窗外说:“安啦!你不了解男人,对于属于自己的女人,哪怕并没有爱情,也是绝不愿见到被他人染指的,就连房代云那样的变态都因为自己指使华芳菲去陪睡而积攒了一肚子的邪火,陈康安那么骄傲,怎么可能会容忍舒兰跟我有一腿?
  更何况,下午跟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神,发现他似乎对舒兰也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如果他是一个冷静且不自私的人,那我的离间计可能不会起什么作用,但很可惜,从这次天石大酒店的招标事件上就能看得出来,他还是太年轻了,容易冲动。
  被戴了绿帽子,怒火一上来,他失去理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种时候,舒兰就是浑身都长满了嘴都甭想解释清楚,除非她有超人的智慧和情商,姐姐你很了解她,这两样东西,她有吗?

  再说了,我可是半句假话都没讲,她的屁股确实弹性十足,抽起来真的很有感……”
  脑门上又挨了一巴掌,他只好悻悻的住嘴。
  “臭猴子,总有一天,老娘会把你这双爪子给剁下来喂狗!”贾雨娇狠狠地道。
  萧晋想说董雅洁也经常这么威胁,但张了张嘴,觉得说出来之后自己肯定倒霉,索性把话又咽了回去。

  “贾总,有人出来了。”
  这时,坐在前面的石三突然开口,两人同时向窗外望去,就见小区大门的阴影里有个纤细的人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到了灯光下一看,不是舒兰又是谁?
  只是,她进去时还光鲜亮丽,此时却披头散发,外套也不见了,衬衫领子打开,走路踉踉跄跄,像是喝醉了酒。
  贾雨娇神色一凛,对石三吩咐道:“把车开过去!”
  舒兰的心已经不疼了,确切的说是已经麻木了,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活着似乎都没了意义。
  贾雨娇对她有知遇之恩,她却在不停的背叛;陈康安是她的灵魂和梦想,可他却对她弃之如敝履。这或许就是报应,天网恢恢,它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心有亏欠的人。
  有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也罢,就这么被撞死好像也不错,应该对谁都有个交代了,只是希望弟弟能通过自己的死幡然醒悟,好好照顾母亲。
  舒兰站在路的中央闭目等死,车却停在了她的身前。车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她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甜香的怀抱。
  “傻丫头,不过是个爱错了一个男人而已,至于寻死觅活的吗?”
  只是这一句话,舒兰嚎啕大哭。
  看到这一幕,萧晋的嘴角便翘了起来。好的故事结局谁都喜欢,悲剧只有写书的那帮变态才会青睐。
  不过,他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当贾雨娇搂着舒兰转过身来后,就凶巴巴的瞪着他,玉手指着前面副驾驶。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男人的地位在很多时候总是比不上她们所喜欢的其它东西,比如电视里某个娘娘腔的小鲜肉,比如一只猫一条狗,再比如贾雨娇怀里的舒兰。
  萧晋不是钢铁直男,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惯着女人的性子,当然,这仅局限于他准备往床上抱的女人,其它雌性绝不在此列,比如此时此刻眼前正在眯眼抬头看着太阳的这个女人。
  为国家挽回了几千万的损失,华芳菲终于得到了取保候审的机会,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入狱时穿的旗袍,三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但她却将皮草的披肩抱在怀里,缓缓穿过一道道铁门,走到看守所外面,却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来接自己的人,而是仰头望天,许久都没有再迈出一步。
  萧晋等了一会儿就没了耐心,走上前一把扯过她怀里的披肩,然后拉住她就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嘴里还不忘恶声恶气:“你进的是看守所,不是苦窑,每天都能见到太阳,摆出一副终于重见天日的悲凉模样给谁看呢?”
  华芳菲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态度,淡淡地说:“在被抓进去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自由是这么的可贵。”
  日期:2018-02-14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