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鸭屎一起做学徒的三十多个孩子中,只有九人坚持到了最后,鸭屎是其中之一。目前又有三十多人加入了学徒队伍。才三年时间,鸭屎便成了学徒中的老人。
  其他八个人包括运河貂与通天鼠,以及火头王带的鸡头米,都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好多次行动,唯独鸭屎没有参与。关于鸡头米,此后会有更详细的介绍,这人低调、沉稳,专业技术一般,但行政能力很强,所以在宁十三崛起于微山的过程中,他也掀起过风浪。
  这次先生给鸭屎的任务,让他很害怕,因为太难了。
  鸭屎不理解宁十三的意图,其实他是在给鸭屎入门的机会。入土匪帮,你需要杀一个人,割了头带回来。入盗贼门无需这么残忍,但也要有个差不多的流程。
  不同的盗贼帮派有不同的规矩,怀义堂的规矩就是,要偷一个响当当的物件,并且要有一定的偷盗难度。

  宁十三给鸭屎的任务是,从县城药铺张老板小老婆右手上偷走她的翡翠手镯。
  “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能偷到,我近期将宣布你入我门。如果偷不到,你就再等几年。我也会把类似的任务给其他的孩子,如果他们完成得比你好,你也会失去入门的机会。”
  “先生,如果手镯是她小时候就戴上的,拿不下来了怎么办?”鸭屎问。这正是这次任务的难度。如果取不下来,那就意味着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那就连手一起砍下来。”
  宁十三面露凶光地说。
  当夜,鸭屎带了些开锁、爬高等基本工具,独自划船离开莲花岛,前往县城。
  晴空月圆,湖上一片静寂。在满月下,他看到一群身上发着微光的鱼,在湖里游来游去。他很害怕,船划得越来越快。
  其实那是微山湖目前已经灭绝的鱼类,叫马龙鱼。马龙鱼与萤火虫是一个原理。它们鳞片上有聚光的功能。
  三更刚过,他便上了岸,沿着湖边向县城的方向走去。去往县城的路经过一片荒林。林子里有大片的墓地,过了墓地是一片洼地,那里便是乱坟岗。
  经常有野狗在这里撕咬乱坟岗的尸体。鸭屎很害怕,但又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选,只能硬着头皮往县城赶。
  刚过乱坟岗,他便看到前面有很多东西在动。他本能地蹲了下来,靠在一棵大树后面。
  常年练就的夜视能力在这时又派上了用场。他仔细看了下发现,前面的麦秆堆旁,有一群狐狸,成群站在那里开会。
  没过多久,一只年长的狐狸学着人的模样对着月亮跪拜。其他的狐狸也开始拜了起来。
  小的时候听老鲶鱼说过,狐狸是灵兽,能通阴阳。他们在这里拜月肯定是遇到了大事。要么是天灾,要么是人祸。

  大约半小时后,狐狸四散离开了。它们离开后,鸭屎继续赶路,心里一直想着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起初很害怕,但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
  到县城后,他第一件事是找到那间破庙,将身上的东西藏到庙里,然后在佛像后面睡了一会儿。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他走出破庙,开始寻找药店老板的住所。当他走到药店老板宅子旁时立即傻眼了。他顿时又觉得,这个任务无法完成。
  这是一栋中西合璧的四合院建筑,修建于晚清时期。院墙有三米高,门楼是西式的,大门是铜疙瘩大铁门,大白天也一直关闭着,仅仅在右边那扇门上开一个小门,供人进出。里面有专门把门的人一天到晚看着。
  翻越高墙都难,更何况找到药店老板小老婆的房间。即便是找到房间,如何从她手上取下翡翠手镯,也是个问题。
  他在宅子前边的一个店铺旁的墙角坐了下来,一直盯着那家的大门。
  从下午一直到傍晚,竟然没有人出入。
  夜幕降临的时候,突然天上掉下一条干枯的树枝,砸到了鸭屎的头上。这一砸把他给点醒了。他想到了翻越大门的办法。
  他抬头一看,一棵巨大的槐树长在药店老板宅子对面的路旁。爬上这棵树便可以沿着树干爬到宅子的墙上,通过院墙下到宅子里便可以寻找老板的小老婆了。
  找到老板的小老婆后,如何将她手上的手镯偷走更是难题。他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了,趁没有人的时候,迅速爬到了树上。

  上到树上他才发现,从树杈到院墙还有点距离。他待在树上可望见整个四合院的情况。原本以为,锁定老板的小老婆是一件很难的事,但爬到树上后,他一眼就锁定了目标。
  当时堂屋里一家人在用晚餐,老板的左边是大老婆,大约有四十来岁。老板的右边是小老婆,二十出头的样子,右手戴着玉镯,低头吃饭不语。在大老婆旁边坐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可以猜测,他应该是大老婆生的。
  家里一位男仆负责管家,住在厨房里的小榻上,还有一位女仆负责做饭和杂活。
  让鸭屎不安的是,家里还有一只卷毛狗。这是一只纯种的北京狮子狗,约三十厘米长,属于微型的。但这种狗极为灵敏和凶悍。如果鸭屎稍微有点动静,它就会察觉。
  鸭屎把绳索套在树杈上,沿着绳索的晃动落到了墙上。刚站到墙上,那狗便叫了起来,边叫边往墙这边跑。
  时候是傍晚,宅子外的街道上不时有人走过,这家人倒也没觉得有问题,并未理睬狗的行为。鸭屎平卧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管家从屋里出来,呵斥了一句,那狗摇着尾巴跑进了厨房。
  正当鸭屎不知如何是好时,他突然看见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根晾衣绳,绳子上还有几件衣服,明显是今天晾上的,尚未干燥。
  他用身上那股带钩的绳索将其中一件衣服套住,提了过来。当年老鲶鱼告诉过他,对付狗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毒死它,另一种是披上主人的衣服,迅速把事情办了。
  狗的嗅觉比较灵敏。当你刚披上它熟悉的人的衣服时,它一时反应不过来。但是,如果时间一长,你的体味与主人的体味揉到一起,狗便能察觉。
  他将一件上衣缠到身上,沿着墙往东屋的方向走,那狗果然没有叫。
  东屋北头住的是小老婆,穿过一个宽阔的厅堂,到东屋南头,便可以看到,那里住的是大老婆和孩子。
  院墙如此深,如何下去,又是个难题。

  他沿着墙继续走,然后轻轻踏上西屋的一排青瓦。晚清建筑的瓦非常滑,只有靠房檐的地方可以迅速无声地走人。当然,前提是,那家的瓦当必须好。药店老板属于富裕阶层大乡绅,绝不会用差的瓦当。
  鸭屎沿着瓦当过西屋,来到了堂屋旁边。堂屋旁边有一棵枣树,距墙头尚有两米远。他看到,两位仆人都已经离开了堂屋,老板也走到东屋的客厅里喝茶去了。
  老板娘和孩子正在东屋接受老板的批评,唯独不见小老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