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0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应该离开这里,去一个能体现我价值的地方,成天只是吃饭睡觉、打猎瞎混,过一天算一天的,再继续下去,我都快得抑郁症了。”
  南宫兜铃无法忍受得过且过的日子,她可不是南宫决明,能在无聊与平淡找到乐趣。

  她喜欢刺激。
  碧桃儿问:“你想去哪里?”
  “不清楚,先走出这个村子再说。”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山坡跑下一个人影,朝村落狂奔而来。
  南宫兜铃站起来,瞧见来人身穿军服和盔甲,她立即警惕的把手放在腰间的青龙引魂幡,还不能判断来者的善恶。

  这士兵越跑越近,碧桃儿无预警的大叫一声,提起裙子朝士兵跑去,“哥哥!”
  “碧桃儿?”对方错愕不已。
  碧桃儿扑进他怀里,士兵抱着她稳稳的转了一圈,把她放下。
  碧桃儿眼泛泪光,“哥哥,你回来了?一连几个月不托信回家,我以为你战亡了。”

  “先别说这个,燕贼带领了六十万军马,要从鸢尾关杀过来了!这个村子是他们侵略的必经路线,你快让村里的人收拾东西逃走!”
  士兵看向南宫兜铃,一脸震惊,“这不是南宫法师吗?”
  “你认识我?”
  “你当初重伤,在青龙将军的大帐里歇息,是我把衣服拿进去交给你的,临走前,我还撞了一下柱子。”
  “原来是你这个白痴,当时你头低低的,我根本没记住你的样子。”
  “南宫法师,你可知道青龙将军和流沙将军的下落?”
  南宫兜铃和碧桃儿相看一眼,并不急着回答。
  士兵往下说:“青龙将军实行凌迟处决的那一天,发生了一件事,原本戴着枷锁跪在练操场等待处决的青龙将军,眨眼间,竟然变成了流沙将军,把大伙都吓坏了。后来,流沙将军带着齐天法师出了军营,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去了哪里,接着没再见他们两人回来过,青龙将军更是无缘无故的不知所踪,邪门的很。”
  “哪里邪门了,本来是我使的计谋,让流沙代替青龙受刑,法术的效果明明可以维持到处刑完毕的,不知什么原因,流沙会提前暴露原形。”
  士兵说:“处刑当天,青龙将军麾下的四百二十七名将士,全部跪在练操场为青龙将军求情,连卧床不起的伤兵,也拖着伤重的躯体爬起来陪弟兄们一起跪下,希望流沙将军开一面,饶青龙将军一命。流沙将军半天没有出面,负责行刑的千夫长坚决遵行流沙将军的命令,所以……我们和他们那一方胡闹般打了起来,由于我们这边有伤者,他们心生怜悯,并未下重手,只是把我们拖走,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导致行刑延误,天快黑的时候才把我们制服,行刑的人正准备动手,却意外的发现青龙将军变成了流沙将军……没想到,是我们好心办坏事,误了法师的计划。”

  “后来呢?”
  士兵接着说:“后来齐天法师从流沙将军的大帐里醒来,流沙将军不知和他商量了什么,两人策马走,再没回来过。”
  “军营里没有将军带领,岂不大乱?”
  “我们等了三天三夜,然后派人通报赵王,说流沙将军可能受到燕贼伏击,生死不明,赵王便派了另外一名将军前来统率我们,这位将军把青龙将军和流沙将军的部队一并集结,叫我们团结一致对敌,不可内讧,我们怀着两位将军为何会失踪的疑问,相安无事的在军营里每日操练,今天,燕贼突袭,新任将军不了解敌情,不把燕贼的战车放在眼里,让我们全军对战,可惜,人怎么和战车打?一下子让燕贼侵占了鸢尾关,我方损失了十万人,如今正在撤退,燕贼并不追击我们撤退的兵马,而是换了个方向,朝这边迁移,看样子,是想绕到秦军那边去,和秦军联手,准备围堵赵国都城!赵国这回,可是连老天爷在催我们亡国了!”

  碧桃儿一听,慌忙往村里跑,“我这叫大家逃走!”
  南宫兜铃说:“碧桃儿的哥哥……“
  “在下宋仁。”
  “宋仁,你有马吗?”

  “在山坡,坡太陡,马不敢下来,我等不及,用双腿跑了过来。”
  “你的马借我一用。”南宫兜铃往山坡方向走去。
  碧桃儿赶紧折返,拽住她手,“南宫法师,你干什么!”
  “碧桃儿,你和你哥哥负责让村民逃走,我去拖住燕兵,给你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宋仁也拦住她,“对方可是有五十万人马,你一个人,怎么拖住?”

  “宋仁。”南宫兜铃腰间的青龙引魂幡发出声音。
  宋仁一惊,“这声音是……青龙将军?”
  南宫兜铃把青龙引魂幡抽出来,横放在宋仁面前。
  青龙引魂幡熠熠生辉,雪白光芒纯洁无暇。
  “我是青龙。”
  “将军!”宋仁慌忙跪下,“将军!你为何……”
  青龙冷喝:“别多问,遵从南宫大人的吩咐,去帮助村民撤退。!”
  “你可曾记得我说过,此幡是军令,执拿引魂幡之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铁令,不可违抗。”
  “是……属下遵命。”宋仁抬头看着南宫兜铃,“法师,你千万保重。”
  碧桃儿红着眼睛看她,摇摇头,不许南宫兜铃走。

  南宫兜铃轻轻推开她手,“放心,我可是南宫兜铃,没那么容易死。”
  她傲然朝山坡走去,一匹白色战马等在那里。
  南宫兜铃回头看了一眼村落,碧桃儿和宋仁在水井边怔怔的望着她,他们的心情一定和南宫兜铃一样,此去一别,便是生死未定。
  南宫兜铃抓住战马的缰绳,踩马镫,还未翻马背,战马不爽的摆了一下屁股,缰绳脱手,南宫兜铃哎呦一声坠地,摔了个狗啃泥。
  她站起来,甩甩头发里的泥土,吐出嘴里的杂草,回头发现碧桃儿和宋仁同时捂着嘴,满脸惊讶看着自己。
  她顿时双颊飞红,前一秒还帅的天下无敌,后一秒出糗了,她假装镇定,冲这对兄妹竖起大拇指,咧开缺牙的嘴,强行露出一个“我没事”的笑容。
  远处,碧桃儿和宋仁都摇摇头,仿佛对她非常的担心。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