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0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叫得这么温柔,我都脸红了,青龙,你的暴脾气去哪儿了?”她顷刻间恍然大悟,“沉默的引魂幡开口说话,原来是这个意思!难道……你和引魂幡融为一体,其实也是冥冥之安排好的?”
  她叹息,“可惜,太迟了。会说话又怎样,已错过了限定的时间。”
  “南宫大人,你在说什么?我做错事了?”

  “没什么,你别放在心。”她抚摸引魂幡的杖身,“能感觉到吗?”
  “能,南宫大人正在摸我。”
  “别说的这么怪,我只是在检测你的附身有没有及格,要是感觉不到外界的触碰,表示出了差错。”
  “我能清晰的感觉出你稳稳的握着我。”
  “那没问题了,现在开始,我要把你正式收为式神,我动手咯……”
  忽然地,碧桃儿用肩膀推门而入,南宫兜铃慌忙把引魂幡藏到背后,像一个刚刚做过坏事的孩子被当场抓包。
  “南宫法师,你终于醒了?”碧桃儿手里端着一盆热水,“大家正在发愁,你要是还醒不来,可怎么办,我们这村里又没有像样的大夫,连村长都想不出办法让你醒来。快来洗个脸。”
  南宫兜铃顺手把引魂幡插在腰间,掬水洗脸,清爽了许多。
  望着水倒影,额头的伤口已经结痂,本可以用白符和灵气作法愈合,但她白符只剩下两张,不想浪费。
  这个地方,不知该从何处弄来更多的白符,要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没有白符用以施展法术,步履维艰,想起未来,一阵迷茫。
  碧桃儿说:“南宫法师,你脸色如此红润,一点也不像昏迷了两天的人。”

  南宫兜铃抛开烦恼,振作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
  “喜事?”碧桃儿瞪着眼,转头望了望外面的草棚,“青龙将军死了才七天,算你遇喜事,也不必这么开心吧?”
  “他注定要死。一个人的命数,无法改变,有人能活一百岁,有人一出世夭折。”
  “你的心情转变的还真快,前两天,还跪在青龙将军的遗体前不吃不喝的,又掉那么多眼泪,我以为你伤心欲绝……”

  “喂喂喂,我可没掉眼泪……”
  “你有,在夜里背着我们哭的,早去看你时,脸都是干掉的泪痕。”
  青龙引魂幡在她腰间闪了一下兴奋的光芒,南宫兜铃慌忙阻止碧桃儿说下去,“我才不是那么容易哭鼻子的人!你胡说!”
  “南宫法师,这个东西是不是在发光?”碧桃儿盯着青龙引魂幡看个不停。
  南宫兜铃转移话题,“有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饿了整整一个星期,连水都没喝,整个人有点虚脱,胃里翻卷的难受;
  好在练过武功,有真气垫底,起普通人,她没那么容易饿死。
  碧桃儿说:“吃的倒是有,只是,你真的没事了吗?”
  “没事没事,我好的很。”

  “青龙将军和另外一名将军的遗体,该如何处理?村民们都等着法师来做决定。”
  “埋了呗。”
  “这么……埋了?”
  “人死灯灭,留着一具腐烂的臭皮囊有什么作用?”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用选个黄道吉日?”
  “这是风水师干的活,算了,为了给你们村子积攒福气,我且算一算。”

  南宫兜铃在手指掐算天干地支,“坟墓选的好,对死人没什么帮助,该在地狱受苦的依旧受苦,所以说,择日下葬,挑选风水宝地这些程序,并不是为了死人服务,而是给亡者的后人造福,是替活人做的功夫,可是青龙没什么后人,我省点事吧,吉日不必选了,选个宝地行。”
  南宫兜铃走到门口,指向一方,“把青龙的遗体埋在村子的东北角,那里靠山,而且山形如蛇,流畅自然,在那山底下筑坟,能让村子气脉流通,不至于伤了村子的阴阳和谐。东方属木,北方属水,木生火,水生木,木克土,水克火。”
  碧桃儿眨眨眼睛,“法师,你说的话,我半点没听懂。”
  “是说,你这村子地理荒芜,缺水缺木,记得把坟墓四周的树木砍去,他的坟头不适合栽树,木太多,会把水气堵住,但是,你们得在坟墓的对角线,也是西南方多种树,要是能种竹子好了,可惜你这地方太干旱,竹子活不了,那种杉树吧。”南宫兜铃抚摸下巴。

  “杉树?”
  “实在找不到杉树苗,随便什么树都可以。”
  “我会让村长去找杉树苗的。”
  “处理好这些细节,青龙的坟墓不会压住村里的泉***水自然会活络起来,让村口的水井在百年内不会枯乏。最好的坟墓,是背山、对林、离水,也是说,靠着山,对着树林,离水源远一点最佳,这样一来,也能带动附近的土地催发福气,周围的农作物也会收成更好。风水知识我只略知一二,要是我师父在这里,他肯定能提出更好的建议,我手没有风水罗盘可以测算,也只能如此将一下了,总之,你照着我的话去做,只会给村子增色,不会对这里的风水有任何折损。”

  碧桃儿认真的默诵她的建议,仿佛生怕自己转身忘。
  “对了,拜托你们把两人分开埋,离的越远越好,流沙那畜生王八蛋没有资格和青龙将军邻。”
  “哦……”碧桃儿打量她,“南宫法师,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为青龙将军感到伤心了。”
  “他已经永远不会离开我了,没必要再伤心难过。”南宫兜铃跨步走到院,从包里拿出沙漏,看着里面掉落的十二枚琉璃珠。
  她冷笑,“反正回不去了,留着你这个废物也没用。”转身把沙漏放到碧桃儿手,“给你玩。”
  碧桃儿惊喜的接过,“好漂亮!这是什么宝石吗?”她一摇晃,琉璃珠便清脆作响。
  “这个叫沙漏。”
  “谢谢!”
  “虽然对我来说不值钱,但是,在这个造不出玻璃的时代,是无价宝。”
  “玻璃?玻璃是什么啊?”
  “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宝石。”
  碧桃儿高兴得跳起来。
  南宫兜铃对着辽阔的天地伸了个懒腰,深深呼吸一口空气,“看来,得在战国找份工作糊口了。”
  她只是口头乐观,心里却如刀绞一样疼痛,青城,永别了。
  不免对安息法师涌起一股憎恨,那个自私自利的家伙,让她落得如此境地,有家回不来,可气可恨。

  时值正午,骄阳似火。
  南宫兜铃在村口的水井里打水解渴,碧桃儿在旁边,也用木瓢从桶里舀水尝了一口。
  碧桃儿略显吃惊,“这井水起往日忽然甜了许多,一定是南宫法师布置的风水阵起了作用。”
  井搭有凉棚,落下一片阴影,南宫兜铃靠着冰凉的井壁坐下歇息,望着西南方向一片矮矮的杉树林。
  一个月前栽下去的树苗,如今正在蓬勃生长,要想它们全部长成大树,起码得十年以。
  这些树和青龙的坟墓形成了一处漂亮的风水阵,让村里的气脉阴阳螺旋般互相流转通畅,不止影响了地底的水源,让井水变甜;还叫福气从地里渗出来,连整个村里的人都变得健康了许多。
  南宫兜铃解开后背简陋的自制弓箭,花了一整个午在林子里猎野味,收获了不少野鸭和野兔。
  碧桃儿见她脸色愁苦,垂头丧气,疑问:“南宫法师,你收获如此丰盛,为何还在烦心?”

  “也许我该走了。”
  碧桃儿蹲下,抓住她衣袖,“南宫法师,你不要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