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9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非你还蒙在鼓里?江业做工程的都知道了,还说你大义灭亲,上次硬是没让她中标;不过也有人说你放长线钓鱼,后面肯定有大工程给她。”
  “竟有这种事?”方晟分寸大乱,原地转了两圈,见吴玉才等人往外走,匆匆说,“回头联系!”
  “比梧湘几家西餐厅都气派,”宣朔夸道,“我预感生意会很火爆!”
  “谢谢宣县长吉言。”
  叶韵笑语盈盈道,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明媚。

  提纳诺工地还没有动静,但已用白漆画了很多格子,似乎做了一点准备。爱妮娅说老外做事特别较真,绝对严格按流程办事,审批手续没走完最后一道程序,肯定不会开工,这跟我们这边先上后报、边干边走流程的作风大相径庭。
  “如果新金融街修建成功,站到银行楼顶能看到提纳诺超市。”眺望远方,房建军若有所悟。
  俞鸿飞接道:“如果多几家企业落户,把高科路繁荣起来就好了。”
  方晟道:“别着急,一口吃不成胖子。”

  回到正府办公楼,审计局牛局长已等了很久,刚落座便迫不及待说:
  “四源镇的问题比较严重,短短几天已经查到不少线索,有的已形成证据,考虑到这件事范围比较广,涉及干部比较多,我觉得还是先向方县长回报一下。”
  方晟早有预料。
  他之所以敢在常委会抛出这个话题,事先做足了准备措施。起因是江璐原在四源镇当大学生村官时,经常听村民们议论水稻直补资金发得“很奇怪”,有的田亩数不对,有的名字不对,问村干部则支支吾吾解释不清。每年村部公示榜只贴半个小时就匆匆撕掉,村民们想拍照片也不肯,有眼尖的注意到公示榜里多出不少陌生名字,根本不是本村村民。
  江璐与其它村的大学生村官联系,得知这种情况是普遍现象。村民们毕竟文化程度不高,对水稻直补政策也不太了解,每年存折上多点钱就心满意足,谁也没当回事儿。江璐敏感地觉得其中大有蹊跷,反正在村里也闲着没事,遂沉下心做了一番调查。
  一路追索,后来因为权限和技术有限不得不中止,但江璐已发现此事不单是村干部层面所为,而是镇村两级干部伙同作案,镇信用社也有一定程度参与的隐秘勾当。

  江璐将此事向方晟作了回报,方晟也当过大学生村官,对村干部私吞水稻直补资金的事也有所了解,不过黄海与江业情况不同。一是黄海境内水稻种植面积小,直补资金总金额不高,油水不足,而江业是以种植为业的农业经济;二是黄海直补资金不分解到各乡镇,直接从财政账上汇到各支行营业部,批量汇到农户存折,乡镇没有可操作空间。
  当然也存在田亩面积弄虚作假,冒名领取的现象,毕竟只是极少数,也没有大动干戈查处。
  方晟意识到这是拿基层干部开刀,震慑费约在常委会势力的大好时机,因此静静等到邱秋跳出来跟自己作对时,刺出关键一枪。
  “目前查到什么程度?”方晟问。

  “情况十分严重,”牛局长皱眉深深连抽几口烟,道,“工作组分成六个小组到四源镇反映比较多的村组进行随机走访,调查的87户中有29户名字、田亩挂不上号,有村民签字的田亩表、村部盖章的汇总表、财政下发的水稻直补资金发放表、村民存折,三张表之间、表与存折都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整个账目简直一团乱麻!”
  “是不是村干部们弄虚作假?”
  “前期田亩、农户、存折号、身份证号统计,都是村干部具体负责,出了问题他们当然有责任;各村上报到镇财政所后,镇里要派人抽查、核实,这个环节肯定没做到位,而且根据工作组找部分村干部谈话了解的情况,有些镇干部明知其中猫腻还帮着隐瞒,也收取了好处;直补资金发放过程中,信用社有义务核实存折是否本人支取,可实际操作中有的村干部拿着几十本、上百本存折到柜面取钱,信用社根本不闻不问!”

  “参加的镇干部达到什么层面?”
  牛局长眉头皱得更深,沉吟片刻道:“据目前掌握的准确线索,四源镇分管财政副镇长范俊肯定有问题,财政所长、农补办主任等也都涉及其中……方县长,昨晚,咳咳,某位县领导打电话要求我点到为止,咳咳……”
  “县领导,就是邱常委吧?”方晟冷峻地说,“后院起火他当然着急了,可必须追查到底,不管牵涉谁绝不姑息,给广大农户一个交待!”
  牛局长离开后,方晟拿起手机准备打给叶韵,这时淡忠守踱了进来,边四下张望边笑道:
  “到底是县长办公室,比我们纪委那边气派多了。”

  方晟起身相迎,笑道:“纪委应该简洁、大气、威严,不象我们稍有点家私都捧到台面上。”
  两人哈哈大笑,到旁边会客沙发坐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呐,”淡忠守道,“今天来想请方县长出主意的。”
  八成也是水稻直补资金的事!方晟暗自猜忖,不露声色道:
  “请教不敢当,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关于水稻直补资金统计和发放工作,不幸被方县长言中,四源镇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估计这回查下来要抓一批小鱼小虾,那都是常规动作不在书中交待。现在问题是,除了四源镇其它抽查的三个乡镇情况也不乐观,虽然金额没有四源镇大,牵涉面同样很广,而且说有关人员交待,私吞直补资金现象在江业县非常普遍,大概已经持续了四五年,很多涉事者目前已不在乡镇调到县城,还有的提拔到领导岗位……”

  方晟也觉得事态严重:“咦,不是说江业的干部廉洁奉公,从来不敢贪污**么?一个小小的直补资金就捅出这么大窟窿!”
  “水至清则无鱼啊!”淡忠守感叹道,“费书记从当县长起在经济问题方面的确采取零容忍的高压政策,当年雷厉风行处理了不少干部,使得吏治为之一新,也是事实。然而有的干部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县里在大家都熟悉的领域反腐,他们就别辟战场,专门从平时注意不到的死角下手,虽然小偷小摸,数额不大,但细水长流,日积日累下来也能斩获不小,水稻直补资金就是一例。方县长,昨晚我和牛局粗略估算了一下,单四源镇涉事干部员工就有三十多人,再把其它三个乡镇加上去,意味着查处人数超过百人,如果全县展开大检查那简直……简直是一场灾难!”

  日期:2018-04-0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