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9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概这是金队长从警以来最难堪、最痛苦、最漫长的一次解手铐了,平时不知有多熟练的动作,这会儿做起来特别费劲,哆哆嗦嗦好一会儿都弄不开,薛队长看不下去,一把将他推开,骂道:
  “笨蛋!”
  然后三下五除二解开手铐,再三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们要回去严肃追究。”
  “我也要报案,”方晟索性把事情闹大,指着徐总等人说,“他们强逼女下属陪客户喝花酒,遭到拒绝后还威逼打骂,大家看,衣服差点被扯破,请问算不算猥亵侮辱妇女?”

  徐总等人自从听到于道明的身份,知道今天惹上大麻烦了,躲在一边不吭声,不料方晟还没忘掉他们。
  薛队长当即问芮芸:“那位同志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
  芮芸心知今晚这一闹已无法在一建立足,反正这两年也受够窝囊气,索性撕破脸也没什么,毅然道:“情况属实,如果需要我会出面指证!”
  “你——”徐总和叶主任气得直哆嗦,暗想看来这婆娘是不想在一建混了。

  薛队长处理问题比金队长成熟多了,略一思索道:“今晚情况特殊,我们就地做笔录,麻烦这位同志……”他朝方晟笑笑,“配合一下,其他人依次进行……”
  王副厅长轻声道:“于省长,我派人先送您回去?”
  以于道明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做笔录,遂点点头,拍了拍方晟的肩,朝赵尧尧笑道:
  “以后常联系。”

  这么一说在场都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算于道明离开都不敢怠慢。
  一问一答,加上核实和佐证,找大堂经理和服务员作证等等,警方已经非常客气且高效行事,履行完既定程序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徐总、叶主任等人还灰溜溜倦在角落里等待,个个脸色灰白,惶惶不可终日。
  他们都是在场面上混的人,知道就算于副省长不追究此事,公丨安丨厅那班人为了巴结奉承也会严查到底,给予职权内的顶格处罚,以后好在领导面前邀功。
  “先送你回家吧。”
  上车后赵尧尧对芮芸说,芮芸没精打采点点头,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半晌幽幽道:
  “气是出了,工作也没了,不知今夜能不能睡得着。”
  “毕业后你一直在一建工作?现在什么职位?”方晟问。
  “在大学学的建筑系嘛,按专业对口原则就应聘去了一建,然后,”芮芸头倚在车窗前目光迷茫而无助,“前几年还算顺利,一路升迁到目前后勤保障部副总位置,两年前自从这个徐总接任后我的噩梦就来了,平时总色迷迷打量我,什么接待都把拖到后面,还暗示只要献身就能升职什么的,唉,真是度日如年,今晚应该是彻底爆发吧,我再也无法忍受,他也为老不能得手而恼火……”
  赵尧尧也深深惋惜:“毕业后十年的努力付之东流,当初我辞职也难受了好一阵子……”
  “老公在哪个单位?”方晟又问。
  “中学老师,很好很厚道的人,只是……工作方面不能给我半点帮助,而且儿子在私立性质的外国语学校读书,经济压力很大,这也是我始终委曲求全的原因。”芮芸黯然道。

  “芮芸,我……”
  赵尧尧一张口方晟就知道她准备资助,抬手阻止,微微沉思后说:
  “如果不介意私企,我可以推荐你去一家公司。”
  “好啊,”芮芸喜不自禁,“不管哪儿只要能让我落脚,能养家糊口就行!放心,凭我在行业里的人脉资源肯定能帮公司承揽到业务。”
  “只要你去,人家绝对不会亏待你,职位、年薪什么的都没问题,”方晟顿了顿还是透个底给她,“老板是我和尧尧的朋友,私底下都能说上话,你只要去听从安排就行。”
  “谢谢,谢谢,”刚丢掉工作随即得到更好的去向,芮芸心情格外舒畅,这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两人,琢磨了半晌才试探道,“尧尧,方晟,你俩……小容呢?”
  赵尧尧一走神,方向盘向右侧一歪差点撞上路边护栏。
  “小心点!”方晟提醒道,“芮芸,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慢慢细聊,总之我已和尧尧结婚三年了,儿子已经两岁多。”
  “噢——祝贺祝贺!”
  芮芸社会经验十分丰富,猜到周小容出局、赵尧尧上位肯定有内情,车里不便多说,遂闭口不谈。方晟也及时转移话题,把牧雨秋的手机号发给她,说明早会有人与她联系。
  车子开到小区,芮芸老公接到电话早站到楼下等待,见他拥着芮芸走进楼道,赵尧尧感慨道:
  “在外面受再大的委屈,回到家有爱人轻轻拥抱便已足够。”
  “嗯,家永远是遮风挡雨的小窝。”方晟道。
  时间已接近凌晨,加之赵尧尧也有些倦意,两人便随便找了家快捷酒店住下,准备明早回江业。

  简单洗梳后躺到床上,方晟却辗转反侧,长吁短叹,好半天都睡不着。赵尧尧非常奇怪,平时他睡眠很好,基本上沾着枕头就呼呼大睡,今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因为芮芸问的那句话?
  “在想什么?”她问。
  方晟点燃一支烟——顾及到赵尧尧的感受,他绝少在床上抽烟,说明此刻心情很糟糕。
  “我是想,假如今晚的情况如果你叔叔不在旁边,会是怎样一个结果?请爱妮娅设法找关系,还是让这帮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被押到局子里任人宰割?想想觉得窝囊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现阶段这是国情啊,没办法的事。”
  “所以尽管后来场面上好像赢了,我们扬眉吐气了,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又如何?无非省长压厅长,厅长压局长,局长压队长,大队长压小队长……事实是芮芸丢掉工作,那才是最大的失败!不错,我们的能力可以帮芮芸,可不知多少个芮芸在忍气吞声,默默承受上司的骚扰,有的甚至不得不屈身将就,换取一份职业而已!”
  “你联想到工作了?”
  赵尧尧知他到江业后举步维艰,心里郁结了不少气,趁着这个机会发泄出来也好。
  “如果到三井庵你会震惊尼姑们生活的环境之差,只比露宿街头好一点点罢了,然而请求堵漏、修门的报告拖了几年都没批,那些尸餐素位、碌碌无为的官员啊,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如果自家卧室漏雨,他们能搁两天?家里防盗门坏了,恐怕夜里都睡不着,可三井庵……”方晟愈说愈激动,将烟头狠狠按掉,道,“为官一任哪怕不能造福一方,总不能辜负手里的权力,为老百姓真正做一点实事,解决一点困难,将来至少能毫无愧疚地面对孩子,而不象某些官员退休后连家门都不敢出!”

  “我知道你想做得更好,但别给自己太多压力。”
  “江业县对我来说是一张白纸,我是没有压力的,相反压力在他们那边,压力越大阻力也越大,这也是一场较量!但我不会妥协,只会倍增勇气,因为相信正义站在我这边!”
  赵尧尧柔声道:“从刚认识起我就看出你是有理想、有追求的好男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