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0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往肺部深深的吸进一口空气,起身按住胸口,心跳因为突然间的回血而加速鼓动,抽痛不已。
  她咳嗽着,脸半凝固的血液弄的她皮肤发痒。

  忽然,眼前的树林扭曲了一下,青龙将军和流沙将军的身影同时出现。
  她讶异,迷魂阵居然解开了。
  青龙将军的柴刀深深扎在流沙将军的胸口处,流沙将军往后退开一步,柴刀抽离胸口,鲜血狂喷,身子朝后颓然倒下,一动不动。
  不知他们二人刚才在内部空间如何恶战,总之青龙将军凭他自己本事夺取了最后的胜利。
  青龙将军拖着柴刀,以疲惫的步伐朝南宫兜铃走来,在半途跪倒在地。
  南宫兜铃跑过去,搂着他身,青龙将军嘴里吐出大量的浓稠血液,呈现暗红色。

  南宫兜铃扭头看向四周,齐天法师已然不见,“那三寸钉躲哪儿去了?我要找他算账!”
  “他……他看到流沙那畜生即将败在我手,为了自保,便提前偷溜了。”
  怪不得迷魂阵会解除,原来施法者跑路了。
  青龙将军连喘气都十分困难。
  南宫兜铃发现他腹部有一处大创,在汩汩冒血,流沙将军虽然输了,却也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南宫兜铃让他平躺,双手按住他的肚子。
  无奈,鲜血止不住的从她指缝里狂涌而出,怎么按都无济于事。 !
  青龙将军的眼皮剧烈震颤,他努力转头看向南宫兜铃,嘴里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他缓缓的抬起脑袋,南宫兜铃俯低身体,把耳朵贴在他嘴边,她只听见他从喉咙里呼出一声凝重漫长的叹息。
  南宫兜铃等了半天,也没听见青龙说出半个字。
  青龙的反应寂静的令人心情压抑。
  南宫兜铃直起身体,看见青龙的瞳孔已经松垮垮的散开,没了生气,也没了光亮,呼吸在鼻间消失,胸口停止起伏。
  南宫兜铃一开始不相信这个事实,她双指按在他脖子间,没有任何脉搏。
  她颓废的垂下手臂,这么呆呆的坐着。
  月现从旁边走来,望着南宫兜铃,惊愕的问:“他……死了吗?”
  南宫兜铃没有回答。
  是的,青龙死了。
  她竟然失败了。

  承诺过保证会让青龙活下来的,她没做到。
  青龙注定要英年早逝,但她没预料到,他会在自己面前死去。
  月现见她神情如此悲沧,似乎不忍心再问,盘腿坐在她膝盖边,安静的陪着她。
  流沙将军那边毫无动静,估计他在倒下的那一刻已断气。

  南宫兜铃在青龙的尸体旁边坐了很久,午后的太阳渐渐朝西方倾斜,她好像打了个冷战,身体抖了一下,回过神来。
  抬起手,抚过青龙脸颊,把青龙的眼皮合拢,又解开他手臂缠绕的布条,把柴刀取了下来,她细心的摆好他的双臂,为他抚平凌乱的衣襟,整理他的衣带。
  算他死了,她依旧把他尸身当成活人一样尊重。
  悔恨、自责、痛惜和悲愤在啃食她的心灵,她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无能。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灵气在关键的时刻会用光,她根本不算一个及格的引魂师,师父说的没错,她是个半吊子,不入流。
  林子里静的连落叶坠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南宫兜铃听见腰间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动。
  她从布包里拿出沙漏,最后一颗琉璃珠,在刚才掉下去了。
  南宫兜铃望着沙漏,喃喃自语,“回不去了吗?”
  她抬起头凝望战国的天空,布满晚霞,太阳要沉没了,夜晚即将掠夺大地。
  难道真的如安息法师所说,她得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自食其力的活下去了?永不能回去青城,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念及此处,目光变得晦暗绝望。

  天色转瞬黑透,气温骤降,村民们举着火把进入林子,声声呼唤“军爷!青龙将军!你们在哪里?”
  看来还有人牵挂她的死活。
  火把靠近,碧桃儿从亮光里跑过来,发现南宫兜铃坐在青龙的尸体旁边发怔。
  落叶间发出窸窣响动,碧桃儿受到惊吓,看见一只小动物的身影飞快窜入树林。
  南宫兜铃望着月现离去的方向,无动于衷,心灵麻木。

  月现不想和这帮村民打照面,走了也罢,南宫兜铃没有留他的理由。
  她又垂下眼皮盯着青龙去世的神态,像睡着了,祥和宁静。
  碧桃儿推了推她的肩膀,“你没事吧?”
  南宫兜铃不答话。

  村民们聚拢过来,看见青龙将军的尸体,顿时和旁边的人相拥而泣,他们的救命恩人死了,止不住的惋惜痛哭。
  村长拄着一根木头拐杖走来,把嘴里的烟斗取下,对村民吩咐,联手抬起青龙将军和流沙将军的尸体,运回村子里去。
  村长望着南宫兜铃,摇摇头,悲戚戚的叹气,沉默不语,一边抽着烟斗,跟在村民身后回村。
  只剩下碧桃儿一个还留在这里。

  “姑娘,你头的伤,没大碍吧?”
  南宫兜铃用一种几乎看不见的微弱幅度摇头。
  碧桃儿从怀里捧出南宫兜铃先前遗落的布鞋和引魂幡,整齐的放在她面前。
  “我来找你时,在路捡到的。”
  南宫兜铃望着地的物件,心想,都回不去了,这引魂幡留着还有什么用?
  村民们搭建了草棚,用于停灵。
  她并未说明青龙将军和流沙将军之间的恩怨,也没向村民交代两人因何身亡。

  回到村子以后,她只说了一句话:“把这二人遗体分开摆放。”
  接着她双膝一跪,在盖着青龙将军的草席前一守是四天五夜,滴水不进,饭也不吃,不说话,不挪动,像一块石头。
  没人理解她的心情。
  要是师父在这里好了,有人骂骂她,反而会让她头脑清醒些,师父定会责备她狂妄自大,不自量力,害死了青龙。

  南宫兜铃微微收紧放在膝盖的拳头,生平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如同被人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振作不能。
  她触碰到了自己的极限,感觉到了自己并非无所不能,师父老说她是个没用的废物,她一直不认,如今不认也不行。
  村民们围在停灵的草棚外,交头接耳,声音很低,但南宫兜铃能听见。
  “军爷在青龙将军遗体前长跪不起,不吃不喝的,如何是好,守灵也不是这么个守法啊,身体哪能吃得消?”
  “他不是说他懂法术吗?怎会让青龙将军在林子里凄惨横死?杀他的仇敌究竟是谁?而且,另外那个穿着军服和盔甲的人,又是哪位?”

  “我悄悄去草棚看过了,从那具尸体翻出了军牌,面写着流沙大将军,是青龙将军的同僚。”
  “两名将军死在我们村子附近,真不吉利,还死的不明不白,你们猜,杀人的,会不会是这位懂法术的军爷?”
  “我说怪,他干嘛要把我们从林子里支开……”
  “不可能的!”碧桃儿从身后走出来,大喝一声,阻止他们的闲话,“这位姑娘是为了和困住青龙将军的真凶斗法,才特意支开你们,目的是不让你们受伤!你们却在这里恶意揣测她善良的用心,简直忘恩负义!”
  “姑娘?他不是男的吗……”

  “她怎么看都是女的吧!你们这帮瞎子!”碧桃儿振振有词,忘记自己先前也“瞎”过眼。
  “什么!”大家一片惊讶,议论声更大了。
  “女的?青龙将军带着一个女人打仗?她是青龙将军的爱妾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