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一个小妖怪,那么关心人类的儿女私情做什么?”
  “我只是关心你一个人类啊,其他人类我才懒得理会呢,你毕竟救过我一命;再好心奉劝你一句,把这树林里的孤魂野鬼全部召唤出来的话,对你来说,稍不留神,会生命垂危哦。”
  “不必多余的担心。我开始了。月现,你看好了,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引魂大法师。好戏开场了。”
  南宫兜铃把画了逆五芒星的头巾埋入泥土里,引魂幡放在一边,用不。
  双足在法阵里走着招魂步法。
  云层遮蔽阳光,昏天暗日,无端起风,她柔软的发丝在风舞动。
  嘴里念着《药师经》里的一段:“自身光明炽燃,照耀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令一切有情,如我无异……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暇秽……幽冥众生,悉蒙开晓……”
  白符金光闪烁,如同晶莹的宝石,折射细碎光辉,在她凝重的脸投下剔透的光影。
  脚下落叶滚动。
  她双手缓慢舞动,跳的,是召唤亡灵时的招魂舞蹈,好似月宫里的仙女在璀璨的光芒踱步曼舞。
  她嘴唇微动,又念起“梵音万灵咒”:“亡者转步,视我明灯,归途在此,一切皆令,魂魄现形。”

  她身形轻灵,像一只蝴蝶跃起,凌乱的落叶和金色的光芒随着她肢体的摆动飘摇不宁。
  在法阵里走动,围绕在周围的白符突然被某种力量拉扯,逆时针转动起来,脚下土地隐隐震动。
  南宫兜铃低语:“来了吗?”
  她盘腿坐下,闭双眼,将左手指和食指合拢,竖在嘴边,重复的念着梵音万灵咒,像不能给世人听见似的,声音低沉,只发出了唇语般的呢喃,念给不可知的神秘之源聆听。
  她猛地睁开眼睛。
  圆圈外面,一只手从泥土里伸出,竖立在她面前。
  紧接着,十几只手如发芽的种子,纷纷出土。
  再一眨眼,便有百只手在她眼皮子底下像海草一样耸动。
  这些手挣扎着钻出泥地,一个接一个长满脓疮的青色额头露了出来。
  一张又一张的脸随之出现,一只只腐烂的肩膀、瘦骨嶙峋的身躯,从某种看不见的深坑里爬出人世。
  孤魂野鬼们神情凶恶,个个脸色灰青,额筋脉暴起,眼角裂开,眼球外凸,嘴唇干裂;
  一条条红色的舌头长长的伸出来,在空翻卷了一圈,又猛烈的缩回了口腔;
  他们的牙齿锋利像鳄鱼一样,嘴里吐着黑色的雾气,眼睛翻白,没有瞳孔。
  密密麻麻的鬼魂蹲在地面,双手动物般放在地,手脚的指甲都十分的长,指甲呈现黑色。

  孤魂野鬼们动作恐怖的扭动着头部,开裂的皮肤底下,骨骼格格作响。
  分不清他们性别是男是女,更加找不到他们活着时的样貌,眼前遍布的全是凶神恶煞的亡灵,由于怨气太重,不能去投胎,又不愿意下地狱,徘徊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人世间;
  在野地里无容身之所,本心情烦躁,怨恨难消,又给她惊扰,硬生生召唤到她面前,更显得狂暴。
  “谁把我们唤到此处?”鬼魂们连绵起伏的发问,好像回音,这边声音刚落下,那边又回响起来,“竟敢用法术控制我们的行动。”

  鬼魂们的嗓音像垂暮的老人,沙哑凄厉。
  “南宫兜铃是也。”
  “你是女巫?”鬼魂们络绎不绝的追问,“还是灵媒?是道士?不对不对,你或者是驱魔人?到底什么身份?”
  “引魂派弟子,引魂法师。”

  “可恶,引魂派?没听说过!我们这帮厉鬼,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叫到这里来!”
  “我那位创立教派的岩陀祖师爷,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生,但他是个很厉害的法师,我们门派出来的弟子,全都不是无名小卒。”
  厉鬼们的舌头像蛇信子一样吐着,白色的眼瞳看去非常的混浊,“无名之辈!只会吹牛!休想指使我们为你做事!我们不归天管!不归地管!更加不受你一介凡人的驱使!”
  “哼,”南宫兜铃一抹邪气的笑容,“我可不是一般人,要是不听话,我把你们的魂魄一个个的全都打到地狱里去,到时候,自然有人管你们了。火狼地狱听说过没有?在地狱第九层,专门收拾你们这些死了还违规逗留人世的亡灵,阴司处不会轻饶迟迟不去报道的亡灵。等你们到了火狼地狱,日复一日的遭受铁捶砸身,然后被寒刺穿透,接着还有火狼出来噬咬你们的内脏,有铁轮碾压你们的四肢,这种折磨永生永世不会结束。”

  “你威胁我们!”鬼魂们并未给她吓住,而是一个个嘴角裂开,对着南宫兜铃露出尖牙,“我们正好肚子饿得要命,在这林子里一点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吃过!今日拿你垫垫肚子!你这小丫头的肉看起来鲜嫩无,让我们先撕烂你的身体,再把你内脏吃掉!看看谁先下所谓的火狼地狱!”
  鬼魂们集体行动,成群成片的朝她扑来,如同铺天盖地跳过来的丑蛤蟆。
  把孤魂野鬼召唤来了,却无法令他们心悦诚服的服务自己,反过来要吞噬南宫兜铃。
  她不可半途而废,豁出命去也要叫他们臣服!

  她立即支起一只膝盖,身只剩下三张保命用的白符,她拿出一张,塞进自己嘴里,咽下。!
  “不知死活的人类!”一只厉鬼率先扑进她画出来的圆圈里,猛地撑开嘴巴,巨大如盆,舌头像一条恶龙窜出,臭气扑鼻。
  南宫兜铃正要划手决,厉鬼的舌头缠在她手腕,将她整条胳膊拖入口,吞下,牙齿狠狠刺入她的皮肤。
  南宫兜铃忍住疼痛,在厉鬼咽喉里继续做手决,口咒语不断:“生缘老死,忧悲苦恼,点石成金!”
  咒毕,厉鬼受了雷击似的往后扑去,南宫兜铃的手从厉鬼喉咙里抽出,手滴落着乌黑的粘液。

  厉鬼凄厉的尖叫,在地翻滚,其他同伴随之密集而来。
  她捂住被咬伤的手臂,鲜血从衣袖里大面积渗出,破碎衣袖下,露出方寸肌肤,面一排深深的齿印,伤口血肉模糊。
  南宫兜铃在失血下有点眩晕,险些站立不住。
  数十只厉鬼从她头顶压落,南宫兜铃咬紧牙关,坚持不让自己倒下,她马步一扎,刚才念出来的咒语,已经成功启动了她的“点石成金手”。
  面对成群的凶猛敌人,南宫兜铃反而兴奋了起来,不顾伤口的痛楚,眼睛里充满前所未有的激动,某种强烈的英勇涌进她明亮的眼球,如霜花在玻璃剧烈的凝聚。
  她手指极速伸出,一个接一个的点在扑来的厉鬼额头,嘴里叫喊着:“点石成金!变蚂蚱!变蚂蚱!你也给我变蚂蚱!”

  她手法极快,给她点的厉鬼噗呲一下缩小,接二连三变成指头大小的绿色蚂蚱,簌簌掉落。
  趁这些蚂蚱落地之前,南宫兜铃捡起石头,用“点石成金手”点了一下,石头变成一口漆黑沉重的大铁锅,她举着铁锅旋转一圈,把蚂蚱全部扫进锅里。
  剩下的三四十只厉鬼见此场面,纷纷往后撤退,蹲在圆圈外面,手脚并用沿着圆圈打转徘徊,警惕的盯着她,不知她要做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