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8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完美的解释,俞鸿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至于真假他才懒得考证。当下鼓励一番客客气气送走两人,亲自到尤东明办公室说明情况。尤东明抱着同样的念头,转而带着歉意打电话给方晟,遗憾之余表示后面尽量多提供机会。方晟打个哈哈说机会也要公平公正,不能针对某个人。
  那是那是。尤东明笑道,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景山寺扩建募捐活动进行了一个星期,社会各界纷纷慷慨解囊,场面很是热闹,可统计下来只有十多万元。
  宁树路在县长办公会上发牢骚道:“这点钱修修补补差不多,别说全景,大雄宝殿都搞不掂!”
  “可是全景修复的风声已经传出去了,一旦中止无异于自打耳光啊。”吴玉才半阴半阳道。

  “边修边筹钱,我觉得不宜久拖。”房建军道。
  尤东明也说:“明天公路拓宽工程的施工队就要进场,如果路修好了,寺庙还破破烂烂,上上下下都没法交待啊。所以不管有没有钱,横下一条心必须干!”
  吴玉才冷笑道:“老尤现在干劲十足,等到工程老板们上门催款时,可别都往我那儿领。”
  虽说都是费约的嫡系,也有上齿碰下齿的时候,尤东明脸上挂不住,反击道:“吴县长,我可要提提意见了。把好钱袋子固然重要,并不代表一分钱都不能用,别的领域我不知道,反正交通工程这一块,去年江业县的投资额是梧湘倒数第一;全年修路里程、桥梁个数也是梧湘倒数第一。大家说说,固定资产投资上不去,GDP能好看吗?”
  吴玉才道:“靠光花钱、乱投资拉动GDP就是做表面文章,给江业造成历史包袱!”
  “方县长提倡的十大重点工程呢?”俞鸿飞紧紧跟了一句。
  吴玉才拍了拍厚厚一叠材料:“这不大家一起研究吗?”
  方晟顺势说:“接下来言归正传,各人根据前期调研情况谈谈分管领域的重点工程。”
  吴玉才提出金融一条街工程,以商业步行街东侧为中心,汇集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以及农信社、邮储等营业网点,基本要求是大楼不低于十层,前有停车场,后有内院,正府配套亮化工程,打造一张高档次城市楼集群。
  房建军提出中心商业区和新学工程两个项目。中心商业区以主城区四个角为核心,计划花一年时间对中小商户进行“撤并清退”,引进精品专卖店和大型卖场,提高中心商业区整体形象;新学工程是关于加大教育投入,顺应老百姓对公办学校资源共享的期盼,计划在城区新建7所学校,占地650亩,新增学位1.1万个,此外在四个大乡镇各新建1所中心小学。

  俞鸿飞提出启动旧城改造工程。以水污分流、街道景观、交通枢纽优化、管网改造为中心,积极稳步推进旧城改造,在拆迁破、旧、乱居民区的同时保留一部分民国传统建筑,配套街心公园和特色传统商业街。
  宁树路有景山寺全景修复工程已经足够,本来不打算提交其它方案。后来想想景山寺项目是方晟的点子,自己不过具体负责而已,于是临时凑了个不咸不淡的文明乡镇建设工程:要求各乡镇因地制宜,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努力打造工业、商贸、旅游等特色小镇,同时围绕“道路畅通、环境优美、绿化亮化、文明卫生”等主题,积极实施改善居住环境,传承生态文化和文明新风,构建现代化农村生态环境。

  尤东明则是老调重弹环城公路带辐射和两横两纵城市快速通道,以及城市主干道扩建工程。
  本以为宣朔无话可说,谁知他出人意料地提出加大医疗卫生建设的方案,预想在城郊结合部兴建县人民医院分院,缓解当前医院挂号难、看病难、住院难的老问题,计划投资3个亿,占地120亩地,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
  真是三个臭皮匠凑个诸葛亮,几位副县长提交的项目加起来正好十个。
  大家讨论了一番,觉得难度最大的莫过于中心商业区、旧城改造和尤东明的三大交通工程项目,都牵涉到谁也不愿碰的拆迁问题。
  毫无疑问,这也是提交常委会后最有可能被否决的理由,费约甚至会这么说:
  “你敢打包票不出问题?敢的话给我签字画押!”
  方晟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副县长们都好奇地看着他。

  众目睽睽下方晟略作沉吟,道:“为了保证提交常委会的提案百分之百过关,凡是容易引发争议、操作有难度的提案暂时搁置,等时机再说。”
  唉,原以为方晟有多大魄力,看来也不过如此。房建军等人心里暗叹道,吴玉才、宁树路等人则多了几分不屑。
  经过正府办整理,正式提交常委会讨论的共有五个项目:金融一条街工程、新学工程、景山寺全景修复工程、文明乡镇建设工程和新建人民医院分院工程。其中景山寺全景修复工程在上次常委会已讨论通过,这次不过是完善程序而已。
  看着四份提案,费约心情非常复杂。
  一方面有些得意。县长办公会十大工程被砍掉一半,严重打击房建军等人的劲头,在费约看来是方晟主动示弱,不敢在常委会跟自己正面较量。
  一方面有些失落。砍掉的五个项目都与拆迁或多或少有些关系,方晟避开焦点表面看似软弱,未尝不是聪明之举,当下的形势社会稳定放在首位,各地要确保不出乱子,不引发**,方晟明智地看到了主流方向。
  还有些恼怒。新学工程、新建分院、文明乡镇建设,都是与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民生工程,方晟避重就轻从这些易操作、争议少、见效快的项目着手,短时间内能争取民心,树立县长务实、高效、体恤民意的形象。

  这是花财政的钱,给自己立牌坊!
  想到这里费约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问:“这些项目如果全部实施到位的话,总预算多少?”
  “金融一条街的建设各家银行出大头,正府只需要配套设施,费用有限;景山寺全景修复工程是市场化运作,不需要财政掏钱;人民医院分院建设,财政出一半,另一半医院自筹,投入也有限;新学工程和文明乡镇建设都是实实在在正府花钱的项目,”方晟边说边算,举起手指道,“根据初步估算大概需要三个亿。”
  “三亿……”常委们议论纷纷。
  费约又问:“目前财政能拿多少出来?”
  “江业财政向来入不敷出,寅吃卯粮,要问我能拿多少,一分钱都没有,除非今年财政赤字。”吴玉才说。
  “不行,江业再穷都不能挂红!”费约道,“关于建设资金问题,方县长有何对策?”
  方晟轻松一笑:“只要常委会通过这些提案,正府自然要设法解决资金问题,费书记吩咐财政不赤字,那我们不打财政的主意,如何?”
  言下之意如果不同意,我才懒得告诉你们解决的办法。

  费约目光一闪,眉头皱成“川”字型,这是他内心极为不满的表现。面对这位新县长,费约总觉得咬不上弦:
  你严肃,他跟你开玩笑;你开玩笑,他却玩深沉;你玩深沉,他又嘻皮笑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