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377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燕灵发现他们俩朝后山而去,一时也想不通为什么,但还是在后面悄悄得跟了上去。
  杨羽心里充满了不安。
  后山真的有个兰若寺吗?何诗言的前世真的是聂小倩?后山禁地的恐怖传说到底是什么?燕灵要问的问题又是什么?
  夜,漆黑,寂静无声。
  今晚后山的大雾比以往涌现出来的要早,而且要浓,似乎在这个特殊的,与众不同的夜晚。
  这个夜晚,注定不一样。
  林雪茹悄悄的躲在远处,看着潘彩儿家,灯一直亮着,然而,再一次林雪茹看见前张村长进了潘彩儿的屋,然后关上了门。
  “我就知道这俩是对*夫Y`in 妇。”林雪茹自言自语着:“哼,肯定是合计杀了她丈夫,好狠毒的女人。”林雪茹说着,便悄悄的往屋子溜过去,想去偷看下。
  林雪茹今晚也不知道哪根筋出错,竟然带了枪出来。小心翼翼往侧面的窗口去的时候,心都要跳出来了。林雪茹弯下腰,透过窗户上的小纸孔往里面看去。
  林雪茹看见潘彩儿裸着身子,正背对着她,好像在换衣服,可是却没有看见前村长,心里很纳闷:好奇怪的背,明明看见前村长进来了,为什么不在?
  突然,灯熄灭了。
  林雪茹急忙躲了起来,偷偷看着,过了一会儿,她发现潘彩儿出来了,穿的非常奇特,然后朝后山走去。林雪茹才大胆走了出来,到了后门,竖起耳朵贴在门上听听,可里面并没有任何声音。
  要不要进去看看?林雪茹想着,又转头瞧了瞧往后山走的潘彩儿,更纠结起来了,是进屋看呢还是跟踪潘彩儿而去?
  杨羽扶着何诗言已经走了一半的路,大雾已经笼罩在身边,山下方的浴女村已经只剩下黑压压的迷迷糊糊的一片。
  真的三更半夜去后山?我是不是疯了?杨羽心里想着。还想劝劝何诗言,可是,却又不忍心说。

  两人一直往山上走着,爬到后山密林入口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你真的要陪我进去吗?”两人找了个大石头,坐下来休息,何诗言靠在杨羽的肩膀上问道。
  "答应过你的,当然要做到。"杨羽回道着,将何诗言搂在了怀里。
  何诗言很是感动,但是她却不想为了自己的心愿或归宿而连累别人,那样子太自私了。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等入了山,进了大雾里,恐怕就没机会出来了,你会死在里面的。"何诗言艰难的说着。
  "你放心吧,没事的,哪有什么鬼啊妖的,何况我这么个大好人,老天爷也舍不得我死啊。"杨羽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挺虚的,但是一想到何诗言的遭遇,却又给了他很大的勇气。
  两人起了身,望望前面的这个后山密林入口,一旦进去了,就不知道能否活着出来了。
  杨羽挽着何诗言,朝入口而去,入口上有个石碑,上面写着:后山禁地。
  这个入口像条石缝,两边均是岩石,石缝均有两米来宽,很高很深,狭长得不见底。杨羽的手电筒往里面照去时,是完全的不见底,如同深渊。
  一道荫风袭来,炎热的夏季也不惊打了个冷颤。
  “好浓的腐烂味。”杨羽发现,越往里面走,腐烂味道越浓,这股味道阵阵恶心。突然,杨羽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手电筒一照,当即吓了一跳,赫然是骸骨。那Ju骸骨手骨入了土,一副地上爬行的样子,看样子这人是想拼命从这里跑出去,可最终还是没跑出来。
  “哇哇”突然,天空一声鸟叫,越过一个影子。
  赫然是只乌鸦。

  这乌鸦十来年前还有,但是这些年都已经是绝种的鸟类了,哪怕是在农村,最多也就只看见些麻雀,燕子。
  乌鸦乃不详之鸟啊。
  这条石缝大致有百米的距离,才出了口。而眼前,发现是另外一副模样。茂密森林,树冠很大很古老,但叶子基本都是枯萎的模样,好像腐朽了一般,土地的颜色也很黑,感觉地上染了一层黑煤一样,彷佛这里像个暗黑的世界。
  到时月亮很亮很圆,好像不会动,定在某一个方位,死死的定在那里,而月光的光线有一点点的偏血红色。

  而且还伴随着大雾。
  这场景杨羽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做梦,梦见燕灵时梦中的场景;第二是在索眼鬼屋的后院,那里有个入口,进去后,也是这般模样。
  眼前的这个毁三观的世界,杨羽脑海里,马上联想到的就是魔兽争霸不死族的:荒芜之地。如果非要用关键字来表达的话,那就是:凋零,颓废,腐烂,暗黑,毫无生机。
  这是一个已经死亡的世界,至少不是活人该来的地方。
  就在这时,手电筒闪了几下,又不亮了,怎么也开不起来了。
  “怎么跟我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黑山姥姥在的时候,这里可是一片貌似森林啊,郁郁葱葱,现在这些树怎么全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何诗言也感觉很奇怪,仅仅只是一座巨石之隔,怎么就是两个天地。
  杨羽虽然很怀疑她的话,但有句话是对的,当年黑山姥姥是千年树妖,自然就是茂密森林了。
  “你还记得怎么走吗?”杨羽问道。他即想找到兰若寺,给何诗言一个死的归宿,却又不想何诗言就这么走了,看着一个人死,是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
  杨羽是亲眼看着爷爷死去的,触摸着身子冰冷下来,看着眼睛一点点的闭过去,看着身子一点点的没有了生机,这种经历非常非常痛苦。所以杨羽真的不想看着何诗言这么死去,但是却又不想让何诗言一个人这么孤零零的走,她活着的时候已是痛苦。
  “我只记得大致方向,但这里面目全非了。”何诗言说着,指着大致的方向。杨羽只好把那破手电筒塞起来,扶着何诗言往侧面方向而去。
  没走多久,杨羽感觉到不对劲。
  “你有没听到沙沙的声音?我总感觉旁边有人盯着我们。”杨羽说着,确实听到了好几次的沙沙声,而且总感觉有双眼睛在黑夜里盯着他们。
  “别管它,我们继续走。”何诗言说道。杨羽额头冒了冷汗,却不敢转头,一点点的往前前行。

  虽然这些大树枯萎的,但是叶子却是有的,只是叶子也是灰黑色,没有生机,但还是密密麻麻的,遮掩着月光和前方的视野。
  两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到了哪里,至少杨羽是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
  大雾越往前面越浓,能见度越低。
  直到最后,两人彻底迷路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地方,不是说有鬼吗?有妖吗?没看见啊。”杨羽还得瑟起来了,但确实迷路了,有那么一瞬间,杨羽甚至怀疑起何诗言。
  何诗言会不会把自己骗过来的?何诗言会不会就是那个妖?会不会一切干尸都是她的所为?对这些怀疑,杨羽后来又急忙摇头,因为杨羽感觉的出来,何诗言的所谓的前世今生是真情流露的,而白血病是她母亲透露的,应该不会假,而且把自己引到这里来,为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