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睁开眼抬着下巴看她,无耻道:“你看我的眼神还没有带着胶水呢,怎么可能满足?”
  方菁菁摇摇头,不再继续这个只会越说越糊涂的话题,“你把事情全权交给了马建新,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把这件事闹大,估计私下里把陈康安和娄伟才叫到一起威胁一顿是板上钉钉的。
  只是这样一来,陈康安虽然不得不生吞下这个苦果,可也等于给了他喘息之机,那家伙细眉细眼的一看就是心胸狭窄之辈,你就算不怕他将来的报复,但总有只臭虫在眼前爬来爬去的,不觉得恶心么?”
  “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就算是让我去做,最后也只会这样。”萧晋呵呵一笑,重新闭上了眼,“把娄伟才和陈康安全都送进监狱虽然很爽,但天石县的声誉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如今我们面对陈正阳和金景山两个人已经有些头疼了,若是再引起其他大领导的关注,就算咱们能挺过去,马建新的仕途也肯定再没有什么希望,没有领导会提拔一个吃一堑还不知道长一智的属下。
  如此一来,他即便不会跟我们决裂,同床异梦对我们而言也没有一点好处。”
  说到这里,他嘴角的笑容就多了几分寒意,接着道:“至于陈康安,这件事后,恐怕他也不会有太多的精力来找我报复。
  你可别忘了,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就算老二在国外鞭长莫及,老大也是个蠢货,但这次的失利导致了陈家白白损失了近千万,他老爹肯定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而我跟陈家老大陈康定也有点小联系,要耗住他没精力想起我还不简单?
  更何况,我那枚钉子很快就要钉进陈家了,除非陈正阳是个真正的能人,否则的话,陈家完蛋都进入了倒计时,陈康安要是还有心思找我的麻烦才怪。”
  方菁菁听完眨了眨眼,继而就再次长叹口气,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做生意的手段一般,玩弄人心的本事却是一流,而且一出手就抓七寸,别说陈家兄弟之间本就不合,就是他们真的亲密无间,有你在中间挑拨,祸起萧墙也是迟早的事情。
  别人商战失败了顶多赔个血本无归,跟你对上就是家破人亡,一结仇就是生死大敌,先生,这样是不是……是不是太过激了些?”
  知道这姑娘是在担心自己将来会搞得在商界寸步难行,萧晋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也叹息一声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样做太伤阴德?只是没办法啊!我要尽快实现自己的目标,时间不允许我扎扎实实的一座城一座城的攻略,只能另辟蹊径。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知道唯有光明才能正大的道理。现在是我夯实基础的阶段,一般人的发家初期都难免沾染血腥,我也不会例外,只要等我的产业足够牢靠,一切步入正轨,自然不会再那么急功近利。
  毕竟,小路虽近,但走起来怎么都是比不上宽敞大路舒坦的。”
  见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方菁菁就不再担心什么。

  所谓慈不掌兵,商场如战场,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人都不可能有一颗真正的菩萨心肠,她的能力来自董雅洁的真传,就算手段会温柔一些,该下刀子的时候也是不会手软的。
  半个小时后,报标会议结束,当马建新一字一句的念出中标企业为凌光国际酒店集团时,全场哗然。
  因为一直以来,陈康安只要来了天石县,身边就会有县招商办主任娄伟才作陪,而且还整天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其它那些投标者都以为最后胜出可能性最大的就是他,正犹豫着要不要等结果出来之后向县市的衙门提出抗议呢,谁知最后结果出来,赢家却是贾雨娇。
  商人们想不明白,总不可能是陈家跟贾雨娇是一伙的,陈康安专门出来演戏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话说,这又不是打仗,你转移注意力有个毛用啊?
  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陈康安却是在傻了不到半分钟后就猜到一定是萧晋在搞鬼。因为他的脑海里忽然回忆起了一个场景:当时萧晋带着长辈来天石,在酒店电梯前双方偶遇,他曾说要跟在萧晋的后面喝口汤,而萧晋的回答则是不会让你喝汤。

  原本只是一句客套话,他压根儿就没多想,现在仔细一琢磨,那话根本不是萧晋在客气,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有我在,你连一口汤渣渣也甭想喝到。
  有了这个答案,那一切就都清楚了,娄伟才带来的消息分明就是马建新故意放出来麻痹自己,好减轻父亲在省里活动所带来的压力,可怜自己为了农展会忙前忙后、又到处请客送礼,花了近千万的资金,到头来却只是被人家给耍着玩。
  陈康安怒了,他觉得自己对萧晋又是赔礼又是投名状的,付出了那么多,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那家伙给坑的这么惨。
  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了余地,那老子也不伺候了,贾雨娇能中标,要是里面没有猫腻,打死老子都不信,老子这就当众捅出来,就不信你天石县衙门能承受得住十几家大企业的口诛笔伐!
  想到这里,他当下便要起身,手里的电话忽然“叮咚”一声来了一条信息。打开一瞅,他的瞳孔登时便缩成了针眼,刚刚鼓起来的气势也顷刻间泄了出去。

  那条信息是一个类似账单一样的东西,上面将他与娄伟才之间的权钱和权色交易一条一条的列的极为清晰,最后竟然连他送给娄伟才的那个女大学生的姓名、身份、学籍号码、以及住址都附上了。
  他不傻,知道一旦自己叫嚣这次招标有暗箱操作,这条信息一定会被公开出去,到时候能不能干掉马建新和萧晋不好说,自己被定一个行贿的罪名却是板上钉钉的。
  他不怕被定罪,凭陈家的能量,一个小小的行贿罪撑死花点钱就能搞定,可是,近千万的资金打了水漂,大哥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局面已经十分不利,要是再摊上官司,父亲很可能就会对自己失望。
  丢人事小,丢掉继承权事大,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口恶气只能先咬着牙咽回去。
  抬起头向前方主席台望去,恰好马建新也正在看着他,对上他的目光,还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意味深长。再看娄伟才,此时肥脸煞白,满头油汗,小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表情就像刚死了爹妈一样。

  一切都再清楚不过!萧晋,你能驱使七品县令如走狗,好手段!马建新,为了装扮娄伟才这个诱饵,你不惜把招商引资办主任这么重要的位子拿出来,够阴险!
  也罢,这次老子有眼无珠,没有看出来娄伟才那个蠢货是被抛出来的弃子。老子认栽!且让你们先得意着,总有一天,我陈康安一定会让你们把欠我的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最有可能暗箱操作的人输了,在场的商人们自然不可能再平白无故的去指责这次招标有黑幕,更何况,赢得可是贾雨娇,龙朔鼎鼎大名的黑寡妇,虽说自己不在龙朔混,但江湖人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众人纷纷起身恭喜贾总,贾雨娇也微笑着一一客套,眼角余光往陈康安的方向一瞥,见他正一脸铁青的往会议室外走,心里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日期:2018-02-1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