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缆绳是用来练习臂力的,每隔一米有一个绳子疙瘩,共有五米左右长,悬在训练场中间。通天鼠与运河貂的臂力都很好,很快便爬到了绳子顶部。刚上去,黑蜘蛛发了两枚飞刀,他们胸以下的绳子被飞刀隔断,二人抓着一米左右长的绳子,悬在空中,离地三四米。
  “二姐饶命,二姐饶命。”二人一边抓着绳子,一边哭嚎着。
  日期:2018-02-13 08:11:03
  第32章 明枪与暗箭
  见二人抓着绳子悬在空中,很多初级学员无心吃饭,都聚集在下面,有的说笑,有的怂恿他们跳下来。原本离地五米不算高,但二人并不是黑蜘蛛的学徒,所以没有得到她的真传。平日里,野狐田、黑蜘蛛、火头王都会交叉教学徒,但都不会将看家本领交给别人的学徒。

  如果他们跳下来,腿脚多少都会受伤;继续悬在那里,力竭之时也会落下。眼看他们臂力即将用完,黑蜘蛛依然嘴角带笑地望着他们。众人的吵闹声引起了宁十三的注意,他拄着拐棍从楼上走了下来。
  宁十三的出现让围观的孩子立即散了,有的去了食堂,有的回到了寝室。在“先生”面前,他们都很胆小,生怕得罪了先生。别看宁十三平日里礼贤下士的,一旦发起飙了,这群孩子都会被吓死。
  看着拽着绳子悬在空中的两个孩子,宁十三很生气,正要发作,但又忍了回去。他看了眼黑蜘蛛,于是便猜出了八九分。他转脸准备上楼,又觉得不对,于是又转了回来,小声但严厉地说:“别闹了。让他们下来。”
  黑蜘蛛噗嗤笑了出来,大声说:“他们俩想让我教他们点真本事。这不,俩人都不争气,也不懂配合,所以就困在那里了。”
  “别再闹了,让他们下来,”宁十三继续说, “看鸭屎吃过饭没有。如果吃过了,就带他来我屋。”宁十三说完话,缓步上了楼。

  黑蜘蛛走到通天鼠与运河貂的身下,笑着说:“今天给你点小教训,如果你们再胡闹,一定有你们好看。到时候,你们要吃的苦头可不止这些。听到了吗?”
  “听到了,二姐。”二人回复道。
  “你,”黑蜘蛛指着瘦高的通天鼠说:“翻身头朝下,用绳子缠住脚,然后单手握住绳子的一头。晃动身子,猛然跃起,抓着运河貂的双腿,借力后,立即翻身下来。脚尖着地,向前滚一圈,将力分给地板。”
  “二姐,我这样下去了,那运河貂怎么办?”通天鼠很担心地问。
  “这是考验你们团队协调能力的基础题,你们竟然都不知道怎么应对。真是太笨了。”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蒲草垫子笑着说:“你下来了,难道不知道给他垫点东西?”说完,黑蜘蛛转身走进了食堂。
  通天鼠一个倒挂金钩,头朝下挂在空中,他晃动身体,猛然向运河貂冲过去,抓住了他的双脚。他借他双脚的力量再一翻身,朝地上落了下去。他靠前翻身消解了冲力,身体并未受到任何伤。他连忙跑过去拿起铺草垫,垫了过来,运河貂松手跳下,落到了草垫子上。
  黑蜘蛛带着鸭屎从食堂出来,看着他们俩在挪垫子,黑蜘蛛不无讽刺地说:“就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还好意思说会轻功。练十年再来跟二姐较劲吧。”俩孩子装作没听见,放下垫子,灰溜溜地跑进了食堂。
  黑蜘蛛带着鸭屎来到宁十三房门口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便小声问:“你读过书吗?会写字吗?”鸭屎摇了摇头。

  “唉,”黑蜘蛛叹了口气。
  宁十三已经将学徒们搜罗的锁的各种图纸放到了桌子上。见黑蜘蛛与鸭屎走了进来,他指着那一堆图纸说:“鸭屎,你仔细看看这些图纸,看与你之前接触过的有没有区别。如果哪张图有问题,你就标记出来。”
  “你先下去吧。”宁十三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黑蜘蛛说。
  “师父,他不识字,我在他旁边帮忙吧。”黑蜘蛛说。
  “行吧。你就辛苦下,尽快把这些锁搞清楚。此外,有空闲时,你就教他识字吧,不认识字就是傻子,不会有多少出息的。”宁十三说。

  在黑蜘蛛的协助下,鸭屎翻完了三四十种县城锁匠的平面图,其中一半是错误的,还有一部分信息不全。这些图比老鲶鱼当年画的差太多。鸭屎拿笔在上面密密麻麻标记了很多。
  “先生,这些图多数都不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回老家破房子那边把之前我见过的那些图都找来参考下。”鸭屎说。
  “也好,”宁十三说:“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让他明天一早去吧。现在这么晚了,赶紧让他睡个好觉。”黑蜘蛛说。宁十三点了点头,随后黑蜘蛛带鸭屎离开了师父房间。

  鸭屎的宿舍距离训练场地不远,这二十多个男孩孩子都住在那儿,隔壁住着剩下的女孩。整个大通间有两百多平米,既是宿舍,也能当训练场。地上搭起了一通模板,所有的孩子都睡在木板上,一个人孩子打呼噜,整个屋子里都能听到响声。宁十三并非缺钱,他给学徒们安排这样的居住环境,就是为了磨练他们的意志。
  在通铺的尽头靠墙有一个狭小的空间,负责男孩宿舍的一个瘸腿的老爷子带着鸭屎走了过去。鸭屎钻进被窝,刚躺下,顿时觉得不对—身下冰冰凉。他的视力很好,在夜里一样能看清东西。他发现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他意识到中计了。
  他从被窝跳了出来,发现褥子上被人淋了水。鸭屎气呼呼的盯着屋里的人,大概有两分钟,没有一个人说话。他穿上衣服,走到门口,怒摔门,走了出去。门刚关上,整个男孩宿舍里发出刺耳的笑声。
  他走进了一个训练场,在训练场的蒲草团上蜷缩身体睡下了。也就睡了有两三个小时,他觉得浑身寒冷,于是便坐起身来,练习卸关节。那骨节咯嘣咯嘣响,在寒冷的也里非常恐怖。卸完关节,练习了缩骨,他浑身沁出了细细的汗水。
  他累得浑身酸痛,于是便仰面朝天躺在那儿。由于睡意全无,他从旁边捞起一把绳子,放到脚下,让脚趾头给绳子打结,解开,反复练习。越练越精神,丝毫没有睡意。于是他躺在那里,双眼瞪大,看着不远处一个竹竿的末端。他盯着那个地方看,很快双眼开始流泪,他坚持保持这个状态,不一会儿,那个地方就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正当他练得起劲儿时,有细碎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不一会儿,训练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慢慢跪下,朝鸭屎身边爬去。由于鸭屎正在练习夜视,所以能看清楚那人的所有动作。那人带着一张狰狞的脸,爬到了鸭屎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