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鸭屎就要过去了,这两个孩子着急了,通天鼠拉动了旁边的机关,鸭屎即将到达的横杆的一头绳子脱落。当鸭屎抓住横杆的时候,那杆儿的一头掉落了下来。他整个人向下掉落,距离地面不过三米,但落下时有很多竹竿、铁丝、麻绳,他浑身被弄得破破烂烂的,最后跌落到地上不省人事,身下出了一滩血。
  日期:2018-02-12 14:36:39
  第31章 初识女人香
  通天鼠与运河貂不过是想奚落下鸭屎,以免他刚入行就占风头,他们没想到鸭屎身体如此瘦弱,经不起这一摔。原本这一摔顶多受点皮肉伤,不过这回鸭屎的肩部与脖子被铁丝刮伤,背部着地,双眼一黑有点不省人事。

  这俩小伙子被吓坏了,毕竟鸭屎是黑蜘蛛队里的人,如果一旦出了问题,他们俩可就没法收场了。他们赶紧跑过去,通天鼠把他扶起,运河貂拿一块破布擦掉了地上的血迹。鸭屎迷迷糊糊醒来,但背部、后脑极为疼痛。
  “兄弟,你没事吧?”通天鼠拍打着他的脸,有点害怕地问。
  鸭屎无力说话,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他心里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如不是通天鼠从中暗算,他绝对不会掉下来。他刚来这里,尚未站稳脚跟,不好发作,所以装作无事。
  “兄弟们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爬上去了。以后要小心,没经过训练就不要轻易尝试。”运河貂一边给他擦伤口,一边说。幸好伤口不深,很快就止血了。
  鸭屎晃悠悠地走出了轻功训练室,走回了训练力量的地方,其他的同级孩子还在训练,见鸭屎走了回来,都瞪眼看他。鸭屎寻了一块平整的石板坐下,浑身无力,昏昏沉沉想睡。
  鸭屎坐了没多久,就发现黑蜘蛛从楼上走了下来。当她发现鸭屎坐在石板上休息时,顿时窝火。她迅速走了过来,用布条做的鞭子抽了一下鸭屎。

  “站起来。你才训练多久就要休息?跟他们一起,继续练。”黑蜘蛛说。
  鸭屎很艰难地站起身,想去搬石头,但是怎么都搬不起来。他低头搬石头时,背上衣服的血迹清晰可见。黑蜘蛛立即走上前,很惊讶地问:“你怎么了?背上怎么那么多血?”
  “刚才摔倒了,被小石子磕的。”鸭屎不敢说实话,只好将责任担到自己肩上。他低下头,再次努力去搬那石头,石头依然纹丝不动。
  “行了,别搬了。你来我这里休息下。”黑蜘蛛带鸭屎上了二楼,在怀义堂三个字右边有一个房间,房间不大,可容下两三个人住。

  刚进屋,一股香气扑鼻,很容易判断这里住的是女人。屋子有两个居室,一个客厅,一个小书房,一个大浴室。墙壁上装饰的全是各色野花,花都已经枯萎,但依然香气袭人。
  黑蜘蛛让鸭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走进书房,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个小药盒。盒子里有一些止血消炎的药膏和包扎伤口的白布。
  “告诉姐,是谁干的?”黑蜘蛛一边给他清洗伤口,一边略带怒气地问。鸭屎只是低着头,并不回答她这个问题。当她撕开鸭屎的衣服,准备用毛巾擦去他身上的血迹时,一不小心将衣服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你的衣服该换了,又臭又脏的。”黑蜘蛛将毛巾放到小脸盆里,走到自己卧室,找寻适合鸭屎穿的衣服。不会一会儿,她便拿着几件衣服和一双鞋子走了出来。
  “这些是之前为学徒做的,你试试吧。”
  “姐,还是留给他们吧。我穿自己的就好。”鸭屎没有抬头,小声说。
  “唉,他们都死了。”她将衣服放到沙发上,然后走进浴室,从一个大木桶里倒了些水到浴盆中。
  “你过来洗个澡,洗完之后,把新的衣服换上。我待会过来再给你上药。”黑蜘蛛说完就关门走了出去。

  木桶里的水由于放得时间有点久,所以不是很热。鸭屎洗了一会儿就觉得有点冷,伤口遇水极为刺痛,他难以忍受。虽然没有洗干净,但他已经受不了了,赶紧擦干水滴,走了出来。他穿上裤子,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等待黑蜘蛛。
  女孩对男孩洗澡的时间没有概念。她们会根据自己洗澡的时间周期来判断男人,其实这是错误的。男孩洗澡最快三四分钟结束,但女孩,怎么也得三四十分钟吧。鸭屎光着膀子在屋里坐了很久,左右没等来黑蜘蛛。
  其实,黑蜘蛛这次出去就干了了一件事—搞清楚到底是谁打了鸭屎。他来到训练场,坐在旁边看着搬运石块练体力的初级学员,他们此刻都累得半死不活的。她招手将其中几个年龄偏小的孩子叫到身边说:“累了吧。想不想提前休息?”孩子们捣蒜般点头。
  “告诉我谁打了鸭屎,我就让你们提前休息。”
  孩子们相互使眼神,都不敢说。
  “不说,你们就一直练到晚上,晚饭也甭吃。”黑蜘蛛威胁道。她的这个威胁很管用,几个孩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黑蜘蛛。
  黑蜘蛛并没有立即去找那两个野狐田手下的孩子,而是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走回了房间。走到房间一看,发现鸭屎并不在沙发上。朝屋里一撇发现,原来鸭屎正在自己房间里,光着膀子,很认真地看着衣柜里挂的女性内衣。这一幕让黑蜘蛛尴尬得面红耳赤。
  “你在干嘛?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房间。快过来,我给你上药,屋里冷,赶紧穿衣服。”
  鸭屎红着脸跑了回来,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沙发上。

  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关于异性的一切都让他充满了好奇。黑蜘蛛对此也有所察觉。她低头给鸭屎擦药的时候,双峰垂下,距鸭屎脸部也就十多厘米远。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那股女人身上独有的奶奶的淡淡的味道送入他鼻孔。他菊花一紧,浑身打了个寒战,仿佛过了一遍电流一般。
  鸭屎穿好衣服后,黑蜘蛛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记住,要想在这混下去,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一定多个心眼,这里人都口杂,竞争激烈。你想胜出,就好好练习。知道吗?”鸭屎点了点头,在黑蜘蛛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训练场的旁边有一个简陋的食堂,有几个孩子轮流做饭,伙食很一般,但都能吃饱。在黑蜘蛛的指引下,鸭屎等人走进了食堂。黑蜘蛛抱着双臂,交叉着双腿,斜靠在食堂的门上,嘴角带着冷冷的笑。
  通天鼠与运河貂虽然是野狐田的手下,但对黑蜘蛛很尊敬。当年他们学习轻功类的功夫时,没少受黑蜘蛛的折腾。当他们看到黑蜘蛛在食堂门前看着他们时,他们内心有点发麻。
  “听说你们俩练得不错,要不练练给我看看?”黑蜘蛛笑着说。

  “二姐,我们俩那点花把式,怎么敢在二姐面前显摆?”通天鼠笑着说。
  “哦,看来你们没把二姐放在眼里。”黑蜘蛛很失望地说:“好吧,晚饭没你们的,你们滚吧。”
  他们俩刚训练完,累得半死,也饿得半死,不可能不吃饭。既然想吃饭就得过黑蜘蛛这关,他们只好认怂。
  “二姐,你看怎么做您才满意?”通天鼠笑着问。
  “瞧,你们沿着那两股缆绳爬到最顶部。谁先爬到顶部,我今天就让他吃双份。不爬,就没有饭吃。”黑蜘蛛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