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十三听后极为愤怒地看着野狐田,眼神充满了杀气,他双手紧握桌角,一字一千斤地说:“你胆子不小。”
  日期:2018-02-12 10:51:07
  第30章 血溅训练场

  黑蜘蛛在宁十三身边时间最长,所以对师父的脾气、秉性了解得极为透彻,她也因此在师父面前说话极为谨慎。野狐田就不同了,他性格大条,冲锋陷阵较强,不拍死,敢打敢拼。同时,他又好大喜功,争宠、争功,常常好心办坏事。
  当宁十三问是谁开的门时,野狐田为了推自己培养的两个小孩,故意将他们俩的名字放在了鸭屎前头。若是其他场合,黑蜘蛛一定据理力争,揭穿他。不过,在宁十三身边,黑蜘蛛多了个心眼儿,任由他吹牛,自己装作不知。
  宁十三是个极为小心的人,他一方面倾己所有培养徒弟,将他们当做家人,另一方面又很担心徒弟会叛节。他明明将自己的安全交给了黑蜘蛛,突然野狐田的人把自己的锁打开了,这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信号。
  “他们三个小小年纪就能弄明白我门上锁的构造?你从何时开始研究锁的?为何能弄清楚这把锁的结构,又为何让这三个孩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开锁?”宁十三双眼放着冷光,杀气逼人,周围空气凝固。
  “师父,”野狐田立即跪倒,很害怕地说:“徒弟不敢违背师命,从未研究过锁,也从来没有想过研究师父的锁。我这边两个孩子是专门负责开锁的,但他们也没有研究过师父的锁。”
  “呵呵,是吗?”宁十三冷笑着说:“看来你们都是天才喽?”
  野狐田正要继续辩解,黑蜘蛛扶着宁十三的胳膊小声说:“师父,你别怪大师兄了,是鸭屎打开的锁。他仅凭听觉就猜出了锁的结构。”
  “什么?有这回事?”宁十三极为惊讶地说,“你把他给我叫过来。”他转脸看了下野狐田,略有失望地说,“你下去吧。”
  野狐田原本找师父是有重要事情商量的,不巧遇到了师父摔倒。他见师父对自己有气,于是便不敢再打扰师父,将自己到嘴边的话轻轻吞咽下去,迅速离开了屋子。

  他走到门口,见开锁的三个孩子还在那里站着,他走过去,招手将自己手下的两个孩子带走,临走还轻轻地用手指头敲了敲鸭屎的天灵盖,奸笑着说:“老爷子要见你,赶紧滚进去。”
  鸭屎推门正要进去,见黑蜘蛛已到门口,正要出来叫自己。
  “师父要见你,你过来吧。少说话,多听。师父问你什么,你说什么。不问你,你别说。要说实话,不要瞎编。你懂吗?”
  鸭屎点了点头。
  鸭屎走到宁十三身边,宁十三招呼他在自己身旁的小板凳上坐下。黑蜘蛛从书架下面的抽屉里取出膏药,点燃蜡烛,在烛火上烤着。
  “鸭屎,你既然懂锁,这两天就辛苦你把我这里的锁样的平面图修改下。你白天跟二姐练习基本功,晚上在我书房里修改平面图。”宁十三说。
  “好的。”鸭屎点点头。
  “师父,贴上膏药。”黑蜘蛛将烤热的膏药拿在手上,宁十三将断腿处的裤管撩了起来。膏药较烫,宁十三咬牙坚持了一会儿。等膏药附在腿上后,他便放下裤管,对黑蜘蛛说:“鸭屎的基本功你加强训练,别混在资质平庸的孩子里,不要让其他的孩子耽误了他的进度。”
  “好的师父。”黑蜘蛛说。
  黑蜘蛛心里清楚,师父对鸭屎给予了厚望,很可能会重点培养他,所以黑蜘蛛对他也格外照顾。
  “我们这里的基本功训练有十多种,大概有九个级别。你只有过了九级,在江湖上干一票代表作,你才有资格成为宁十三的徒弟。你知道吗?”黑蜘蛛将鸭屎带到楼下时,很认真地告诉他。
  “这里的三十多个孩子,最高是七级,最低是一级。大家都在拼命训练,拼命表现,就是为了多学东西,有个好的排名,将来受到师父重用。虽然你有些基础,但也只是一级,也就是初级的水平而已。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黑蜘蛛说。
  黑蜘蛛与鸭屎说话间,野狐田与火头王各带两个孩子沿出口出了地下室,离开了这里。鸭屎赶紧问:“他们去哪里了?”

  “去打食了,”黑蜘蛛说:“五极以下的学徒没有资格参与任何行动,只有过了五级才能跟着出去。他们都有重要的任务在身。”
  “需要练多久才能过五级?”鸭屎问。
  “有人一年就能过,有人十年,有人二十年,还有人一辈子都过不了。也就是说,有些人出不了师,做不了盗贼,只能做些后勤、帮衬的工作。”黑蜘蛛说。
  “那我一级的时候需要练什么呢?”鸭屎问。
  “爆发力、耐力与柔韧性,”黑蜘蛛说,“这是最基础的,你必须过关,过不了关就不要提下一步。”
  论柔韧性,鸭屎绝对数得上,为了练习缩骨功,他身上的每个关节都很灵活。不过,论耐力和爆发力,他要弱很多。
  柔韧性的练习是黑蜘蛛亲自教授的,压腿、踢腿、下腰等基本功,鸭屎都能应付。柔韧性练习过后便是基础的体力练习。鸭屎常年挨饿,身体比较羸弱,所以不一会儿就瘫倒在地上了。

  鸭屎与另外七八个孩子的任务是把不同规格的石块从一个房间挪到广场对面的房间里,并按照同样的方式并排摆放。第一个小时,鸭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不过,到第二个小时时,他便越来越崩溃了。石块越来越大,越来越沉重,他很快便因体力不支而瘫软在地。
  野狐田的两位得力学徒都已经达到了五级,他们此刻正在训练高难度的轻功、臂力、跳跃等。鸭屎练习体力的地方旁边有一间巨大的房间,里面用竹竿搭起了各式各样的机关,有些地方有麻绳相接,有些地方有铁丝相连。
  这两个徒弟的臂力和灵活度让鸭屎极为赞叹。他们一个后空翻跃起,双手抓住一根横杆,沿着横杆像猩猩一样在屋里各个角落飞驰来飞驰去,让鸭屎极为羡慕。
  鸭屎等初级学徒训练期间,黑蜘蛛有事去了师父房间,鸭屎等人趁机偷懒,也算是休息一下。鸭屎忍不住来到了那两位训练轻功和臂力的学徒门口。见鸭屎过来探班,他们俩一脸敌意地看着鸭屎。瘦高个通天鼠走了过来说:“你是初级学徒,不要进来。”
  矮胖点的那位叫运河貂,年龄比鸭屎大不了多少,笑得有点狰狞,他招手让鸭屎进来。“兄弟,你有两下子。不过,我们兄弟不服。如果你能从这个杆儿爬到那个杆儿,哥哥们就管你叫一声大爷。”说完,两位便大笑了起来。
  鸭屎并不是爱表现之人,他见这二人对自己那么敌意,好胜之心顿起。他跳起来,一把抓住了横杆。虽然距离那边的横杆只有几米远,但鸭屎刚才搬石头已经累虚脱了,所以臂力跟不上了。不过,他是个毅力极为顽强的孩子,还在一点点向那边移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