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12 09:35:46
  第29 开锁风波
  宁十三的大徒弟野狐田站在师父门口,敲门许久不见师父开门。正要走时,只听砰的一声,仿佛有重物倒地。他突然意识到屋里应该出状况了。宁十三的房门是特制的,锁也是定做的,除了黑蜘蛛外,旁人都没有钥匙。
  野狐田从三楼匆忙下了一楼,他远远的看见黑蜘蛛带着鸭屎正在参观特技训练场地,那里有十多个孩子,正在练习手速,练习的道具包括开水里取物和扑虎穿越火圈,赤手捞热沙等。
  “二妹,师父屋里好像有问题,只有你身上有钥匙,快点开门看看。”野狐田跑到黑蜘蛛身边说,他较为着急,气喘吁吁的。
  黑蜘蛛撩了下额前的头发,有点不耐烦地说:“大哥,师父平日里最怕人打扰,你确定屋里有问题?什么问题?”平日里野狐田沉不住气,脾气也大,性子太急,经常是瞎操心,所以黑蜘蛛不确定他报的信是否真实。
  “得了妹子,话不多说,你也甭借我钥匙。你跟我过来一趟,打开师父的屋门看看。如果真有问题,我们也好处理;如果没有问题,正好我也要见师父,总比可劲儿敲门无人答应强。”野狐田急匆匆地说,那口吻略有强硬,让黑蜘蛛不是很舒服。
  黑蜘蛛没再搭话,而是直接朝楼梯口走去,野狐田随其身后小跑跟上。鸭屎站在原地不动,听候指示。黑蜘蛛上了两级台阶后立转脸对鸭屎说:“你也过来。”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了几下但门没有开。黑蜘蛛敲了敲门,小声道:“师父,您在里面吗?开下门。”没有人答应。她更用力敲门,里面始终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野狐田见她插入了钥匙但门没有开,于是便问。
  “从里面反锁了。”黑蜘蛛用爱答不理的口气回答说。
  “啊?那该怎么办?师父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不就完了。赶紧砸门吧。”野狐田双手握拳,很不冷静地说。
  “大哥,你吵什么?能不能沉住气?这门是钢铁做的,你怎么砸啊?”黑蜘蛛的声音比刚才高了很多,略有生气地说。
  从二人的对话中,鸭屎捕捉到了很明确的信息,野狐田与黑蜘蛛不和。至于他们为何不合,鸭屎就不知道了。
  “爆破吧。这是我的强项。除非你有其他的办法开门。”野狐田以更大的声音,用更不耐烦的口气抱怨着说。
  “不行。我们不知道师父的位置,万一爆破的碎片伤到了师父怎么办?”黑蜘蛛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野狐田说。

  “妹子,我算是怕了你了。好,好,好,我听你的。那你给我开啊,给我开啊?”野狐田将攥着的拳头在墙壁上抡了一下说。
  “好了,开门要紧,你看你那边谁能开锁,赶紧叫过来。”黑蜘蛛说。野狐田转身向楼下走去。鸭屎仔细看了看那把锁,发现应该是县城王家做的,锁道是加强版的,普通锁有一条锁到,这个锁有三条。从黑蜘蛛手里钥匙的轮廓鸭屎已经在脑海里画出了整个锁的内部结构图。
  “二姐,能让我试试吗?”鸭屎小声说。野狐田刚下了三级楼梯,听鸭屎这么说,哈哈大笑起来。
  “刚入行的小毛孩子,还真懂得显摆自己。开锁岂是你这种毛孩子做的?小子,十年后再来开这把锁吧。”说完,野狐田走了下去。

  黑蜘蛛一开始与野狐田的想法一致,认为鸭屎才来第一天,他再厉害,再聪明也不可能打开得了这把锁。不过,听野狐田这么一说,她突然想给鸭屎一次机会。哪怕打不开,也让鸭屎不至于刚入自己小组就彻底丢面儿。
  “你试试吧。别把钥匙弄弯了。”黑蜘蛛将门上的钥匙递给了鸭屎。她站在门旁,一脸紧张地看着鸭屎。
  鸭屎手执钥匙,准备插入锁孔试试屋里反锁的机关。他可以通过听觉判断出,是在第几道锁道上的反锁。根据当时鸭屎学的锁的平面图,不同的锁有不同的反锁方式,但不可能在三道锁道同时反锁,那样很容易出问题。
  野狐田带着两个男孩上到了三层,他见鸭屎真的要尝试开锁,立即很愤怒地走过来,从他手上夺过了钥匙道:“滚一边去,瞧你那个逼样儿,开个屁锁。”
  鸭屎被吓到了,一脸惊恐地看着黑蜘蛛。
  黑蜘蛛怒火中烧,飞起一脚就踢野狐田,边打边说:“老大,你真不是个东西,现在师父在屋里遇到什么事了都不知道,你竟敢捣乱。”
  野狐田接了两招,没有再还手,大声说:“我就是为了师父才和你翻脸的。平日里都宠着你惯着你,如今关键时刻,你竟然这么沉不住气。让我的人开锁怎么了?”

  “好,你们开吧。打不开我们再来。”黑蜘蛛收起拳脚,让开大门,站到了鸭屎旁边说。
  这两个孩子虽然是专业开锁的,但对这种高难度的锁一筹莫展。他们忙活了半天,怎么都打不开。眼看那钥匙都被弄弯了,内门一点动静没有。鸭屎站在那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说:“这个锁不能这样开。反锁锁道在第二个上面,要用细丝放入第二个锁道,然后再拧钥匙,不然打不开的。”
  “你凭什么插嘴?”野狐田重重地在鸭屎头上打了一巴掌。
  “让鸭屎来。你靠边。”黑蜘蛛挡住了野狐田的另一巴掌说。
  “凭什么?”野狐田问。黑蜘蛛正要搭话,鸭屎走上前说:“这把锁我见过,是县城王家的手艺,本来是单道的。单道的锁机关在第三个或第四个齿上。这把锁有三条锁道,但反锁道只有一个。我听出了反锁道是第二个,只要在第二个锁道的第三个或第四个齿上压一下,反锁就能打开。”
  黑蜘蛛一听完全信服了鸭屎,这把锁当年是黑蜘蛛亲自找老王家做的。她走上前,把野狐田推开,叫鸭屎过去开锁。
  鸭屎从身上取下一枚细铁丝。铁丝是他在破庙里找到的,正好可以用来开锁。他用铁丝触到了第二锁道,锁定在第四齿上,然后将钥匙插入锁孔。第一次拧,反锁开了,第二次拧,整个门的锁打开了。黑蜘蛛推开门,迅速朝书房跑去。野狐田紧随其后,鸭屎与另外两个孩子站在门口没有动。
  宁十三背部被茶盅的碎屑擦伤,地上有一些血,但量较小。他后脑碰到了一个紫檀的木雕上,所以临时休克了一会儿。等黑蜘蛛、野狐田进来时,他已经醒来了,只是暂时没法翻身,双腿无法动弹。
  “师父,你怎么样了?发生什么事了?”黑蜘蛛问。
  “没事,被绊了一跤。扶我起来。”宁十三说。

  野狐田将师父搀扶起来,黑蜘蛛用毛巾擦他背部的血。宁十三虽说已经醒来,但头晕脑胀,背部极为疼痛。自从断腿以来,他整个身子慢慢虚弱了下来,至今没有彻底康复。
  “我明明反锁了门,你们是怎么打开的?”宁十三问。
  “我手下的通天鼠、运河貂和师妹那边新来的小孩一起打开的。”野狐田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