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者-阴阳回转身》
第46节

作者: willison197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少丨妇丨一边说一边泣不成声的哭着。听到这里我倒是觉得这个事,应该要处理一下。什么魔头?狐黄白柳灰都不放在眼里?貌似至少是魔王一级的,要是擒获它,可以又获得一些宝物吧?。(啥叫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这就是例子!)。想到这里我顿时“心明眼亮”(其实我现在对于金钱虽不能说视为粪土把,也着实说不是太感兴趣了。因为来的挺容易)。我蹲下身子,头贴近那个少丨妇丨,低声说道:“你这个事,我管了。上车给我们带路去看看”。说完起身吩咐吴慧敏把她带上车坐在后座。回到车上,车里的女鬼一见来的这位少丨妇丨,也是吃惊不小,连声说道:“上仙法力无边呀!”。少丨妇丨脸红着,低着头不语了。我本打算坐在后面,跟少丨妇丨多聊几句,(别想歪了,就是了解那魔头的具体情况)。但是,吴慧敏却想歪了,她一见我对那少丨妇丨说话温柔,便气不打一处来,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样的表情我看到眼里,也是明白在心里。(女人嘛,哪有不妒忌的即便是大罗真仙那又如何?更何况人家慧敏还是凡人修仙!)。

  这样的情况下我就不可能再去后边了,否则那肯定会后院起火殃及池鱼了。坐在前面,我不看后面开口问道:“那个魔头你知道她什么来历吗?”还没等少丨妇丨开口,边上的吴慧敏立刻开了腔,话里明显带着刺:“说话呀你,没听见我祖生哥问你话吗?”那少丨妇丨不敢抬头,低声说道:“回上仙问话,那个魔头是大概5年前来到这里的。它是一个来自往生界的妖魔。法力高强,凶狠异常。我家人几次跟他斗法,都被他生吞活剥了。只剩下我一个,只好委曲求全。哦。!他有一次喝多了,说它元神本身是赤乌,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一听这句心里暗自吃惊“赤乌?上古的一种神兽,三星堆问哈出土的神原树,那上面有九只赤乌”。想到这我刚要说话,吴慧敏插话道:“赤乌?你说的可是上古被后裔射下的九个兄弟吗?”那少丨妇丨点头说:“我想应该是它的化身吧,一直留在往生界内。几千年修炼做了魔王”。我一想也是的:能叫狐黄白柳灰心惊肉怕的,怎么也得是魔君罗刹一类的凶蛮恶煞。但是这我还是头一次对付这样的上古神兽的化身。把握性不是很高。转念一想:“赤乌?不就是金乌化阳吗?如果是九只,那么我还有个怕!单就这一只怕他?”。车子按照狐狸说的路线飞快开过去。

  日期:2018-02-10 16:59:14
  第八章:“九洒金佛,度化超生。下面还有谁?”
  车子沿着一条山区公路飞奔。公路两侧是高耸入云的群山,中间是山沟这条公路就是在山沟里开凿的。这是典型的“俩山加一沟,当年打伏击的好地方”。按照佛家理论来说,如果人若修炼得成正果,是不该有贪,痴,望,嗔等杂念的。道家凡人修仙也追求思想最高境界“无欲无求,无为而治”。但是,神明的养成体系与二者截然不同。神明的每一次进阶体系中,都要有目的。所谓“心无点墨,手无寸金”。所以神明进阶主要以“法器加持,神道的提升”。而二者由来一个是要以师授另一个是要以斩获。师授很容易理解,就是老师赠与或赐予,而斩获是神明进阶最难得。所以一遇到合适机会,绝不可轻言放弃。哪怕是前途艰险磨难。

  车子开到了半山腰一处“停车观澜区”,停了下来。因为,按照山势,再往前走车子就很难进的去了。我们几人都下了车。我深深懒腰看了一下时间,大概早上5点多。也就是昨夜开了一夜的夜车。这时候,想必大家都人困马乏了。由于天已经方亮秋季天空亮的还是比夏季晚一点。女鬼早先走了,她肯定是见不得阳光的。但是,她答应我去好好按照规则投胎。这一点上,我不怀疑,自古道:“人不骗鬼,鬼不诓人”。而少丨妇丨因为是得道狐仙幻化,所以不在乎避讳三光。

  我看到这里僻静,便叫张明凡从车后备箱里拿出帐篷,支了起来。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等到天明大亮了好上山去。我跟张明凡在一个帐篷,吴慧敏与狐仙在另一个帐篷。张明凡裹着睡袋,眼睛睁得大大,问我道:“师父,你觉得我们这个慧敏姐姐咋样呀?”我拿着本书正在看着。一听到这就知道他小子后边打算说啥。于是回了句:“嗯,感觉比你强点”。没回头接着读我的书。张明凡貌似自言自语的叹息道:“唉,哪一天才能管她叫师娘呀?”。一听这话,我放下书歪头瞅着他,假装严肃回道:“你小子,开了一夜车不困呀?睡觉吧,天亮还有事要做”。

  一觉醒来身上松快了许多,林子里到处鸟儿声声。我们收拾好行李,带上一应法器装备。准备沿着山道上山去,这所谓山道不是想象中的旅游山道,没有青石漫道,只是很多人踩出来的。山道俩侧都是茂密的还没有落叶枯萎的树林,秋季早上在山里我们穿的并不算多,所以貌似大家都感到几丝寒意。这时候大家心里可能都在想着待会开战后情景,所以几乎没人说话。走了一会,绕过一个山坳,眼前来到接近山顶的地方,放眼望去早晨的群山真是雾气缭绕,大有“日照香炉生紫烟”的感受。我深吸了几口这难得清新空气,尽可能要把肺里的城市雾霾气体排出去。

  吴慧敏在我前面一些,转回头朝我笑了笑说:“祖生哥,要是能在这里归隐修炼该多好呀?”。我看了看她没说话,只是笑笑。张明凡又开始贫嘴了:“慧敏姐,要是那样你跟我师父夫唱妇随,云起日落比翼双飞不就更美了?”吴慧敏一听假装怒气道:“小凡子,你就贫吧,那天我非给你找个厉害老婆,管死你!”。在最前面的是狐仙,她听到我们的插科打诨,回过头来看着我们。脸上略带难色说道:“不要闹了,上仙,我们就快到顶仙庙了”。我抬头远望过去,果然在大概数百米处,隐约一座古刹映入眼帘。

  我们又走了一段,终于来到庙门口。这座庙显然已经年久失修,按理来说不应该,文物局的官僚恐怕还没死绝吧?为什么这里破败不堪,却不来修缮?狐仙这会从前面往回走过来,到我的身边后,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说:“上仙,这里是那魔头的道场第一道关卡”说这话用手指向这座庙宇。我一听心想:“这个玩意,还挺有意思还搞什么闯天关?”明白了难怪没人敢来,恐怕是被他们搞些古怪吓跑了。

  这座庙以前应该也算作气宇轩昂:庙门正中二层斗拱飞檐门楼,左右两侧有正方形宽阔门柱,中间是一对红漆大门,门钉至少应该九九八十一个。两侧围墙很高,虽然墙头已经长满了杂草,但是看得出在它繁盛时代,这座庙宇的气势恢宏。从院外就可以看到庙宇正殿的屋顶。灰色半圆瓦片层层夹杂着很多滋生的杂草,从它的顶部来看,这是做宫殿式大殿,一般符合明清时期的道教佛教的建筑。(元代一般多是亭顶方式,既大殿出现过六棱形,多边形)。在回看庙门前,四级台阶,都是青石板敷设,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走过了。

  张明凡抢先一步迈上台阶,伸手推开庙门。两扇大门“吱扭扭”被推开两边。展现出内院的景象。内院也是十分宽阔。中间有一座高2米多的龟鹤同春的香炉宝鼎。左右几米处各一座汉白玉石头栏杆围起来的参天古柏。这两颗古柏可以说枝繁叶茂,树干最粗的地方貌似要3,4人搂抱。地面铺设的青石砖,已经大多数凹凸不平。正对面是一层白色汉白玉台阶和平大概10层左右台阶,上部就是庙宇的正殿。不过年久失修,几处殿门已经歪倒。这些迹象看不出这里设有埋伏?因此我没有那么警觉,跟着张明凡一步跨进院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