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并不会用专业的手法来化解蛊毒,师父还没有教过她这招,毕竟她在生活没遇过需要化解蛊毒的事件。
  如今青龙剧痛不堪,她急生智,灵光乍现,决定用个“偏方”来治疗他。
  不确定能不能行得通,她只能尽力一试。
  南宫兜铃咬破指头,碧桃儿在旁边吃惊的皱起眉。
  南宫兜铃的眼皮沾指血,望向青龙的身体,视线潜入他五脏六腑,如同x光扫描他全身下。
  她看见他心脏边依附一块阴影,在伸着长长的吸盘,黏着心脏不停的蠕动,吸血。
  可算找到了作祟的虫体!休想再作恶!
  南宫兜铃白符在握,按在青龙胸口,启动隔空取物。
  这隔空取物施展时,施法者必须得清楚自己取的物体长什么形状,若是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或者想象的话,是取不到实体的。
  蛊虫相当顽抗,南宫兜铃不得不加大两倍的灵气,额头渗出汗水,一刹那,手心里出现一只蠕动的水蛭,吸满了血,肥壮不已,在她手心里跳动。

  取出来了,这恶虫!
  青龙疲惫的躺在那里,痛苦从他身消失,他得到了安宁,正在喘息。
  水蛭快的依附在南宫兜铃掌心,一瞬间咬破了她的皮肤,头部飞快钻进她皮肤底下。
  “还来!”南宫兜铃运真气在掌心,逼出水蛭,它弹跳在地,南宫兜铃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抬起鞋底,咬牙用力一踩,吧唧一声。
  再抬起脚一看,地一摊血肉模糊,犹如一口吐出来的血痰。
  南宫兜铃怕它复活,往虫子尸体贴白符,用“慈光咒”焚化成灰烬。
  这下放心了。
  用衣袖擦一擦汗水,顺便用白符痊愈手心里的伤口,遗憾开天眼的法术不能用在自己身,她找不到体内的蛊虫,不知蛊虫形状,取不出来。
  不然她也可以为自己解毒的。

  但愿铃铛能够一直保佑着她,不让蛊毒作。
  她坐回炕,拿起澡巾,在盆里沾湿,擦去青龙脸的汗水。
  他看着她,“你让我想起我娘。”
  南宫兜铃哭笑不得,“我有那么老吗?”
  “我娘是个漂亮的女人。”
  “原来你这是在夸我啊。”
  “你不要走。”
  “我没走。”

  “我是说,以后也不要走,永远在我身边。”
  南宫兜铃说:“我不是这里的人,我迟早要离开的。”
  “不行,不可以走。”
  “你都这样了,脾气怎么还那么的蛮横?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只是个过客。”
  “我不要你成为我命运里的过客,你既然没有订过亲,那……那你跟着我吧。”
  “我是没有订亲,不过,我也不能跟着你啊,我要回去的,我师父和我师叔,还有青城,都在等我回去。”
  南宫兜铃握住引魂幡,“我很需要这个,我保证不拿来做坏事,我救了你那么多次,拜托你爽快点送给我吧。”
  她不想成为一个小偷,征求了青龙同意,她拿也拿得安心。
  “这个引魂幡我是不会送给你的,我知道,一旦我答应给你,你会立即离我而去。”
  身后,南宫兜铃听见碧桃儿出去的动静。
  南宫兜铃用手心抚摸着他额头说:“你再睡会儿。”
  青龙不肯,“我一闭眼睛,看你不见,我不想睡觉。”
  南宫兜铃叹气,“行,那我陪着你。”
  她耐着性子坐在一边。
  碧桃儿又进来了,端着一碗白粥,交给南宫兜铃,“给青龙将军吃点东西。”
  “好,谢谢,我来喂他。”

  南宫兜铃在他身后垫靠枕,让青龙坐起来,手拿汤勺,一口一口的吹凉白粥,喂青龙将军吃下。
  “你身的蛊毒怎么办?”他问。
  看青龙对她牵牵挂挂,南宫兜铃觉得感动。
  “我会找我师父帮忙,你别担心,我师父他平时虽然喜欢吹牛,但他的本事嘛,的确我高明那么一点点,他定有办法给我解毒。”
  把空碗还给碧桃儿,碧桃儿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说话,退下了。
  过了半天,听见一阵沉重的呼吸声,青龙到底还是睡着了。
  南宫兜铃走到屋外,握着引魂幡沉思。
  这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拿出安息法师给她的沙漏,一连几天没看,此刻,里面已然落下了十一枚琉璃珠,只剩下最后一枚没有掉落。
  “不是吧!这么快!你准不准的!是不是故障了!”南宫兜铃惊慌不已,把琉璃珠倒过来,但琉璃珠并不会逆转回到玻璃瓶部。
  惨了惨了,最后一枚琉璃珠落到瓶子下面的时候,说明她回不去了。
  蹲在一边,把引魂幡双手托住,横在眼前,“引魂幡大哥,还是大姐?你能不能对我说句话?你得开口说话,我才能带你回去,你要是一直在我面前当哑巴,我带你回去也无济于事。求你说话吧,咳嗽一下也好啊,喂,能听见我说话吗?我这么真诚的求你,给点反应行不行?”
  身边有了响动,南宫兜铃回头一看,发现碧桃儿在柱子后面偷听。
  “碧桃儿,你在干什么?”
  碧桃儿一双眼睛不知该放哪里似的,游来游去。

  南宫兜铃走过去,“你有话直说。”
  “你……你和青龙将军……莫非是那个?”
  “哪个?”
  “是那个。”
  “到底哪个?”
  碧桃儿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开声:“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南宫兜铃努力理解她这话,一下子扑哧笑出来,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你在开我玩笑?”
  碧桃儿涨红着脸,“你们都是男的,可他对你说的话,绝不是一个将军对下属应该说的。”
  南宫兜铃拍拍她肩膀,碧桃儿躲开。
  南宫兜铃尴尬的抬着手,她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得先把手给我。”
  碧桃儿犹豫不决。
  南宫兜铃说:“怎么,不想知道我的秘密?”
  碧桃儿怯怯的把手递了过去。
  南宫兜铃抓住,猛地按在自己胸口。

  碧桃儿一脸不敢置信,“你!你怎么会有!”
  “这衣服太宽松了,都显不出我魔鬼般的身材,你们成天军爷军爷的叫我,我也懒得纠正,反正我也在这里也待不久,没必要解释得太清楚,免得你们怀疑青龙将军带着女子打仗,太不正经,说他风流成性,沉迷女色,不好了。”
  碧桃儿忽然红了眼睛,“你骗我!你这个骗子!我讨厌你!”她抽开手,哭着转身跑开。
  南宫兜铃在原地杵着,莫名其妙,她是个女的,这个真相一出口,干嘛碧桃儿会那么的生气?
  又没对她骗财骗色的,只是撒个无害的小谎话而已,对她碧桃儿造成了什么损失?
  南宫兜铃一点也想不明白。

  这三天以来,连吃饭时,南宫兜铃都盯着沙漏不放,把沙漏放在手心里转动,把玩,非常担心没有任何预告,这最后一枚琉璃珠突然落了下来。
  这琉璃珠并非是一天掉落一颗,她猜测,只有在她受伤的情况下,琉璃珠才会加速下落。
  南宫兜铃把沙漏放回布包,举起筷子想夹菜,碧桃儿抢先一步,把她想夹的菜用筷子夺走,是不给她吃。
  她爹在旁边责备,“碧桃儿,你对军爷怎么如此无礼?”
  碧桃狠狠把碗一砸,“她才不是什么军爷!她根本不是男人!”
  她爹和她娘互相看了一眼,平静的说:“我们知道。”

  “你们知道?”碧桃儿惊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