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是“入梦咒”营造的幻觉,但足够逼真,南宫兜铃觉得海水在压迫自己身体,冰冷刺骨,为了不让碧桃儿冻僵,南宫兜铃偷偷调高了周围的温度,让这番遇变得更舒适一些。
  寻骨朝碧桃儿游过去,碧桃儿痴迷的望着他,手抬起,略显紧张,想摸他脸,又有些害怕。
  寻骨主动握住她手,放在自己脸,碧桃儿触电一样,整个人都战栗一下。
  寻骨带着令人蚀骨**的笑意,慢悠悠游开,重新遁入黑暗。
  碧桃儿想追过去。
  南宫兜铃手指悄悄一划,一头黑白相交的虎鲸横空出现,庞大的身躯从碧桃儿眼皮子前缓慢游过去,微笑般咧开嘴,露出锯状牙齿,油亮的表皮折射着珊瑚蓝光,诡异又美丽。
  人类在它硕大无的身姿下是那样渺小。
  碧桃儿受到了惊吓,身体缩回来,扑进南宫兜铃怀,隔着氧气罩,说话声音很沉闷,“怪物!”

  南宫兜铃没想到她会怕成这样,虎鲸明明这么可爱。
  碧桃儿揪住她衣领,死活不敢再睁开眼睛去看。
  “没事没事,我把它变走了,你再看看。”南宫兜铃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她脸,手指一划,周围景象翻天覆地的变样。
  两人脸的氧气筒和眼罩都消失不见,双脚平稳落地。

  碧桃儿放眼望去,现自己站在一片长满青草的野地里,头顶是黑夜,万丈繁星在穹苍呈现。
  碧桃儿仰头看向天空,张着嘴合不拢,“我明明在水里,怎么突然又到了地?”又摸了摸身体,“衣服也没有湿透,真怪。”
  南宫兜铃手决一动,成片的流星雨从眼前扫过。
  碧桃儿惊呼:“这么多星星全掉了下来?大事不好了!”
  “这么漂亮的景色,怎么会大事不好?”
  “爹说过,地死了一个人,天会坠下一颗星星。”
  “这样吗?那把星星装回去。”南宫兜铃打了个响指,手凭空出现一个点燃的仙女棒,交到她手,“拿好了,这是星星。”
  “这是星星?”碧桃儿谨慎的握着呲呲燃烧的仙女棒,在她眼前溢彩流光。

  南宫兜铃在她身后偷笑,古代的女孩真好骗,这个时代火药还未明,烟花对碧桃儿来说是样没见识过的宝物。
  南宫兜铃像个小孩一样玩性大,抱住碧桃儿的腰部,“准备好了,得把星星装回天去了。”
  脚下再度悬空,飘入空,碧桃儿慌忙揽住她脖子,“好高!我害怕!”
  “别怕,我抱着你呢,掉不下去的。”

  南宫兜铃飞近天空,清凉的微风迎面吹拂,南宫兜铃搂着她停在一处,在一片迷蒙的黑幕衬托下,无数闪耀光芒的圆形小球环绕身边。
  碧桃儿说:“这是天庭?”
  “算是吧。”是南宫兜铃独创的天庭,她颇为得意,笑容久久弥漫唇边。
  “玉皇大帝住的地方?”
  “他不住这里,他住在真正的外太空里,玄门,把那个方位称之为九天之外,大概在冥王星后面一点的位置,那里有一处通往天庭的异次元入口。”
  “冥王星,异次元入口?”碧桃儿大概一句也没有听懂。
  “反正你先把星星放好。”
  “放哪儿。”

  “你松手试试。”
  碧桃儿小心翼翼的放开仙女棒,仙女棒飞到前方,成一团夺目的烟火绽放,照亮她俩脸庞。
  烟花往内收缩,变成了一团小小的光球,如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悬在她们眼前。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东西。”
  “满足了吧。”
  碧桃儿含羞看她,“你果然会法术,真厉害。”
  “那当然。”南宫兜铃被夸的心好像喝了酒一样高兴,被人崇拜的感觉真爽。
  碧桃儿忽然握住她手。
  南宫兜铃疑惑的看着她。
  “我……想问,军爷你可有心人。”
  “你们这些战国人,怎么老是喜欢问别人有没有心人,这个问题我才不告诉你。!? ??? ?”
  南宫兜铃用手遮住她眼睛,然后放开。

  碧桃儿眼前画面全部消失,变回了农舍的模样,脚下还是那片狼藉的沙地,家里养的土狗和公鸡在眼前漫步。
  “怎么一下子回来了?”
  南宫兜铃说:“不然你还想在那里待一天一夜?”
  碧桃儿看着手握着的一截树枝,“这是什么?”
  “星星。”
  碧桃儿神情复杂,“你给我看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真的不重要,漂亮行,你不是玩得挺开心的吗?”

  “我……我还想再来一遍。”
  “别太贪心。”南宫兜铃用手戳了一下她脑门。
  碧桃儿立即低下头。
  “你太怪了,和我说话老是不看着我的眼睛。”

  南宫兜铃反应过来,“哎呀,差点忘记,在这里我是个男人,还对你动手动脚的,怪不得你老这么害羞,哈哈。”
  “你笑什么啊。”碧桃儿在她面前扭扭捏捏,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始终握着南宫兜铃的手,不肯放开。
  屋里传来一声动静,南宫兜铃回过神,“呀!青龙将军醒了!不玩了!”
  她甩开碧桃儿,跑到炕边,青龙咳嗽着,努力睁开双眼。
  见南宫兜铃映入他眼帘,青龙一阵激动,坐了起来,“兜铃!”

  “是我。”
  “你……你……”
  “你先别急着说话。”南宫兜铃倒了一碗水过来,放在青龙嘴边,“喝掉,你两天没碰水了。”
  碧桃儿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
  青龙湿润了一下嘴唇,神情舒服了许多,他再次看着南宫兜铃,“真的是你?还是我在做梦?”
  “你猜?”南宫兜铃笑了。
  青龙抬起手,想摸摸她脸,看见自己手裹着厚厚的纱布,瞳孔惊惧一缩,“我……想起来了,我的手指,全没了。”
  南宫兜铃见他眼神陷入凄楚,不知如何开口安慰。

  她扶着他重新躺好,低声说:“对不起,我门派的治愈术,只能医治外伤,断了手指,等于伤了骨头,这是内伤,我没法让你重新长出指头来。”
  “流沙那畜生没对你做什么吧?”
  南宫兜铃温柔的微笑,“你应该关心的,是你的伤势,怎么反倒第一个关心起我来?那家伙没有动我,我可是南宫兜铃,法力了得,他对我打坏主意,那是自寻死路,你别担心了。”
  南宫兜铃下意识的握住自己脖子的铃铛儿,这铃铛并非法器,只是个寻常的装饰品,却数次救她于危难关头,这回,还帮她冻结住了体内的蛊虫。
  她对铃铛产生了强烈的好心,回到青城,一定要向师父问清楚铃铛的来历,真的只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普通纪念品?
  青龙又问:“你身的蛊毒呢?”

  “还没有解开。”南宫兜铃再次笑了,“我都说了,你先关心你自己,老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干嘛,你看我,你健康又你有活力,有哪一点要轮到你这个伤者来关心了?”
  青龙仍旧没挪开视线,一直盯着她脸,好像害怕一眨眼,南宫兜铃会从他眼前消失。
  忽然,青龙拧起眉头,受伤的手按住腹部。
  南宫兜铃说:“糟糕,我只是打晕了那三寸钉,他在军营那边一定醒了,估计又在开始念咒,想远距离操纵你体内的蛊毒。那王八蛋,死里逃生不懂感恩,居然还敢启动蛊毒,也不怕我杀回去给他来个灭顶之灾!狂妄的家伙!我不该对他手下留情!”

  青龙疼的翻滚起来,旁观者都能感觉到他那撕心裂肺的剧痛。
  “忍住,我马给你解除蛊毒。”
  之前没给青龙解毒,是因为她还没有想到解毒的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