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375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她有津神病,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我做母亲的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常不正常呢?“吴嫂说这话时,将大家都看了一遍,尤其更像是说给小姨听的。
  小姨是母亲,三个孩子的母亲,哪还有人比自己的母亲了解自己的孩子呢?
  “其实她只是有心病而已,哎。她一直都有个心愿。“吴嫂的脸色已经哭得很苍白,眼神更是无助的。
  芸熙,小姨她们比较感性的女孩子,听了吴嫂的这些话,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
  “吴阿姨,我跟何诗言小时候也是一起长大的,你看,有什么心愿,我们帮她一起完成。“表姐李媛熙说道。小时候,李媛熙确实是有跟何诗言一起玩的,那时觉得何诗言是个很开朗的孩子。后来,慢慢长大,她的问题也就慢慢出来了,村民开始排挤她,说她是津神病,都不让孩子跟着她玩了,她也被她爸关了起来。
  后来,就很少很少有人还记得何诗言这个女孩子了。
  吴嫂又跪了下来。
  杨羽急忙去扶,这跪太重了,杨羽也只好跟着跪:“吴嫂,你说,我们能帮忙的一定都帮忙。“
  “诗言的一生都在等一个男人,他叫宁采臣,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没有人理解她,明白她,懂得她的痛,她一生都活在煎熬,等待,思念,绝望之中,到死也都没等来那个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吴嫂说着,这段话说的万分深情,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经历,一个村妇很难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
  哪个女人不是在等一个属于她的男人?
  这段话,对杨羽来说何尝又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亲表姐,十年后重新相遇,除了用眼神交流下外,谁也不敢捅破那纱,都害怕,害怕对方不是,害怕对方是又不能在一起。
  李若兰也是,都已经二十八岁了,在上海拼了五六年的事业,身边的朋友都结婚了,和各种男人都擦肩而过,却还要回乡下相亲,去找那个错误的男人,因为等不来那个属于她的命中注定的王子。
  燕灵的内心也在促动,她又何尝不是?

  她是基督徒,而且还是圣灵。在《圣经》里,基督徒的结婚也是有限制的:你要与你的丈夫同享生命之恩,这生命之恩的同享需要同负一轭,而对方的身心灵三方面在主基督里是合一的。
  燕灵等待的那个男人首先必须是基督徒,其次身心灵三方面必须是圣洁的,死后能一起握手去天堂的。
  “诗言跟我提过,说你很像宁采臣,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可是你不是,她又绝望了,病情一下子复发,我做母亲的,只希望女儿临死前能帮她完成这个心愿。“吴嫂说着。
  “可是我们上哪去找投胎转世的宁采臣?“杨羽现在已经没心思去怀疑‘前世’‘投胎’这些迷信的真实性了。
  杨羽现在才明白,什么鬼,什么干尸,什么前世今生,这些统统都不重要,你根本不需要去怀疑,你要做的,就是跟着心走。
  跟着心走,无怨无悔。
  “就是因为宁采臣找不到,我今天才来找你,就是求你假扮宁采臣,还我女儿一个心愿,我给你跪下了。“吴嫂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重重的跪了下来,甚至磕起了头,碰到地上砰砰的响,血都磕出来了。

  “吴嫂,你先起来,先起来。“杨羽急了,怎么可以让长辈给自己下跪磕头呢?这不是作孽吗?
  “表哥,你就帮忙吧。呜“李芸熙也跟着哭了一塌糊涂。
  所有人的眼都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是我不帮忙,可我不是真的宁采臣啊,我去演,肯定会穿帮啊,何况,诗言已经知道我是假的了。“杨羽也想帮忙啊,可自己真不是宁采臣转世啊,这忙怎么帮?瞒不过去的啊。
  “姻缘天注定,你就说上次自己搞错了,你就说记得她,人家临死的心愿你也不帮吗?“李若兰也急着回道。
  “是啊,是啊,表哥,你肯定有办法的。“林惟妙等众人也都跟着劝服。

  杨羽知道这忙是肯定推脱不掉的。
  “我试试看吧,我查查宁采臣的资料,准备准备。“杨羽皱着眉头说着。
  众人劝服了一阵,吴嫂才收拾起眼泪,先回去了。
  众人看着吴嫂的背影,想到都是何诗言的命,为什么那么苦。
  “表哥,我们会帮你把这戏演好的,现在起,你就是宁采臣了。“林惟肖说道。
  燕灵,李若兰等众人也就先回去了。
  吃了中饭,杨羽就一头钻在阁楼里。自然是研究起这个宁采臣了。

  “人家是文弱书生,我是体育健将纯爷们啊,人家是古代人,我是现代人,人家的内心装的是聂小倩,可我心里是表姐啊,人家经历生死离别,跟着燕赤霞除妖魔鬼怪,我就只打过dota和植物大战僵尸啊。你让我怎么去代入宁采臣的世界里去?“杨羽在阁楼里自言自语着。
  杨羽对宁采臣和聂小倩的了解那都只是来自王祖贤版本的那个《倩女幽魂》电影。但真实是怎么样的也没人知道,毕竟那是历史,杨羽只好去找《聊斋异志》的原版读。
  “原来兰若寺就在浙江金华城郊,那距离这里也不远啊,浙江仙居往北一点就是金华了。“杨羽还真不知道,这兰若寺距离自己这里还这么近,不过,这毕竟是古代的区域划分,不一定准确,搞不好,当时的金华毕竟大,说不定,这仙居一代以前也属于金华的也说不定呢。
  杨羽心里乱想着,继续去琢磨起《聂小倩》了。一口气看完后,杨羽总感觉哪里不对,最大的感觉就是里面的妖好真实。
  “既然何诗言记得前世,那她应该记得大部分聂小倩的事,还有妖鬼之事,何不问问她?也许最近这段时间出现的干尸说不好还真跟这有关系?“杨羽心里琢磨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表哥,你在吗?”就在两人玩得水深火热时,房外传来了表妹芸熙的声音。
  “小倩?“杨羽在背后喊到。这声小倩他酝酿了很久,如果不是这事件很认真的事,如果不是何诗言得了白血病快死了,杨羽喊这声‘小倩’的时候,肯定会笑喷出来了。
  但杨羽真的笑不出来,心很酸,眼眶也红了,喊出这句‘小倩’的时候,杨羽甚至也觉得自己津神错乱真的成了宁采臣。
  白裙长发飘飘的何诗言转过头,眼眶红润,一滴泪水顺着脸颊而下,仿佛等了一辈子的男人出现了一样,说道:“你叫我什么?“
  “聂小倩,我的女人。“杨羽哪怕是装出一副宁采臣的书生意气,但还是改不了那对女人霸道的风格。
  “呵呵,谢谢。“何诗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道:“你不用哄我了,我知道你不是。”何诗言又转过了身去,但心情还是好了一些,虽然她心里清楚,这肯定是老妈的主意。
  杨羽也没想过靠一个称呼就骗过去,终究是靠情感的。杨羽慢慢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了何诗言,呼了口气,很动情的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兰若寺见面吗?”
  “呵呵,你记性真差。”何诗言苦笑着,她知道杨羽是来哄她开心,是来假扮宁采臣的,这也是自己最后的心愿,曾几何时,她确实要把杨羽当成了宁采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