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7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麻烦你了,真过意不去。”肖兰倒说的真心话,她最乐见父子俩和解,把聪聪早日接回家。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翎也说的真心话,她早就把自己当作方家儿媳,可方池宗听在耳里却感到莫大的讽刺。
  这时方华战战兢兢敲门进来,任树红拉着聪聪紧跟其后。
  “爷爷,奶奶!”
  聪聪脆生生叫道,方池宗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聪聪,让爷爷抱一抱。”
  方华牵着聪聪的手递给方池宗,顺势叫了声:“爸……”

  方池宗只顾抱孩子,根本不理他。白翎在旁边重重一咳,方池宗象被抽了一鞭子,全身一震,挤出笑脸道:
  “嗯,你和树红到屋里收拾收拾。”
  “好的,爸,”任树红忙不迭答应,和方华钻进卧室,轻声嘀咕道,“你爸的行动好像跟思想不合拍啊,态度很勉强的样子,是不是没想通?”
  “我也有同感,”方华皱眉道,“或许……爸冲白小姐的面子才让我们进门,唉,不管了,赵尧尧要去江业陪小晟,我们也不好老赖在那儿,只能厚着脸皮回来住些日子,等新房装修好了……”
  “立即搬家!”提到新房任树红心情大为愉快,哼着歌儿开始打扫卧室。
  客厅里方池宗虽抱着孙子看似享受天伦之乐,实则一看到白翎就浑身不自在,不时拿余光提醒肖兰。肖兰看出老伴的意思,赔着笑凑到白翎旁边,道:
  “白小姐,中午在我家吃个便饭?”
  之前方家也有好几次请白翎吃饭,除了一次方晟陪同外其余都婉言谢绝,本来这是常用的逐客之计,不料白翎笑了笑,爽快地说:

  “好啊,正想尝尝伯母的手艺呢。”
  方池宗手臂一软,险些把聪聪摔到地上,肖兰瞪了他一眼,一语双关道:
  “当心点!”
  女霸王主动留下来作客,肖兰赶紧钻进厨房忙碌起来,任树红在卧室里听说后深知白翎准备彻底完成任务,也围起围裙过去帮忙。
  方华从卧室里踱出来,给白翎泡了杯茶,又主动拿起方池宗的杯子加水。方池宗见白翎盯着,居然破天荒地说了声“谢谢”。
  客厅里的气氛很尴尬。父子俩彼此仍心存芥蒂,不知该说什么;方池宗是怕定了白翎,不敢搭讪;方华与白翎并不熟,一时找不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幸好没多久防盗门一响,方晟回来了。
  一进门看到白翎假装愣了下,笑道:“白小姐怎么大驾光临,来看干儿子吗?”
  白翎笑道:“好久没来,聪聪长高了很多。”
  两人一问一答,屋里所有人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在做戏,可这出戏非得这样唱下去。
  肖兰从厨房出来,笑道:“白小姐答应留下来吃饭呢。”
  “好啊,我也很长时间没尝到妈做的菜了,”说着方晟坐到方池宗旁边,“爸最近有点瘦?”
  “嗯。”方池宗心里有气偏偏不好发作。
  方晟目光转了一圈,终于看到桌面上的两道裂缝!
  从进门起方晟就感觉白翎的思想工作做得不如预期,方华和方池宗之间没有互动,任树红躲在厨房不露面,方池宗则脸色有点差。
  不过方晟没料到白翎竟会不计后果地蛮干,动用武力威慑。
  白翎也觉得刚才态度过分了,好歹人家是方晟的父亲,也算公公吧,怎能一言不合就捋起袖子打架?
  遂象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似的,挪着碎步来到方晟旁边,吐吐舌头说:“哎,这么长的裂缝啊……”
  “是不是你干的?”方晟沉着脸问。
  白翎垂着头低声说:“可能……说话时做手势……力气大了点儿……”

  做什么手势能把用了十几年的实木桌面搞两道裂缝?肯定当时拍了桌子!难怪方池宗目光躲躲闪闪,是真的怕了她。
  方晟一掌拍在桌上,声音之响连厨房里的肖兰和任树红都吓了一跳,暗想方晟真厉害,竟把这头母老虎管得服服帖帖。
  “瞧,我用这么大力气拍了都没反应,你该用了多大劲?”方晟怒道。
  “都说了不小心……”白翎辩解道,暗想你这点力气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显摆,再惹恼老娘把桌子四条腿都劈断,让你们一家坐在地上吃饭。

  反倒是方池宗出面打圆场,道:“小晟别再说了,白小姐真是不小心,一点裂缝没什么。”
  方晟喝道:“裂缝这么大以后怎么用?重赔一张桌子!”
  “哎,什么赔不赔,越说越生分。”肖兰担心白翎又翻脸,赶紧从厨房里出来。
  方华也说:“下午叫小区物业找个木匠来补一下就行了。”
  “不行,这会儿就去买!”方晟命令道。
  白翎翻个白眼,心想这会儿给足你面子,晚上再补回来。于是委委屈屈说:
  “我这就去。”
  说着大步往外走,任树红边追出去边叫道:“白小姐,我陪你一起。”
  两人出了门,方晟关切地问:“爸,妈,白翎她……没吓到你们吧?”
  方池宗没好气道:“亏你有脸问,还不是你惹的麻烦?老子就算没心脏病也要被吓出病来!”
  “唉,挺俊俏的姑娘,就是脾气大了点,动不动吹胡子瞪眼睛,是让人……吃不消。”肖兰道。
  方华暗想要不是她,爸能听进去那些话?却附合道:“一掌把桌子拍成这样得多大的劲?要是打在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方晟赔笑道:“妈说得对,她天生的火爆脾气,平时不知得罪多少人。回来让她好好给爸赔礼道歉。”
  “别别别,我消受不起。”方池宗双手直摇。
  白翎办事效率很高,半小时不到便带着搬运工人回来,买了张大理石桌面的方桌,纹路细腻,做工考究,一看便知非常上档次。师傅安装时肖兰把任树红拉到厨房里问价格,任树红在她耳边轻声说:
  “三万八。”
  肖兰一哆嗦,菜里多搁了半勺盐。
  从赵尧尧到白翎都是花钱不眨眼的派头,好像家里开银行似的出手豪阔无比,买东西只要合适就掏卡,根本不问价格,仿佛头脑里没有“讨价还价”的概念。这让出民出身,过惯苦日子的肖兰、任树红等人很不适应。
  “旧桌子怎么办?”师傅安装完问。
  “扔了。”方晟说。
  方池宗连忙说:“不扔,找个地方放着或许以后还有用。”
  白翎撇撇嘴:“有什么用?师傅,送给你吧。”

  安装师傅等的就是这句话,乐颠颠应了一声,肩扛臂夹把方桌运出门。方池宗心疼得直啧嘴,可白翎的话有谁敢不听?方晟倒是敢,可意见与她一致。
  日期:2018-04-01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