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赵尧尧的工作?你一个人去得了,我可不想理她。”
  “不是,”方晟尴尬一笑,“想请你处理一件……家事……”

  “哦?说来听听。”
  白翎是不怕事大的人,而且被“家事”两个字吸引住了,顿时亲热地依偎到他怀里。
  方晟简洁讲述了方华夫妇购房、方池宗发怒的经过,然后说:
  “你的任务是,心平气和地、保持微笑地出面找我爸谈话,记住态度要随和、卑谦,象晚辈跟长辈拉家常似的,全面细致阐述方华和我的观点,劝解我爸放下心结,与方华尽释前嫌。只要我爸同意方华搬回家暂住,而且一起看新房,就算完成任务。”
  “这算多大事儿?”白翎满不在乎说,“我最擅长的就是做思想工作,放心,你爸的事交给我,叫方华和嫂子在楼下等着,顶多一个小时就能结束战斗!”
  “战斗?”方晟一哆嗦,很想重新考虑是否让白翎出面,“等等,这不是战斗,这不属于敌我矛盾,而是人民内部矛盾,要对话而非对抗,不可以用武力,不可以恫吓威胁,要-好-好-说-话,明白吗?”
  “小菜一碟。”

  白翎自信地笑道。
  终究担心方晟的身体,白翎非让他中午睡了一个多小时才启程。风驰电掣来到省城,白翎住到附近酒店,方晟则利用傍晚散步的机会,告诉赵尧尧关于周小容来到江业的消息,并明确说是白翎的主意,要她把小贝送到京都。
  赵尧尧长时间沉默。
  母子连心,此时正是小贝对妈妈最粘乎的时候,也是最可爱最稚嫩让人瞅着都情不自禁微笑的时候,突然间要分开,送到满眼都是陌生人的京都大院里,想想都觉得心痛。
  不过周小容……

  赵尧尧比白翎更了解方晟与周小容的感情,哪怕周小容变成十恶不赦的女人,在方晟眼里她还是大学时青涩得令人心碎的漂亮女生。
  鉴于江业县的特殊形势,白翎不能露面;倘若赵尧尧也不在方晟身边,无异于把他推向周小容怀抱。
  权衡再三,赵尧尧觉得白翎固然面目可憎,在争夺方晟的问题上有点不要脸,但这个建议是正确的,不管对手是谁,必须要正面面对,守住自家阵地!
  “好吧,我同意,”赵尧尧围着花坛转到第七圈才下了决心,“什么时候送小贝?”
  “事不宜迟,明天上午吧。”

  赵尧尧脸色煞白,一把搂住小贝半晌说不出话来。方晟看着母子俩叹了口气,今夜注定又是不眠之夜。
  又转了两圈,赵尧尧好容易平息情绪,找个没人的角落打电话给赵母,那边简直乐坏了,连声说晚上就着手准备,给小贝腾间舒适明亮的房间,还要配齐保姆、营养师、保健师、家庭教师等等。
  两个小时后赵尧尧手机响了,这回是于老爷子亲自打的,难得语气里有欣喜之意:“尧尧,爷爷会照顾好小贝,把他培养成聪明可爱、活泼外向的好孩子!”
  赵尧尧一夜没睡,当然也没有按常规和方晟“叙旧”。
  她伏在小贝旁边,定定看着他酣睡正甜,表情变幻莫测。这个时候方晟不敢轻易惹她,也很有耐心地陪在一边。
  就这样厮磨到天亮,赵尧尧泪汪汪收拾行李,由方晟送到机场,坐最早的航班去京都。本来计划当晚就回来,后来与赵母商量,当然于老爷子也有类似意见,觉得妈妈至少要留那儿陪孩子一晚,周一下午回潇南。
  正当方晟在机场和小贝抱了又亲,亲了又抱的时候,白翎拎着两个礼品盒满脸含笑敲开方池宗家门。
  “伯父、伯母早上好,我是白翎。”
  她以最亲切最柔和的语气轻声说道,来开门的肖兰却吓得倒退半步,隔了会儿才说:
  “那个……聪聪不在家……”

  方池宗正在阳台浇花,听到动静过来一看竟是这位女煞星,也连忙说:“是啊,聪聪目前在……”
  说到一半又卡壳了。
  他知道聪聪在赵尧尧家,可怎么能在女煞星面前提冤家对头的名字?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白翎大步迈进客厅,自顾自坐下,含笑道:“是啊,我知道家里前段日子发生了一些事,我今天来就想跟伯父聊聊。”
  方家的事与你何干?方池宗暗自嘀咕道,强作笑容道:“好啊,那就聊聊天,只要不耽误你的宝贵时间。”
  白翎根本不复述昨天方晟絮絮叨叨关照了好久的话,单刀直入道:“伯父应该体谅方华夫妇的难处,支持小俩口买房,将来伯父伯母年纪大了可以搬过去住,安度晚年。”
  方池宗最反感这些话,当即反驳道:“你们都说方华有难处,却忘了他没钱买房时怎么过来的!和父母住很丢他的份儿是不是?我们几代人都这样过来的,凭什么轮到他就不行?这个房子很好,我住着安逸,将来老得动不了就在这里断气,哪儿都不去!”
  “孩子们也是一片好心。”肖兰见两人才各说一句就闹僵了,赶紧出面打岔。

  “什么好心,分明是拉偏架!”方池宗嗓门又大了起来,“我可不管什么人来调解,方家的事方家人自己说了算,外人少管!”
  白翎本来只习惯用拳头说话,根本不是做思想工作的人,见他态度很不友好,暴脾气又上来了,指着他怒道:“几代人都这样,就是你拖着方华不放的理由?你当自己是庄园主,家有七进七出庭院、千顷良田是不是?我爷爷的名字听说过吧?他且鼓励我们子孙离开京都到各地闯荡,你倒好,非把儿子绑在身边,你算什么角色?”
  “我啥也不算,但儿子的事我能说了算!”方池宗也腾起火气,一拍桌子叫道,“老子管儿子天经地义!”
  “你胡说八道方华方晟也要听吗?”白翎也一拍桌子,由于用力过猛竟将木质桌面拍得裂开两条缝,“世上根本没有天经地义,只有道理,你不讲理,我就拿拳头跟你讲!”

  看到桌上的裂缝,方池宗这才意识到是在跟谁说话,顿时气势全无,结结巴巴道:“我……我是讲……讲道理的……”
  白翎更是咄咄逼人:“你讲什么道理了?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睛,骂这骂那,幸亏我坐这儿,要是换别人怎么说话?你总是死抱自认为正确的理,其他人说的理到底听没听?”
  “我听了,一直听……”方池宗完全处于下风,狼狈不堪。
  “既然你听,那我再说一遍,”白翎加重语气道,“你是你,方华是方华,你俩虽然是父子关系,但他不是你的奴隶,有权决定买不买房子,至于你愿不愿意住过去,那是你的事,但你不应该反对,也没资格反对,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本来你们父子之间的事外人是不应该管,这就是你蛮不讲理的理由吗?路不平有人铲,你家的事我管定了!”说着她拨通方华的手机,“上来吧,已经说好了。”
  然后沉着脸站起身,逼近方池宗一步,冷冷道,“怎么和解不需要我教吧?”
  碰到白翎这样的女霸王,方池宗真是无计可施,心里把方晟骂了千百遍,却满脸堆笑道:“当然知道,放心吧。”
  言下之意你的任务结束了,赶紧滚蛋吧。
  谁知白翎又坐下来,双臂抱肩悠悠道:“我正好没事,就在旁边作个见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