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者-阴阳回转身》
第19节

作者: willison197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带着徐瑞欣随后来到镇上。我们这类小城市比不得北京上海,小镇也就是相当于北京的一个区的乡级内区域。必定北京一个县就是我们这里一个地级市了。这在我们这也不算小了。我们在镇上找了家珠宝玉石行,还行人家还真受够这玩意。我拿给老板看,老板一本正经的拿了个放大镜,强光手电,紫外灯。霍霍!这架势倒是蛮专业的。
  看了许久,老板抬起头问我:你这块翡翠打算买多少钱?。我满不在乎回答:“这个你看着给吧,合适我就卖了”(其实我TAM哪里知道这玩意值多少钱?)。老板鼻子上夹着一副无框眼镜,显得十分斯文样子,寻思许久脸上带着为难之色喃喃的回道:“这个吗!....我给你20000吧!”我一听立刻顿时马上,愣住了。心里想“啥玩意呀?这哥们莫非缺心少肺了?抬手就给我20000?”我刚想到这本打算就要收入,这是边上的徐瑞欣倒是开了腔:“你,你仔细看看,这这是啥成色,恐怕你你们这个镇子上,也找不到这样成色吧?”我一听立刻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着我家这位小欣。(哇!叫我刮目相看呀!)。老板点点头,连忙称是,随即到:“这位美女说的是,但是,我们这个地方小,不像省城,这地方能买个1,2000元的首饰的就算不错了。更别说你这个收购价就是20000了”。小欣显然不打算跟他客气:“5万,少了我们就去别的地方了”。说这话拉起我:“祖生,我们走”(哇靠!这回她我好像都不认识了。一点不结巴不说,那动作眼神宛如一个行业大佬)。最后老板无奈以40000成交。

  一出门我们把钱存在了银行后,带着零头准备回去。路上小欣自言自语说:“这回便宜他了,下次我们去省城。肯定可以卖个十几万”。我到现在还对她那副神情感到吃惊那。“不少了,40000,我们存了2万,拿着这20000采购点香烛纸马应用物品。开业是没问题了”。徐瑞欣瞟了我一眼:“你傻呀!那块是翡翠,不是玉石。这样翡翠要是在北京你少了20万,敢开口吗?”。我这会是傻了真没想到她沾赚钱咋这么兴奋呀?

  回到家我把这事跟老妈说了,结果老妈也回嘴说:“要不从小就说你傻,那么好的翡翠怎么也得值个7,8万吧”徐瑞欣立刻窜过来拉着我老妈的手,“阿姨,那那那块翡翠,要要要是在北京,总得值个20几万”。我觉得这样的酬劳也算不错了。要是每天这样打他几个鬼。那不没几年我就小康了!然后土豪,然后....我正自己胡思乱想着。被徐瑞欣打断了:“傻子,瞎想什么什么那?我们赶快去收拾开张吧”

  我店铺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开张了。开张当天我还放了一挂鞭炮。但是一般在老家,这类的店铺开张时是不会大摆酒宴的。所以也就是在门口给过路的相亲们发根烟,送个红包或者发包糖(别把那个红包想的多大,也就是1元2元图个吉利而已。)不过我也觉得我挺逗的,人家家家户户都搞起了农家乐,还有啥的。我却开了个白事行,在这一条村我也是算作另类了。

  下午,我跟老妈说:“我的去看看我二叔,他家在村东头,柳沟上的房还是那把?”(这么一看就知道我有好几年没回家了)。老妈听到这,面带悲伤之情,口中哀叹一声:“哎,你那个二叔前些日子出门了,到现在一直没个音讯,你去看看吧,也好,也许他这几日突然回来了”。“怎么我二叔一直不在家?”我追问道:“不对呀,我前面还跟他通过视频那?”。老妈回答道:“有2个月了吧”我一听立刻感觉后背心发冷,前心发凉,(这就是透心凉)。这到底啥子情况呀?难道不成我二叔也....想到这我决定还是去看看。 

  日期:2018-02-02 10:05:50
  我拉着徐瑞欣来到二叔家,二叔家住在我们村子东边一个靠山边的小坡上,背后下面有条小沟,然后就是山了。他家也是一落小院。三间南北大瓦房,门楼高挑。上面看还有块匾额:“肇庆之家”。他家按了一对大铁门,红色油漆加了一对黄色把手倒是很配。门楼左右两侧各有一条廊柱上面贴了一副对联,无外乎就是就那些。门上左右分开个贴了一张门神。门楼两侧大概10来米都是高2米多院墙。二叔自打我小时候就没见过他娶老婆,后来这些年娶了没有我也没听说。推了推门,大铁门紧锁着。我们俩使劲叫了几声。没人应答。貌似是二叔不在家了。所以我俩只能转身回去了。一路上我还在前思后想这件事,越想越觉得奇怪。不过到底哪里奇怪也说不出来。

  回家路上,碰上了我小时候玩伴,二龙,(他大名叫李明龙,因为在家上面还有个姐姐,排行老二所以小名二龙。我们这都是大排行,不像北京那里,男孩排行,女孩排行,在大排行)。二龙见到倒是蛮亲热的,虽然走了这么多年,必定我俩发小长大。玩的还特别好。
  二龙相貌平常,但是身材魁梧,身高在180以上,大头大脸,肩膀宽阔,两臂厚实,手掌跟小蒲扇似得。他跟我一样小时候练过一些拳脚。好像是形意拳的虎拳。不过我觉得跟他挺匹配的。我俩寒暄一会,我也把我家的小欣介绍给他,二龙高兴地瓮声瓮气的叫了声:“嫂子!好”然后傻乎乎笑着。徐瑞欣此时早已习惯被人家看做是我老婆了。所以也就是会心的一笑。二龙面带着一些难色对着我说,“祖生哥,我去一趟县南头,我姐夫家,听说我姐夫家闹了点事,好像不太干净,祖生哥你正好回来开店了,要不你跟我去吧?”。我转眼看了看徐瑞欣?徐瑞欣恐怕是因为刚刚得到了那块价值不菲的战利品,所以正在劲头上,随口就回道:“好呀,祖生,这个我我们得帮一把”。然后拉了一下我的手给了我个暗示。(她肯定是又看见了一块翡翠吧)。我看了一下,点了一下头,说:“好,二龙我回去拿点家伙,然后咱们过去”。二龙诚恳的点头。跟我一起朝家里走,一边走一边二龙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原来这几日,他姐夫家里接连出了好几件怪事,先是姐夫出门毫无征兆的摔倒,结果还把腿摔折了。在家躺着。而孩子外出跟同学去玩,回来家就得了大病。这一下他姐姐快忙死了。另外,奇怪的是家里原本养了十几只下蛋老母鸡,结果一夜之间都死了,都是被咬死的,满地的鸡毛鸭血的。我听着心里开始有了盘算,这看来貌似是她姐姐家招惹了家神吧(狐黄白柳灰俗称的五大家。招惹了肯定会惹上麻烦的)。至于是怎么招惹的。二龙也搞不清楚,必定他只是听到母亲转达给他这些。我们到家收拾好家伙,二龙回去开了辆车,便启程赶往她姐夫家 。

  二龙的姐夫家在我们村的东北面,名叫北托村。村子是东西走向顺山而建。全村人口不太多大概也就50多户人家。二龙姐夫就在村子的西边。当我们一进入他姐夫家的
  村子,我就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村子内有一条不算太宽的石板路铺成的村道。两侧都是各家的院落。村子当中部分是一个比较大的广场,到了季节这里是打谷场。村委会也在这里。这种异样的感觉是我非常敏感。我在后座拍了一下二龙肩膀:“慢点开进去”。然后我的手在眼前滑了一下,口中默念“开天眼口诀”。之后睁开眼,这下发觉不太一样了。原来石板路上留下一排排带着血的小爪子印。至少有20多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