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者-阴阳回转身》
第17节

作者: willison197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初春气温还是挺寒冷的。我虽然使劲让头发干了。但是还是感觉挺冷的。我走到正房门口的台阶上,拉开门的时候我顺势朝后又看了一眼,果然又看到那孩子后背趴着一个东西,黑漆漆的,距离也离着远了点所以看不太清楚。但是,我感觉到那肯定是什么脏东西。这回我跟以前的确大不相同了,虽然还不敢断定我就是学会了梦中的那些道法。但是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我可以看到他们了。我嘴角一撇,低声自语说道:“哼!我这你也还敢来?胆子不小呀!”。说完我有蔑视的笑了笑。这时候我看到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身子往后缩然后抬起来一个圆圆的脸,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庞,圆圆的。齐鬓的短发乌黑乌黑,很密很厚实。在头发中间夹着一张没有丝毫血色的脸,眼睛细长眼光中透露着一股股的怨恨杀气。两腮鼓鼓的鼻梁平直,下面一张薄薄嘴唇的小嘴,朝一侧咧开着,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她的嘴唇在蠕动,我耳畔听到传来的忽忽悠悠的声音:“这是她们欠我的!我要她们还给我...”我又是笑了笑这种笑完全是一种蔑视感觉,我心想就算我是初出茅庐,但是好歹我也梦中学了点皮毛了。你也太不把我这个仙根传承者当回事了吧?想到这不由得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用十分低沉的带着凶狠语气(当然是我自己暗示自己要狠一些说话)小声自语道:“滚!如果再叫我看到你害人,我一定叫你永不超生”!刚说完,我看到那个东西立刻面带惧色,本来要伸向那孩子的一双爪子(那根本不是手,就是爪子就跟练了九阴白骨抓一样。惨白没有丝毫血色)。立刻缩了回去。它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光中开始出现起球和哀告。意思我大致明白,求我别管它这事情。

  这时候那个年长的40多岁的妇女走过来看看我,再看看她孩子,然后朝我白了一眼。说了句:“有病,看什么呀看”哎,现代的人就是这样只要你多看一眼她家女孩,她就老大不高兴。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我回过神来朝着那个妇女说了句:“大姐,你还是当心点你孩子吧!,还威胁我门家孩子”。说完我拉门进了房间准备吃饭去。进屋时候我就听到外面那个中年妇女在吵吵:“这人是不是有病呀?一直盯着我家华华看”。然后我就听到一串急速脚步跟我进来:“嘿!你个色狼,你TAM看什么呀,打什么坏主意?”这是男人的一声近似呼叫的声音,随着声音我转身看过去,进来的也是一个大概40岁上下的男人。个子不高,体态健壮略显得有些肥胖。男的在这个岁数能不显得臃肿也算不易。脸庞白净,国字脸一双大眼睛怒目圆睁,阔鼻梁,大嘴岔厚实的嘴唇有些发暗,貌似这人应该吸烟。他指着我背后正在发出怒吼的质问。“你小子,把话说清楚!”说着就要过来拉我领子。我看到他手伸过来,没有躲开抬起手用手背对着他的前臂靠近手腕处下部轻轻地震了一下,那个男人的手立刻被弹开,身子不由自主向后一个趔趄。显然我这个举动叫他吃惊不小。

  这时候门外那个中年女人也进来了,她更加怒气的指着我:“你这人变态吧?一会盯着我家孩子看,一会还威胁我们,信不信我报警抓你?”。我老妈见状立刻跑过来忙劝说道:“大妹子,大兄弟,别生气,这是我儿子,看人总是直愣愣你们千万别生气”一边说着老妈一边伸手阻拦着。这时候那个男的可能是惊魂初定,回过神来,指着我说:“大妈,你得管管你这个儿子,老大不小的不学好,这样你家这店还开不开了?。”说完拉着女人往外走,那女人似乎还有些不依不饶嘴里嘟囔的,也被踉踉跄跄的推了出去。我妈见他们出去了,回过身对我说,“你呀,叫少管人家闲事,看看差点惹麻烦吧,行了吃饭吧”。徐瑞欣也凑过来小声在我耳边问:“你你真的,看到看到东西啦”我此时心中那个无奈!什么叫GCZY不信邪今天我见识了。50多年的无神论教育以及如今混乱的无信仰只信钱的社会。难怪会造就出这么多无底线,无道德做法。我摇摇头苦笑着对徐瑞欣说了句,“没事了,吃饭吧”。

  大概是晚上10点多了。我们按照老妈安排,她跟徐瑞欣住一间,我自己住一间。正准备要收拾睡觉了。(当然了我也是不会那么死皮赖脸,人家既然觉得爱谁谁那跟我毛线关系呀?)。我抱着书箱朝西屋走去。刚进了屋内,这时候突然院内“热闹起来”!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刚才那对可能是夫妇的男女所住的东厢房,亮了灯人影攒动。然后好像女人跑去西厢房敲门,那会西厢房显然已经黑了灯。被她这么一敲,里面亮了灯,接着有听到一声一声的孩子哭闹声,还有什么惨叫声。我看了看心里说:“活该,谁叫你们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刚要往床上躺,这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堂屋大门传了过来。我立刻推门出来来到堂屋打开门一看,原来敲门的就是刚才跟我闹事的女人。门一开她一步跨进门里,然后像我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抱着我的大腿哭诉道:“求求你,救救孩子吧”。这时候另外一边房间的老妈跟徐瑞欣也都醒了,她们俩陪着衣服出来,徐瑞欣那叫一个快一看我在门边上,嗖一下窜到我身边。把我的一只胳膊紧紧搂在怀里,躲在我身后侧脸看着地上这个女人。

  我不是那么特别小气的人,一般很多事过去也就过去了。我见到这个女人这样的情景,我就知道我刚才给于那个东西的警告丝毫没有起到作用。这下本来就使得我怒火中烧,这不就是根本不把我这个初出茅庐小字辈的继承者放在眼里呀?我心里说:“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还敢这么放肆?真是不作死不会死!”。想到这我没有去拉地上的女人,只是对着她说:“你有什么事,起来说吧,跪着也不是事呀!”。那个女人听到慌忙起身,拉着我手急迫的说道:“先生,大师,大仙你快去看看我女儿吧,不省人事了”。我估计她也不知道叫我什么好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自己了。我安抚的轻轻拍了她肩头一下,用温和语气回答:“好了,你不要怕,这东西闹不起来的,你们可能是去山里玩,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走带我去看看”。我老妈虽然知道自己有仙家命脉,但是这必定也是要“与它们对战”不由得心里不紧张。所以走上前来一把拉住我,没说话那神情实际要说就是“儿子,别管闲事了”。而在我身旁的徐瑞欣使劲用手拉拉我胳膊小声说:“你,你,,你能行吗?千万不要勉勉强”。我没回头只是拿手按了一下她的手。

  那女人转身出了房门,朝着她住的厢房跑去。我拉着徐瑞欣跟在后面,老妈站在大屋房门前,紧张的瞧着。院子里几个旅游者都出来了。因为两个厢房由于要住下几个人所以,老妈把它改成了每间房都是套间。这样差不多可以住四户人。也是可以增加收入的。我来到厢房门口,看到里面“灯火通明”。那个女孩直挺挺躺在床上,套间内本来就简单,一条很窄的过道贯穿了三套小客房。每套也就10平米左右。在中间这套正好内门对着厢房大门,就隔了一条走到,走到也就够2个人侧身通过的。在床边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有一盏台灯。侧边墙上一排挂钩挂着几件大衣类的衣服。看床上样子貌似他们三人应该是睡在一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