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望着这些人,他们都误以为南宫兜铃是从战场那边过来传信的,神情既期待,又忐忑。

  她对所有人说:“我不是信差,你们的儿子和丈夫的下落,我不知道。”
  女孩说:“爹,娘,军爷是给人追杀到这里来的。”
  “追杀?哎呀,这可留不得啊,万一追杀他的敌人赶来这村子,不得安宁了!”
  “可这军爷也是为了保卫我们赵国才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我们不能不讲情义,这样把他轰出去,外面又冷又有狼,他出去是死路一条。”
  “到时候连累整条村子出事,你们谁负责?反正我是不赞同收留他的!”
  大家议论纷纷,拿不定主意。
  南宫兜铃没说话,她太累了,低垂着眼皮,随便他们商量。
  这伙人见她有气无力的样子,一时间住了嘴,面面相觑。
  “村长?你出来说句话。”

  大家转身看去,一个皱巴巴的老头坐在门槛,往地磕了磕细长的烟斗,他身穿朴素的粗布衣服,一双手像老树根那样沧桑皲裂。
  他在烟斗里装烟丝,重新点燃,放在嘴里闷不吭声的抽了起来。
  “村长!你倒是吱一声啊?”
  “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们都会听?要是我说了你们也不接纳,那我还不如不说,省点力气。”
  大家互相看了看对方,一个代表人站出来说:“村长是我们村里最聪明的人,你出的主意,绝不会有错,无论你说什么,我们都会听从的。”
  他缓缓吐出一口烟雾,“要是你们的儿子和夫君像他这样,给人追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躲藏的地方,那里的人却不愿意收留他,把他逐到野地里忍饥挨饿,你们会觉得那些人做得对吗?”
  大家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女孩的爹说:“暂且让他留下吧,我会腾出地方给他休息……我们多提放点,在村子外面设个岗哨,要是有陌生人接近,再把他轰走也不迟。”
  说完,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尽量不会久留,只要我身边带着的这人伤势痊愈,我马走,绝不给你们造成麻烦。“
  “还有一个人?”大家在屋子里看了又看,“哪还有人?”

  南宫兜铃从怀里拿出香佛锦袋,起身,把袋口敞开,眨眼间,炕多了一名伤重的男人,昏迷不醒。
  村民们霎时目瞪口呆。
  “这……这……”
  “我是法师,懂一点玄门法术,你们别慌,我不会害你们的。”

  他们围过来看着炕的男人,忽然有个人大声说:“我认得他!青龙将军!”
  “我也认得!去年他带着一大帮部下,在我们村子外面的树林里驻扎,当时刚好有土匪入侵村庄,烧杀抢掠,叫我们苦不堪言,青龙将军得知我们受难,亲自率领一队兵马过来营救,赶走了土匪,保全了我们这个村子。正是如此,我们村里的壮丁才会心甘情愿的加入他的部队,随他征战沙场,誓死效忠这位大将军。”
  “原来青龙和你们这条村子还有如此天定的缘分。师父总说种下善因,便得善果,要是青龙当初对你们见死不救,估计你们村子也已不复存在,而他也再得不到你们的帮助,必死无疑了。”南宫兜铃望着青龙,“天无绝人之路,你一定是大福之人,请给我好好的活下去。”
  南宫兜铃对这些人说:“我现在能力有限,无法使用法术来进行治愈,拜托你们帮帮忙,想办法救治他。”
  “村长!”他们再次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那个老人,“救救青龙将军,他是我们的恩人,绝不能死。”

  老人站起来,走到炕前,拿起青龙的手腕把把脉。
  “你是大夫?”南宫兜铃怀疑的看着他,这老头是万能的吗?
  老头没回答她,只是不慌不忙的吐着烟雾,吩咐道:“烧热水,碾药草,顺便煮晚饭。”
  大家一下子忙活了起来。
  老头用水洗净青龙断指的伤口,脸盆里的清水一下子成了血水。
  南宫兜铃看得心疼。
  这位村长手法纯熟的给青龙敷药,裹干净的布条,对南宫兜铃说:“让他睡一晚,他失血太多了,一时间醒不来。”
  他朝屋里叫唤:“碧桃儿。”
  之前带南宫兜铃进村的女孩走来。
  “热水烧好了吗?”村长问。
  “好了,我这去叫我爹爹提水进来。”碧桃儿跑开。
  “你给青龙将军擦擦身体,再给他换身衣服,让他睡得舒服点。”
  “我?”南宫兜铃指了指自己鼻子。
  “难不成还得我这个老头子来?”村长磕了一下烟斗,“我手抖,不方便干这活,再说了,你不是青龙将军的部下吗,这点小事你也不愿意服侍?而且你们都是男的,你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不是……”

  不听她把话说完,村长已经起身,走出草屋。
  碧桃儿她爹拎着热水进来,放在南宫兜铃脚边,“军爷,这是洗澡巾,给你。”
  南宫兜铃说:“不如你帮他擦身子吧。”
  “我还得烧火做饭呢。”

  “那你叫别的男人过来……”
  “我们村里的男人都去打仗了,剩下三个爷们,我,村长,还有一个樵夫,正在后院砍柴,腾不出手,你不也是男的吗?”
  南宫兜铃说:“你睁大眼睛看看,我哪一点像个男的?”
  农夫把她从头到尾看了又看,“你哪一点不像男的……哦!”

  他恍然大悟:“难道军爷你……其实是个阉人?怪不得我听你这嗓音不太像个男人。”
  南宫兜铃险些晕过去,“行行行,懒得和你说,你忙去吧,我来我来。”
  屋里剩下两人。
  南宫兜铃挽起衣袖,拧干毛巾,心想,之前他看了自己身子,现在轮到她看他了,两人算是扯平。
  日期:2018-02-1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