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事不妙,她没有法术护体,是一具普通的血肉之躯而已,这么多箭对着她,插在身不成刺猬才怪。
  南宫兜铃转身狂奔,听见弓箭在身后咻咻飞来的凌厉风声。
  她转过头,弓箭近在眼前。

  身旁耸着几棵枝叶稀疏的大树,南宫兜铃急忙跳过去,蹲下身体,靠在树干,弓箭密密麻麻的戳在她脚边,身后的树干不停发出箭的声响,好像有无数啄木鸟用尖嘴敲击树干。
  好险。
  一头惊慌失措的野猪突然从旁边的荆棘丛里窜出来,给这些突如其来的弓箭吓得不轻,嘴里呜呜直叫,低头狂奔。
  “哎呀!别跑!”
  南宫兜铃趁第二拨箭雨还未飞来,慌忙跑过去,揪住野猪尾巴,野猪嘴唇两边的利齿朝她卯过去。
  南宫兜铃跳到另一边,避开攻击,手里依旧拽着它小尾巴不放。
  野猪显得很困扰,不知自己招谁惹谁了,拼命的扭动头部,用牙齿不停撞向南宫兜铃。
  身后,士兵执拿各类武器,凶神恶煞的追了过来。
  “配合点!”南宫兜铃好不容易找到空隙,爬它后背,揪住野猪的耳朵,“现在你可以跑了!快快快!不然你我一起遭殃,我成阶下囚,你得成烤乳猪了!”
  弓箭再次飞来,野猪顾不得背有个人压着它,奋力往野地里急奔。
  南宫兜铃差点摔下来,她俯低身体,死死抓着野猪的耳朵,这野猪为了活命,跑得像一枚刚刚发射出去的小火箭。
  南宫兜铃回头看,已逃出弓箭的射击范围,拿着长矛追赶的士兵也渐渐力不从心,放慢脚步,快追不她了。

  好样的!小猪!要不是它身一股骚味,南宫兜铃真想亲它一下。
  南宫兜铃转过脸,正视前方,一大丛带刺的荆棘出现在眼前,“哇啊!此路不通!快停下!你这笨猪!停下啊……”
  野猪毫不减速,一头扎进荆棘里。
  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大地。
  日落西山。

  枯藤老树昏鸦,悲惨的气氛渲染的十足,小桥流水人家——这个倒是没有,眼前除了荒芜,还是荒芜。
  离军营很远了,身后追兵早放弃了追逐。
  苍茫大地她一个活人,夕阳拖长的影子显得十分寂寥。
  南宫兜铃筋疲力尽的坐在野猪背,忍受颠簸,身体疲惫的左右摇晃,脸遍布荆棘割伤的划痕,头盔不见,汗巾扎满刺,衣服又变成了破破烂烂,全是让荆棘给挂破的。
  来一趟战国,哪是来找引魂幡的,分明是来当丐帮帮主的,天天风餐露宿,想洗脸都找不到地方洗。

  不求赐她个水龙头,有个水坑也好啊。
  口渴难耐,喉咙里火烧火燎,肚子饿得闷闷响雷。
  身下的野猪浑身皮糙肉厚,又长满鬃毛,钻荆棘是小菜一碟,出来后还是安然无恙。
  它已经忘记背还驮着一个人,用猪鼻子在树干底下拱来拱去,愉快的找虫子吃。
  “你这死猪可真会设计逃跑路线,今晚我吃了你。”她气愤的踢了一下野猪的肚子,野猪受到惊吓,尖声尖气叫了一声,颠簸着屁股朝前奔跑。
  疲劳过度,南宫兜铃力气不够,想抓牢它牙齿,却失误给它甩落下来,她跌在一处缓坡,身体刹不住车,像个齿轮一样不住的往下滚。
  好在山坡很平,没有凸起的石头,不然她得头破血流。

  南宫兜铃在山坡最低下停住,脸朝下趴在那里,觉得好累,无法起身,骨头要散架了。
  她看见一口井竖在眼前,顿时有了一丝力量,她努力拖动身体爬过去,趴在井口,把舀水的木桶扔进井底。
  屁股坐地,双脚蹬在绕着井口筑起的石墙,用力把木桶拽来。
  顾不气喘吁吁,把头埋进桶里大口喝水,脸伤口一碰到水,火辣辣的疼。
  一个清甜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军爷,你慢着些。”
  南宫兜铃吓了一跳,抬起头猛地后退,握住腰间的引魂幡,随时准备拔出来对付她。
  面前的农家女孩给她这架势吓住,惊恐的怔在原地,怀里紧紧抱住一只装着玉米粒的陶盆。
  南宫兜铃瞪着她,“你是什么人?”
  “我是村子里的人。”

  “村子?”南宫兜铃看向她身后,远处一个贫瘠的村寨平铺在眼前,“太好了,村子……”
  南宫兜铃松开引魂幡,女孩也露出一个松懈的笑意。
  忽地,南宫兜铃又警惕的说:“等会儿,先说清楚,你们是燕国人,还是赵国人?”
  “这里是赵国,燕国的边境,离我们这儿还有两座山头。”
  南宫兜铃这下才彻底放心,她身穿的可是赵国的兵服,要是进了燕国的村子,非得给村民们剥皮伺候。
  南宫兜铃撑着膝盖站起来,饿得没力,身体一晃,要摔倒。
  女孩赶紧过来扶住她身体,帮她站稳,“军爷,你小心。”
  南宫兜铃对她一笑,“谢谢,你可真机灵,这也能给你扶住,我可再也经不住摔了。”
  女孩脸颊一红,低下头躲开她视线。
  南宫兜铃盯着她通红的耳根,不明白她这什么反应。
  南宫兜铃说:“能给我找个地方歇歇脚吗?”
  “恩。”她点点头,把手里的陶盆换到另一边,扶住南宫兜铃的后背。
  南宫兜铃用手臂架在她肩膀,一步一步往村子里走。

  “军爷,你这是遇什么麻烦了?”女孩好的问。
  “给人追杀。”
  “是燕国的士兵追你?”
  “这个你别问,不关你事。”
  “哦。”女孩心事重重的说:“我哥哥也是个士兵,最近给分配到鸢尾关那个战场,然后没有消息了。我哥哥全名叫做宋仁,军爷你认识吗?能否告诉我,我哥哥现况如何?”

  “鸢尾关?”南宫兜铃想起那块尸横遍野的战场,“前几天的那场战役死伤惨重,你哥未必还活着。”
  女孩顿时涌起眼泪,“我哥哥死了?”
  “我没这么说,我是说我不确定,六万人马打到最后只剩下四百多人,鲜血把每一寸泥沙都浸红了,你哥活命的机率很小。”
  女孩的眼泪叭嗒叭嗒的掉下来。

  “别哭了。”南宫兜铃抬起手擦去她泪水,“这是没有确定的事,你哭的太早了些,万一他还活着呢,都是未定的。”
  “我哥哥运气一定没那么好。”
  南宫兜铃想进一步安慰她,强行忍住,不能给这女孩虚假的希望,要是南宫兜铃坚持说她哥还活着,最后却得到了战亡通知,叫女孩空欢喜一场,这样的打击更大。
  进了村子,村民们都盯着她看,晒咸菜的、喂鸡的、劈柴的、收衣服的、在家门口切猪肉的,都忘记了手的动作。
  女孩把她扶进一个草房,让她坐在石头砌成的炕。
  一堆村民聚在女孩家门口,探头探脑往这里面瞧。
  “你们咋了,全堵在我家门口做什么?我家里头是掉金子了还是来仙人了?”一个农夫拿着镰刀走了进来,见南宫兜铃坐在自家炕,一脸惊讶。
  “军兵?来我家干什么?是来通报我儿子的消息吗?”农夫焦急的走近她。

  一名农妇也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听说有军兵来了?”
  更多的人涌进来,七嘴八舌的追问:“我儿子也在战场……我夫君也是……有他们的消息吗……”
  看来这里有不少年轻壮丁都了战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